正在阅读: 巨亏400多亿!A股“钾肥之王”成“亏损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巨亏400多亿!A股“钾肥之王”成“亏损王”

回望2018年年报,A股亏损第一股—天神娱乐,也不过亏了72亿。

文 | 诗与星空

2020年1月10日,*ST盐湖发布公告,称公司2019年的净利润亏损432亿到472亿之间。回望2018年年报,A股亏损第一股—天神娱乐,也不过亏了72亿。如果不出大的意外,*ST盐湖将勇夺2019年年报亏损榜第一名。

一家全年营收都不到180亿的公司,是怎么亏到400多亿的?

盐湖股份的核心业务

和很多巨亏的公司所不同的是,盐湖股份的核心业务非常赚钱,作为一家老牌上市公司,核心业务是生产钾肥。巅峰时期,2008年公司的市值超过千亿,和贵州茅台不相上下。

公司位于格尔木,坐拥察尔汗盐湖丰富的氯化钾资源,占全国已探明氯化钾储量的一半以上,公司钾肥产能占全国的产能的60%以上。

直至退市边缘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的钾肥业务仍然能做到高达75%的毛利,在A股上市公司中排名非常靠前。

2012年,公司的归母净利润达到25亿,之后一路下滑,2016年开始扣非净利润亏损,2017年开始净利润巨亏,直至2019年超过400亿。

把公司拖入泥潭的电解镁业务

从辉煌走向衰落,只因公司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策。对于追求成长性的A股上市公司来说,追求多元化是公司发展到瓶颈的必然选择。2008年,公司决定进行电解镁业务。

察尔汗盐湖的氯化镁资源非常丰富,在察尔汗盐湖探明储量中,氯化镁高达40亿吨,占全国已探明镁储量的90%,是氯化钾的7倍多。在业绩不断创新高、资本市场运筹帷幄的时候,公司斥巨资准备进行电解镁业务。

由于未对该项目进行充分的评估,进口的设备在高原上不能充分发挥作用,整个项目被迫不断追加投资,超过400亿仍不能正常投产。

于是把公司拖进了亏损的深渊。

沉重的资金包袱和优异的经营性现金流

1、沉重的负担,利息支出

公司选择多元化转型的时候,原本有多种选择,比如发行股份或者债券,这样对公司资金的压力会相对比较小。

但是,当时公司业绩正佳,风头正劲,选择了贷款。

           

事后证明,庞大的银行贷款带来的利息支出,让公司资金周转困难,资金成本不堪重负。

2012年起,公司的利息支出从上年的9000多万直线飙升到了3.5亿,由于当年的净利润超过25亿,这样的利息负担还不算重。但是随后一路突飞猛进,到2018年,公司的利息支出已经超过20亿。

一般来说,上市公司的利息支出应该量力而为,超过净利润10%就属于偏高,如果超过净利润30%就是负担过重了。而近几年来,盐湖股份的利息支出远超净利润,说明公司的资金使用成本过高,对公司的经营产生了巨大的阻力。

2、眼前一亮的经营性现金流

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一家披星戴帽的上市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非常不错。由于钾肥业务基本没受到影响,2009年以来,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合计(2019年以三季报为准)超过200亿,如果不是投资失误,公司依然是一匹强劲的大白马。

多元化转型的启示

盐湖股份不是第一家因为多元化转型而垮掉的上市公司,海润光伏曾经走过同样的老路。在光伏行业光彩耀人的时候,海润光伏大规模开展电站业务,走上一体化建设光伏电站之路。但是由于政策的变化,公司的电站无法并网,同时政府补贴不到位,公司经营状况急转直下。

美亚光电也在成长性遇到瓶颈的时候选择了多元化发展,公司选择了和色选机技术相关的牙科CT机,最终新业务成为新的盈利增长点。

贵州茅台也意识到过度依赖单一产品的风险,公司在不同的领域进行尝试,比如发展茅台葡萄酒、茅台啤酒,但没能复制白酒品牌的成功,这些尝试都以失败而告终。但贵州茅台的多元化尝试并没有对公司的业绩造成太大影响。

美亚光电的成功和贵州茅台的不成功,都有一个共同点:二者多元化转型投入的资金完全来自自有资金。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多元化转型的过程中,依赖自有资金才能有效地避免风险。即便是转型失败了,也是公司可控范围之内,继续做好主业,可以持续发展,找机会进行下一次转型。

盐湖股份、海润光伏等公司大幅借贷超出了自身承受能力,冒着风险转型,一旦失败,公司无力负担巨大的资金成本,导致濒临退市。

这也给投资者提了醒,在衡量上市公司多元化转型带来的影响的时候,一定要留意资金的来源。如果是依赖充裕的自有资金,这种转型就算失败也影响不大;如果是通过发行股份来筹资,这种风险相对较小;如果是以各种借款为主进行筹资,那这种多元化转型风险比较大。

让人困惑的大股东操作

盐湖股份的大股东是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于这类股东来说,由于身份的特殊性,往往不会在股权质押上做文章。

但从2011年起,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开始大幅质押盐湖股份的股权,截止最新交易日,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9%以上。

如果换成民企,这是要跑路的节奏。

资产重组和投资者的损失

根据*ST盐湖发布的公告,公司打算彻底剥离掉亏损业务的资产,主要项目为金属镁一体化项目、PVC一体化项目、综合利用一、二期项目等。结果这些劣质资产并不受欢迎,打包后的资产六次流拍。

最终,剥离掉的资产被汇信资产管理以30亿元接收。

对于公司来说,通过子公司的破产重组,保留一个“干净”的上市公司壳,从而重振业绩;但是对于投资者来说,公司十年的决策失误,导致巨额的资金打了水漂,股价也一落千丈,却得不到一个说法。

凤凰涅槃,回归主业

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长短期借款和应付债券合计达367亿元。由于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优异,账面尚有数亿的现金,除了利息支出比较重,并没有显现出资金周转困难的迹象。

2019年8月,公司的餐饮提供商泰山实业向西宁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公司偿还不足500万的欠款,从而揭开了公司负债累累无力偿还的面纱。

天眼查显示,公司2019年以来涉及的诉讼多达20起,主要都是各种合同纠纷。

2019年11月29日,公司发布公告,对当前资金情况作了说明。公司债务逾期,主要银行账户已经被冻结,无法开展正常经营,无法正常收取货款,已经无法通过生产经营获得稳定的现金流。

也就是说,破产重组是公司唯一的出路。重组之后,公司的核心业务是否还有前景呢?

1、氯化钾业务

2018年,公司氯化钾业务营收额为74.5亿元,毛利为53.6亿元。假设只保留该项业务,公司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合计不足15亿元,即便是加上20亿的财务费用,公司依然能盈利。

如果顺利剥离掉数百亿的贷款和利息支出,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一家营收规模不算太大的中等规模的“白马”公司。

2、盐湖提锂

除了氯化钾业务,公司的碳酸锂业务也开始有起色。

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的碳酸锂业务营收6.8亿元,毛利3.37亿元。

2020年新年伊始,国产特斯拉交付,引领了新能源行业的热点。中国的新能源产业链一触即发,而新能源尤其是以锂电池为主的动力电池行业,锂资源是重要的战略物资。

常见的锂资源以碳酸锂矿石为主,主要分布在阿根廷、澳大利亚等国外矿山资源。

为了获取足够的锂资源,中国的锂矿企业纷纷走出国门,去收购国外的锂矿。但是受到民俗、当地政策等影响,海外公司存在较多的不确定性。

而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盐湖提锂技术发展起来后,情况就大为不同了。

在中国的大西北,美丽的青藏高原上,散落着大量的盐湖。我国盐湖锂矿资源丰富,且相较于矿石提锂成本大幅降低,未来盐湖提锂将迎来大规模扩产期。据统计,仅青海地区未来盐湖提锂新增产能就高达20万吨。

截止2019年9月份,*ST盐湖共生产碳酸锂产品8365吨,全年产量有望突破1万吨。新能源行业正在高速发展,公司在盐湖提锂领域的前景非常广阔。

投资者的期待

2019年8月份以来,*ST盐湖的股价就不断上升,也反映出投资者对于公司重组的预期:甩掉沉重的包袱后,公司有望轻装上阵。

拆解公司的财务数据看,氯化钾和碳酸锂业务的经营形势非常好,经营性现金流充裕,公司瘦身后必然会有新的发展。

但是,背后依旧存在两个不确定因素。一是和十年前一样,公司会很快面临成长性的瓶颈,如果决策层止步不前,公司就无法实现新的跨越,如果像上次一样选择错误又要重蹈覆辙;二是公司的大股东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否继续进行股权质押,如果一家国有企业的大股东都不能对公司充满信心,那又如何让广大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放心。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摩尔金融APP或摩尔金融官方网站moer.cn看到更多个股、盘面走势分析及投资技巧,也可在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上搜索摩尔金融并关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