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估值腰斩?京东数科“转型”科技背后的“掉队”

京东数科CEO陈生强也表示,未来金融仍然会是公司至关重要的核心业务,成为新业务重要的资源和资金支撑。

文 | 郑灼莹@环球老虎财经

近日,天眼查数据显示,京东数科的运营主体京东数字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京东数科)发生工商变更,投资人哈尔滨誉衡集团有限公司退出(下称誉衡集团),新增投资人为国新央企的投资实体之一国新央企运营(广州)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下称国新央企)。

根据据京东拍卖网信息显示,誉衡集团持有的对应出资额7423.33万元的京东数科股权于12月25日被公开拍卖,起拍价14.8亿,出价记录为1次,国新央企竞拍成功。按此估算,京东数科估值约为人民币60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数科最新一轮融资为2018年7月B轮融资,融资金额130亿元。投后估值为人民币1330亿,投资方包括中信资本、中金资本、东证锦信、中银投资、中信建投资本。

巧合的是,京东金融7月刚B轮融资成功,11月便“官宣”改名为京东数科。京东金融成为核心子品牌,京东数字科技为母品牌。与京东金融并列的兄弟品牌有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少东家、京东钼媒等。

也就是说,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其估值缩水一半,难道从金融“改名”为科技不吃香,估值反倒缩水了,是一级市场不再相信“金融科技”这张“大饼”?

 
“更名”转型金融科技,不甘掉队?
 

近日,京东数科在北京召开内部表彰会,据悉,京东数科2019年收入和利润上同时实现高增长。此外,京东数科额外拿出2亿重奖科技创新项目团队。京东数科表示,支撑公司实现收入和利润高增长的核心是,其所布局的金融科技、智能城市、数字农牧、数字营销、智能机器人等各个业务体系,均已实现大规模落地。

然而,在京东数科内部表彰会欣荣之际,一则股权变更导致估值“腰斩”的消息却变得分外“刺眼”。此次股权变更京东数科估值约为人民币608亿元。

为何在还未转型金融科技之前估值超1300亿,转型之后各项业务都落地估值却反倒“缩水”一半?在京东数科布局的业务中,除了金融科技,“智慧城市”或许会成为下一个大规模落地的新业务,京东数科也有布局,但似乎慢了阿里、腾讯、华为等巨头一步。

众所周知,智慧城市需要“云”的配合,或者像华为一样有硬件支撑,而京东数科在这两方面似乎并不具备优势。

根据IDC发布的《中国金融云解决方案市场跟踪研究,2019H1》报告显示,阿里云位居金融云解决方案市场第一,市场份额为12.2%;中科软科技、腾讯份额紧随其后,分别为6.7%和6.3%;排在第四、第五位的为百度和融信云,市场份额分别为5.4%、4.3%。

或许是知道自己在云和硬件方面的短板,京东数字科技副总裁、京东城市总裁郑宇许多次,不同场合都曾反复强调:“京东智能城市操作系统2.0不是系统集成,不是云,不是脑中枢和控制城市。它是云的上方,脑的下方,是智能城市核心动力引擎。”京东想做的是云和脑之间的中间层。

差异化或许仅是一种宣传口号,事实是动辄上亿的城市大脑、数字政府项目,正在被阿里、腾讯、平安、华为、浪潮、中国电科等瓜分。2019年9月17日,华为中标东莞市27.4亿元数字政府项目;三天后,10亿元广东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大单被腾讯和三大运营商合资的数字广东网络建设有限公司拿下;2018年阿里云4.55亿中标“海口市城市大脑2018年示范项目”;腾讯云5.2亿元拿下长沙市城市超级大脑项目。并且这些巨头也出现在智慧交通、智能安防、智慧水务、智慧文旅等热门应用领域,其中以AI见长的百度、商汤、旷视,以硬件见长的海康威视、大华、海信等都在局中。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不管是在支付还是在金融科技转型方面似乎都慢阿里、腾讯一步,一直以一种追随者的身份加入“战局”。

2019年12月,京东数科参与了智慧雄安的建设,此次京东也并非绝对主角。2019年1月,保定市政府与百度就建设智能城市达成合作,百度人工智能时代计算中心,落户在保定,也将服务于雄安;9月17日,阿里云联合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中标4022万元雄安新区规划建设BIM管理平台(一期)项目;31日光大银行透露,光大银行数字金融工具“阳光区块链”正在支持雄安新区区块链应用探索,目前与雄安工程项目区块链资金管理平台的两期合作项目均已上线。

金融科技未落地之前,一级市场总是充满“幻想”,落地之后,幻想不再,开始经历挤泡沫的“阵痛”。估值便是“阵痛”产物。

 
京东金融“禀赋”有限,“受迫”转型
 

曾几何时,电商平台挤破脑袋瓜想做金融。2014年京东上市时,刘强东就曾表示,自己在京东业务上犯过的一个错误就是没有早点做支付。

在看到阿里金融业务生意红红火火,挣钱速度不亚于电商业务时,刘强东或许受触动,于是很快布局了京东支付(网银在线)、京东白条、京东小金库等多款产品,就是期盼在金融行业分一杯羹。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Q1第三方移动支付数据显示,支付宝的市场份额为53.8%,财付通的市场份额为39.9%,而网银在线仅有0.7%的市场份额,比支付宝财付通的零头还要少。

虽然也是脱胎于电商平台,但支付宝早已经走出淘系,成为全民应用;相形之下,京东数科龟缩于京东体系内,无论是在用户量和情景上都是落人一步。

除了自身“禀赋”有限之外,监管因素也不可忽视。彼时的互金行业已经从野蛮生长、千军混战,进入强监管阶段。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全年各大监管机构共发布了超过20份监管文件。

2017年年底的互联网风险专项整治工作中,监管命令禁止网络小贷依靠ABS(资产证券化)融资采取过高杠杆率。为了规避政策风险,2018年开始京东数科更是多次在公开场合都在强调公司不是做金融的,而是做金融科技2018年7月,京东数科官宣了B轮130亿元融资,推出针对银行间市场的机构版交易解决方案——”京东数科OTC合规解决方案”,且还成为了腾讯企点的合作伙伴。

之后,京东数科低调改名,从“金融”变成“数科”,改名后的公司看起来像是一家纯粹的科技公司。但对于更名一事,有传言是为了机构在政策上拥有更加良好宽和的监管环境,实现更加安全合规地发展;也有人认为更名后业务增多,有助于公司估值增高,为IPO做打算。而陈生强在2018年JDD大会上称,“升级是战略演进、业务范围拓展的要求,随着业务种类越来越多,京东金融这个品牌已经盛不下现有的业务了。”

不过,当时京东数科CEO陈生强也表示,未来金融仍然会是公司至关重要的核心业务,成为新业务重要的资源和资金支撑。同时,新业务将担负进化公司核心能力、提升公司整体价值、为金融业务提供场景、用户和数据基础的重任。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摩尔金融APP或摩尔金融官方网站moer.cn看到更多个股、盘面走势分析及投资技巧,也可在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上搜索摩尔金融并关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