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行情可能崛起的“四大要素”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行情可能崛起的“四大要素”

行情只是一个结果么?索罗斯的反身性原理告诉我们,行情不只是结果,也可能是诱因。

文 | 赵云帆@环球老虎财经

A股股民苦熊久矣!今天则传来了好消息。

1月15日,经过中美两国经贸团队的共同努力,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中美双方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正式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第一阶段经贸协定的签署,似意味着耗时一年半的“摩擦”行将重归于好。然而,A股会否趁着这个良机重振雄风?从四大要素中,可以对来年行情略窥一斑。

要素一:空前的“行情渴求”

行情只是一个结果么?索罗斯的反身性原理告诉我们,行情不只是结果,也可能是诱因。

根据中信证券测算,2019年被誉为科技股投资明灯的“国家大基金一期”预估盈利达到251亿元。而根据早在五年前就制定的“一期”的安排,2014年至2019年为该基金的投入期,2019年至2024年又恰好是基金的退出期。

诚然,去年大火的“国产替代”概念让国家大基金盈利大增,但作为国家大基金一期投资回收期第一年的共识,也实际构成了国家大基金一期持仓股票被看好的一致预期。部分投资客很好地利用了这种预期——如今年公募冠军刘格菘管理的广发双擎混合三季度十大重仓股中,竟然有兆易创新,三安光电,通富微电,长电科技四只股票为国家大基金一期披露的持仓股。

无独有偶,国家大基金一期在今年年底被曝出减持,但同时国家大基金二期已经于去年10月成立“接力”一期,其呵护市场意味明确。

A股市场的行情崛起,不论是2007年的股权分置改革,2015年的注册制与国企改革,都离不开大势对行情本身的渴求。2007年,我们通过权益市场的吸引力顺利地解决了国有股转流通;2015年,我们再次通过权益市场的吸引力激活了IPO和资产重组,加快了混改和国有资产证券化进程。

而在2020年,股东们的“行情渴求”,将呈现出全局性,空前性的格局。

比如无处不在的纾困基金——根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A股有200余家民营企业得到地方政府纾困基金的驰援。这些纾困基金部分通过代理控股权的方式,部分通过债务融资的手段,部分则通过直接获得控股股东股权的方式进行资产重组为企业觅得一线生机。未来,这些市场化运作的纾困基金将寻求退出或对上市公司的债务融资要求还本付息,而从短期来说,能解决这些基金退出需求的方式,仍然是基于股价。

更重要的是,我们毫无疑问正在进入一个“股权投资”时代——金融供给侧改革号召提升直接融资比重,沪深港通引导外水内溉,而金融行业对海外金融机构开放市场的大门仍在不断敞开。不论是为了提升金融服务质量,还是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推进注册制改革,A股都需要进一步向内向外展示国内资本市场的吸引力。

而这一切对行情的渴求,最后都会成为行情可能崛起的最重要的要素。

要素二:巨量的增量资金

如果说选择一个要素能够最直接地影响市场,那么这个要素一定是资金的“源头活水”。

比如,2001年至2004年,中国经济增速迈上两位数,股市资金却被炒楼资金分流导致权益市场一蹶不振。又比如,2015年,调控措施将资金封堵在楼市之外,权益市场在“L形”经济下却被杠杆资金推向新高潮。资金对股市形成的绝对影响力发人深思。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市场上出现了一个颇受关注的现象——“88魔咒”被打破了。

所谓“88魔咒”,即股票类公募基金持仓超过88%的时候,A股会出现大跌的局面,从而令持仓占比被动下降,股票类公募持仓从而无法超过88%的“魔咒”。根据国元证券的测算,截止1月10日,股票类基金持仓达到了90.04%,正式宣告“88魔咒”作古。

“88魔咒”为什么会在2019年被打破呢?因为股市的资金来源在这一年中产生的非常巨大的变化。2018年以前,股市的增量资金来源大多数都是公募产品,一旦仓位升无可升,股市的资金接力就会强弩入末。

分界线在2018年——这一年中,市场增量资金逐步开始增加此前被非标理财产品分流的银行理财资金以及保险资金。此外,2018年更是外资正式大举进入中国资本市场的元年。

根据天风证券研究所测算,2018年,外资作为增量资金来源合计2942亿,银行理财资金则达到3868亿;相比而言,公募只有1883亿;2019年,公募资金奋起直追,全年预估达到2406亿,但仍然不及外资的2619亿元和银行理财的2824亿,而保险理财资金却化身“扛把子”,全年流入权益市场3750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截止2019年,银行理财子公司,保险资管子公司的钱还没有完全“到账”。根据预测,2020年,银行理财和保险资金给股市带来的增量资金高达9000亿,其甚至高于2018年全年所有渠道的增量资金来源总和。而2020年全年所有渠道的增量资金预计将达到1.68万亿,从真正意义上实现“居民储蓄搬家股市”。

要素三:“配置思路”替代“投机思维”

而“资金面”并不简单是数量的问题,更是特质的问题。我们愿意把他概括为:“配置思路”替代“投机思维”。

也许你要问,牛市莫非不是投机情绪驱动的?其实并不完全是这样的。

过去,即便是公募基金管理也会存在非常明显的“投机”思维。比如,2019年末调仓换股一度引发部分所谓“核心资产”的剧烈震荡,背后是部分权益类基金为提前锁定年度收益“抢跑”。有意思的是,传言这一“抢跑”事件,甚至引发了两家头部基金公司在某个微信群里的骂战,双方基金经理最后还呛声:“跑没跑,持仓见分晓”。

在新的市场资金生态下,配置思路或将取代投机思维,为股市底部“下锚”:银行理财资金,包括保险资金对短期波动风险的厌恶,以及对资产配置长期回报率的要求,决定了他们“以配置为主,个票选择为辅”的投资风格。这并不是说大资金不会投资小票或者成长股,而是他们的投资周期一般非常长,且比起个票选择,更注重大类资产性价比。

所以,在2019年,你会频繁的看到策略分析师给出这样的意见——从大类资产性价比来说,债券,商品,黄金性价比偏低,A股的性价比则是其中最好的等等。

2019年,市场变成了母基金的天下,FOF(基金中的基金),MOM(管理人中的管理人),TOF(信托中的基金),包括银行理财子公司产品委外管理等间接投资手段层出不穷,其中大部分是为超一流规模的增量资金所定制的金融创新产品。而这些产品的目的只有一个:在大类资产配置决定90%收益的背景下,将基金经理投机抢跑的原始动机抹杀。

有一句话很有意思:“A股7年一次牛市,是为了要愈合熊市的创伤后遗症”。而配置思路,恰恰解决了一个长久以来A股的矛盾:散户与机构投资者永远处在互相博弈的立场,你走阳关道,我走独木桥。游资的主题炒作呈现热点纷呈的局面,且能与核心资产稳步走高的现象共生。这一切则构成了一波可能的新行情的基础。

要素四:三大利空出尽

最后,一个完整的持续上涨行情,最怕利空因素的突然袭击,而2020年,我们能够想得到的利空因素,几乎已经完全出尽。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中美摩擦利空的出尽。事实上,2019年下半年后,大部分分析人士就认为市场对中美摩擦的新消息已经出现“预期钝化”。接下来的好消息,也将显著提振国内权益资产的风险偏好。

其次是金融去杠杆的利空出尽,从2018年刚兑集中打破,股市中股权质押则收到垂直打击,融资融券余额下滑。而在2020年,金融行业和资产管理(AMC)相继实现对外开放,其有效地提供了先进的管理理念和资本补充。且从官方口径观之,灵活安排,避免系统性风险成为了金融供给侧改革的主基调,在去杠杆充分计入预期的前提下。不论是微观企业,还是宏观市场,都已经完全有能力接受可控的风险。

最后是产业利空出尽,新能源,大教育,大健康三大热门产业在2019年均出现不同程度,不同方面的利空,包括新能源车补贴退坡,《民促法》修订和“7+4带量采购”的负面预期已然透支。

万事俱备,现在投资者渴求的无非是“东风”,一个范围足够广,可以形成持续炒作的年度主题。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摩尔金融APP或摩尔金融官方网站moer.cn看到更多个股、盘面走势分析及投资技巧,也可在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上搜索摩尔金融并关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