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孙飘扬其人:交棒职业经理人,家族财富一年涨千亿

作为恒瑞医药的灵魂人物,孙飘扬认为,仿制药可以让企业生存,但绝不可能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文 | 巩舒心@环球老虎财经

孙飘扬卸任恒瑞医药董事长引发了坊间热议,而恒瑞医药与孙飘扬捆绑了近30年,互相成就。孙飘扬靠2203年恒瑞医药的股权分置频繁登上富豪榜。恒瑞医药自2000年上市以来市值翻了近109倍。

作为恒瑞医药的灵魂人物,孙飘扬认为,仿制药可以让企业生存,但绝不可能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药厂要持续发展就必须有自己的创新产品和体系,走“仿创结合”的发展路径。而近年来,恒瑞医药也靠着创新药和研发高投入拉高着估值。

不过,创新药的高风险使得仿制药依旧是医药企业的生存之本。而在2018年我国医药界 “4+7带量采购”政策推出的背景下,国内仿制药高利润时代基本结束。在恒瑞医药5年内,研发投入已累计超50亿元的情况下,不得不继续探索。

草根逆袭

1月16日,孙飘扬卸任恒瑞医药董事长,由公司总经理周云曙接任的消息占据各大财经媒体头条。

对于此消息引起的热烈反应,恒瑞医药方面称,孙飘扬卸任实际上是公司内部一次正常的人事调动,之后孙飘扬仍然为公司董事,并担任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公司战略规划、领军人才团队建设以及打造职业经理人长效机制等也成为此后孙飘扬的工作重点。

天眼查显示,恒瑞集团目前是恒瑞医药的控股股东,持有24.15%的股权。而孙飘扬目前仍然担任恒瑞集团董事会主席和实际控制人,持股恒瑞集团89.22%。也就是说,目前孙飘扬依然是恒瑞医药的实际控制人。

凭借对恒瑞医药的控制,2017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恒瑞医药的孙飘扬以43亿美元财富成为医药行业(中国)首富。而对于孙飘扬的发家史,则可以称得上是一个草根逆袭的故事。

首先你要知道,在1982年从中国药科大学化学制药专业毕业后,在连云港制药厂(恒瑞医药前身)担任技术员是孙飘扬的工作起点。而1990年,连云港制药厂陷入了困境。

不过在进退维谷之际,懂技术的孙飘扬被任命为厂长,开始带领制药厂开发新药。而1993年《公司法》的发布,让孙飘扬又借上了改革的东风。

在“国退进非(非公)”,以产权制度为中心的公司化改制成为重心的背景下,1997年,孙飘扬将连云港制药厂更名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并任董事长。改制后,2000年恒瑞医药以国企身份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真正让孙飘扬成为富人榜常客的原因则是来自恒瑞医药于2003年开始股权分置改革。

2003年3月22日,代表国有股的恒瑞集团与天宇医药、中泰信托、连云港恒创科技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其中,天宇医药买下6925.2万股,占恒瑞医药总股本的27.15%,为第一大股东。而天宇医药是由恒瑞医药管理层成立的公司,孙飘扬最初不在天宇医药任职,但后来成了天宇医药控股股东。

2006年6月20日,恒瑞医药股权分置改革结束。国有股彻底退出,天宇医药(后更名为:江苏恒瑞医药集团)成功入主恒瑞医药,控股比例为24.6%。孙飘扬透过恒瑞集团实现了对恒瑞医药的控股。

有意思的是,医药首富也与其妻子做着“夫妻店”生意。

恒瑞医药2006年股改时,孙飘扬就曾公开表示要并购豪森药业,而豪森药业掌门人钟慧娟与孙飘扬为夫妻关系。

不过,在其多次放出要收购豪森的烟雾弹之后,随着江苏豪森药业集团实控子公司翰森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向香港联交所递交IPO申请,恒瑞与豪森的并购迷雾也随之被吹散。

但恒瑞与豪森尤其在抗肿瘤药领域的业务线的高度重合,让双方的关联交易被外界诟病。

2015年之前,恒瑞医药历年报表显示一直与江苏豪森有着材料转让、加工等方面的关联交易,关联交易金额占同类交易金额的比例从1.67%到52.37%不等。2012年,恒瑞医药有两款新药西帕替尼和海那替尼两药品由于客观原因开发中止。同年,该两项药品临床批件的申请单是豪森药业。

对创新药的前瞻

除了运气好,孙飘扬的逆袭则离不开其对“新药”的探索。在上任厂长后,1991年至1996年的5年里,孙飘扬带领彼时的连云港制药厂开发了20余个新产品。这期间,贷款收购中国医科院研发的抗肿瘤新药——异环磷酰胺的专利成了孙飘扬的一场豪赌。专利的交易价格为 120 万元,几乎等于恒瑞当时一整年的利润。

幸运的是,1995 年异环磷酰胺成功上市,并迅速成为抗癌药中的明星产品,令恒瑞的收入迅速迈入亿元大关,为公司的发展攒下了第一桶金。

不得不说,孙飘扬在对创新药的看法上,是有前瞻性的。孙飘扬曾表示,面对国家医疗改革以及控费给仿制药带来的压力,药企必须要及早转型,而医药行业的转型没有十年八年熬不出来的特性,使得恒瑞在很多年以前就开始转型,寻找新的发展方向。

要使得仿制药、甚至创新药走出去的孙飘扬,早在2000年便开始着手“仿制药+创新药”的战略。

恒瑞医药第一个创新重磅品种为艾瑞昔布片,临床前研究始于1999年,于2003年获得临床批件,历经十年于2011年获批上市。

而2014年,对孙飘扬和恒瑞医药来说都意义非凡。凭借为晚期胃癌患者带来希望的创新药阿帕替尼在2014年成功上市,以及后来环磷酰胺、奥沙利铂等产品相继获批在欧美上市,并且海外销售逐步增长,使得2014-2019年恒瑞药业走出了500亿到4000亿的8倍行情。

不过,2019年6月13日,一篇《恒瑞医药市值触碰3000亿 风险远超万亿市值贵州茅台?》的文章指出,恒瑞医药90倍市盈率远超茅台,业绩增速却远不敌茅台,质疑恒瑞医药估值偏高。

实际上,虽然创新药带动了恒瑞的估值增长,但目前其收入还是以仿制药为主,从2018年收入数据来看,仿制药依然为恒瑞医药贡献了86%的营收,创新药仅占14%。另外,恒瑞股价能够一直上涨,还因为市场对它的研发管线给出较高估值。

“美国大型药企每年投入一两百亿美元研发,占他们销售收入的20%,而我们中国所有的企业加起来的研发投入跟人家一个大公司差不多。我们中国的技术水平、经验、基础研究和西方大医药企业都有很大差距。” 对待砸钱搞研发的态度,孙飘扬十分明确。

而不同于复兴医药热衷并购的发展模式,恒瑞医药一直注重内生式研发。

2019年前三季度数据显示,三季度单季研发费用14.15亿元、接近上半年投入规模。而5年内,恒瑞医药的研发投入已累计超50亿元。2018年研发投入已高达17.59亿元,占营收比重12.71%。巨额的研发投入,也让恒瑞医药有了医药界“华为”的称号。

孙飘扬的焦虑

玩好创新药,药企则能跻身高端玩家之列,但对大多数药企来说,该品种却是带刺的玫瑰。

对于创新药,孙飘扬表示,创新医药是高投入、高风险、周期长的行业。在中国,创新药是不是高回报值得继续观察,但创新药应该继续支持。

除了靠创新药“镀金”,孙飘扬也很聪明地选择了一条“首仿”的策略——仿制那些尚未被仿制的高利润产品。对恒瑞医药来说,生产仿制药是生存的基础,

对消费者来说,首仿药价格低,销路好;对药企来说,首仿药既能保证利润空间,又提升了锻炼了团队的技术水平,还能降低研发风险。目前,我国97%的药品为仿制药。对恒瑞医药来说,生产仿制药也是生存的基础。

不过,在2018年我国医药界 “4+7带量采购”政策推出的背景下,国内仿制药高利润时代基本结束。

在2019中国医药企业家科学家投资家大会上,孙飘扬表示,目前恒瑞医药已经暂停了一些仿制药项目。在政策阵痛面前不得不快速转型。另据年报,抗肿瘤药、手术麻醉用药、特色输液、造影剂、心血管药等领域的创新药研发,将是其主要发力点。

不过,在孙飘扬看来,部分距离专利到期还有较长时间原研药,经评估后认为其市场上的价值不高的也将舍弃。

另外,孙飘扬看好海外市场,恒瑞医药也把海外市场视为未来最重要的业务板块,但这也并非没有困阻。2006年,礼来制药以“侵犯专利权”为由在中国起诉恒瑞医药,不过最终败诉。2013年,礼来制药在美国指控两名前华人雇员向恒瑞医药泄露商业机密,不过检方于2014年底撤销了该指控。

很早就开始打造职业经理人队伍,有意识地培养接班人的孙飘扬在与恒瑞医药捆绑近30年后,终于卸下重担。成为“药王”的孙飘扬占据了天时和人和,往后的恒瑞医药如何发展也终将接受市场考验。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摩尔金融APP或摩尔金融官方网站moer.cn看到更多个股、盘面走势分析及投资技巧,也可在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上搜索摩尔金融并关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