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小黄人,那些低智的摇滚青年

小黄人的流行,实际是成年人试图重新退化为孩童的热望,这是后现代文明社会的一大症侯。他们是不自知的摇滚青年,天然地热爱恶棍,却为现实中那些对陈腐道德有积怨的人代言。

文/梅雪风

这也许是最近崛起最快的一个物种。

这些肤色明黄、身高平均1米的小东西,用他们的聒噪、愚蠢还有萌赢得了全世界。他们和现实中的宠物差不多,比如猫狗。

宠物一般负责两种身份,一种是永远不离弃的仆人,他们毫无底线的忠诚往往给主人极大的存在感,因为那种忠诚证明了他们被那么唯一而迫切的需要,甚至有人会从而发出还是宠物可靠,而人间却异常险恶的喟叹;另一种身份是调皮恶劣的孩子,他们总是捅各种娄子捣各种乱,而这些无伤大雅的行为让主人们过剩却又吝啬的爱心找到了安全的发泄渠道,摆平这些的过程是主人耐心和宽容展现的最好平台,“自己是有用的”这一核心享受在不动声色中被完成,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小黄人显然有这两种优良品质。如果把小黄人真的当成人的话,那他们是最没有出息的一群人,甚至显得政治不正确,他们一点没有对自由的向往,他们向往着一个领袖一个主人来驱使他们,在他们完全成为自己主人的时候,却显得无精打采萎靡不振,这是一个让那些为人类自由民主仆汤蹈火的先烈们跳脚的设定。

他们向往的是什么呢?世俗的东西对他们是没有乐趣的,名利于他们如浮云,他们真正热爱的是玩闹,是搞破坏,这是他们高级的地方,他们是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他们没有任何社会的负累,如何有趣地发泄掉身上过剩的精力,才是他们的人生命题。

所以他们的偶像,成了那些坏蛋,那些无法无天的家伙,视社会规范于无物,专职破坏和谐社会,在这些小混蛋看起来,简直是激情四射的史诗。

从这个角度来说,小黄人的流行,实际是成年人试图重新退化为孩童的热望,这是后现代文明社会的一大症侯,伴随古典时代的消逝,随之而去的那些伟光正的意义,当那些意义成了没有实质的皮囊时,那些因意义而围筑的伦理及社会规范开始变得同样空虚怪异,退回到那个还被套上辔头的世界,退回到那些只为生命本能而活的时光,成了我们的潜意识。

而伴随着的,是那些压抑不住的破坏欲,让那些分处原来权力结构上的人出丑,总有一种复杂的快感。这个时候,那些小黄人是不自知的摇滚青年,他们天然地热爱恶棍,却为现实中那些对陈腐道德有积怨的人代言。

小黄人是温柔版的《南方公园》,他一点儿都没有攻击当下的意图,但他经过尼克松“终于有一个你可以信任的人”的竞选广告时,它萌蠢的无知却明确无误地表明了他的嘲弄。而他回到了1968年,倒真可以说是主创们一个确定的隐喻,那是大字报贴满全中国的文革时代,是巴黎青年在街头筑起街垒的时代,是越战开启的时代,是旧世界全面崩塌,怀疑与虚无成为主流思潮的年代。而这群小怪物们在这儿,遇到了他们的精神导师与终身主人,然后义无反顾地尾随而去。

主创在这儿开了一个玩笑,却又似乎精确地说中了一个有关我们现在精神世界的现实。

首发于《大众电影》

作者简介:梅雪风,媒体人,曾经《看电影.午夜场》创刊主编,《电影世界》主编,现《大众电影》副主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