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微众银行顾敏:曹彤为什么离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微众银行顾敏:曹彤为什么离开?

传统银行出生的曹彤引开微众银行后,成为众所瞩目的话题性事件。顾敏作为微众银行的董事长,对于曹彤离职,在一家新型银行中管理中的碰撞在所难免。

微众银行董事长顾敏。图片来源:网络

9月以来,关于微众银行的议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微妙的同业合作、首任行长的离职、新业务的上线,每个问题都已经被微众以外的人解读过无数遍。

9月24日,微众银行董事长顾敏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

之前的一天,在城商行年会上,顾敏就回答了数次微众银行将要做一家怎样的银行?“我们最终是要做一家有银行牌照的互联网平台,而不是用互联网模式发展的银行。”

除谈到消费信贷和理财端的进展和创新外,顾敏亦没有回避曹彤离职一事。

谈人事:和曹彤相似点颇多

9月21日在厦门,原微众银行行长曹彤的创业公司开业仪式上,顾敏也被安排演讲,“两个星期之前曹彤是微众的合作伙伴,现在仍然是,我们之间会有各种各样的合作。”

曹彤将其新事业聚焦到资产证券化,按其解释,新创立的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技术有限公司,要做的是专业资产证券化技术平台,渗透至资产定价、评级、交易的全流程。

“我们常觉得自己在创业,我实际是一半打工一半创业,但他现在选择了一条更加完整的创业道路,我跟他之间能力很像,大家擅长的东西是差不多的。”顾敏在评价曹彤时称。顾敏眼中这些相似的点包括:在复杂事物中找到问题关键、对于银行最终发展方向。

“在创业阶段,你的团队互补是很重要的,团队里面过于偏同样的能力,或者同样的风格,反而会比较容易让整个团队走偏。但是这个不是曹彤要走的原因”。

既然志同道合,为什么选择离职再创业?

“我看过外界对于他离职的解读。”互联网银行是有一些问题,但这被放大了,并不全面;团队不和、被平安系包围?其实大家讲到平安系的时候忘记了一点,在微众银行高管团队中,出身于招商银行的人是多过平安的,把招行和中信的人加起来,可以占整个微众银行高管的一半。

对于新任行长人选的考虑,顾敏认为可以找到一个能力,或者性格方面更加互补的人。

这个人便是微众银行拟任行长李南青,讲李南青如何互补之前,顾敏又强调性格和能力重合仅仅是现实问题,“曹彤要走的原因是他确实想去创业,大家也看到他创业了,而新行长上任,则确实考虑到互补的因素。”

在顾敏看来,新行长的风格是与自己完全相反的,顾敏做事急,而李南青较为稳重。“如果你把我看成一个往前冲的人,他会是一个在后面拉住我的人。”具体分工上,顾敏负责全面业务推进,李南青则更侧重于后台管理。

互联网银行的管理模式是被议论众多的话题,“传统银行目前都在探讨部门银行到流程银行的转变,而我们实际上是项目银行制。”以微粒贷和App为例,在微众银行内部这两个项目都是横跨所有部门的项目,如分管消费信贷的副行长黄黎明即是微粒贷项目负责人,当项目成型后,这些扁平化的群体则成为独立的事业部,如App项目成为财富管理事业部。

这在微众银行是常态的业务管理结构,也被认为是未来将持续的模式。

消费信贷:微粒贷+平台金融

9月23日,微众银行在深圳与优信二手车举行了一个发布会,内容是“互联网+”的汽车金融服务。

将消费信贷和理财作为基础功能的微众银行,此前在消费信贷的领域只有微粒贷露出。微粒贷在本周上线微信端,这亦是其扩大规模的标志。根据顾敏介绍,9月微粒贷将邀请300万客户,这相当于过去4个月的客户数总和。

运行四个月,微粒贷贷款发放额不到30亿元,余额不到20亿元。由于采取邀请制放贷,微粒贷的规模较为可控,目前30天以上预期约为千分之三以下。

注册资金较小的微众银行开业即确定负债同业批发的模式,微粒贷的模式则是通过合作银行联合放贷的模式,“贷款资金并非同业拆借,这是市场的一个很大误会,真正放贷的是合作银行,放贷进入他们的资产负债表。”顾敏说。

初期运作上,由于需要建立银行信用,微众银行采取了联合放贷模式,具体比例在2:8,同样在风险分担机制上,贷款额度的大小决定着风险承担大小。

除微粒贷之外,微众银行在消费信贷端最新动作在平台金融。相较于微粒贷嫁接与腾讯入口,平台金融的一大特点是嵌入在腾讯之外的场景中。顾敏将其定义为,用科技手段为特定场景提供金融服务。

“这对微众很重要,有场景、用户和数据的合作伙伴,我们可以将金融服务植入到他们的场景中去。”顾敏称。腾讯内部的微粒贷加外部的场景金融,两者构成了微众银行贷款端主要布局,除车贷外,接下来将拓展至衣食住行等领域。

“我们将其定义为平台金融,车贷之外,我们还在进行大宗消费、装修贷款相关的尝试。”在顾敏的计划中,平台金融的扩张不会太快,资金来源方面,初期均来自于自有资金,未来则会考虑重新回到联合贷款模式。

理财产品:金融淘宝模式

微众银行App上线来,一大争议在于直销银行化的产品形态,顾敏对此的回应是,微众银行希望这是永久性的代销平台。

“期望过高和落差其实也有一些正面影响,比如产品销售欢迎程度在我们预期之外。”顾敏称,实际上,由于在上线时高于同业的收益率,微众银行代销产品规模迅速上升,甚至一度造成系统拥堵。

对于收益较高的原因,此前副行长郑新林曾介绍称,除遴选业内较佳的产品外,更为重要的原因在于较低的运营成本。“物理网点成本基本比传统机构少80bp,另外代销和管理费上我们也有降低,而不是提前准备资产。”

在金融业集体进入资产配置荒的当下,顾敏亦承认较高的收益难以维持,对微众银行而言,更为棘手的不是资产荒,而是计划中的产品供给无法满足需求,“这是内部找产品能力的问题。”

顾敏亦透露,接下来除理财产品的叠加外,微众还计划将产品方(机构)搬上平台,做成理财淘宝模式。对于增加理财端粘性问题,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微众银行还计划在一级理财平台上,嵌入二级金融资产流转平台。

这一平台的模式是,用户在微众银行的合作机构中购买的理财产品,可以在平台进行诸如质押融资、受益权转让等交易,目前主要在同业合作洽谈过程中。

由于远程开户暂时无法落地,微众银行亦无法在平台销售银行理财产品,这亦是微众此前在同业合作中产生摩擦的原因,顾敏亦坦承,这个不确定因素对微众影响较大。

“我们并不认为这是针对我们,而是出于自身业务风险的考虑,这个时间目前为止仍在沟通中。”顾敏说。对微众而言,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如顾敏所言,则是远程开户的放开。

(编辑:辛继召)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专访顾敏:曹彤为什么离开

最新更新时间:09/25 11:35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