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JMedia】爱屋吉屋的“黑中介”毒瘤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JMedia】爱屋吉屋的“黑中介”毒瘤

比起颠覆中介行业,先解决“黑中介”这样的行业毒瘤,服务好客户,才是爱屋吉屋未来成功的基石。

徐亮抱着纹了身的胳膊靠在沙发上,他是铭远嘉业的总经理。那小川坐在对面,爱屋吉屋的法务王某和区域总经理秦令迎围坐在他的身后。
 

2015年9月25日上午,刚来北京工作的那小川永远也忘不了。这天上午,他们聚集在一起,共同解决一场租赁纠纷。
 
“今天这个事谈不拢谁也不许出这个门!”这场交涉并不顺利。徐亮的这句话说完不久,铭远嘉业其中一人就握着根短棍站到了门边。作为铭远嘉业的总经理,徐亮年龄不大,与印象中穿着黑西装的经纪人形象不同,他和他的雇员都穿着便装。也许是因为那小川也情绪激动,徐亮多次起身与他争吵,期间语言激烈,有恐吓威胁的成份。而在整个交涉过程中,“居间者”爱屋吉屋并没有人吱声。
 
“来之前对北京的黑中介略有耳闻,但觉得自己租房这么久,应该没问题。”几天前初次见到那小川时,他站在大望路车流涌动的街头苦笑着说道。8月中旬,他和妻子举家搬到北京,没有想到仅仅20多天的时间,他们就得另寻住处。那小川和妻子在日本相识,两人之前一直在上海工作生活,因为工作变动决定搬来北京。而在那之前,已经有近10年租房经验的那小川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会因为租房这件事,惹上一身麻烦。

这对夫妻寻觅住处的时候,正是中国房产中介们一场深入骨髓的变革进行时,互联网吹来的风正让这个行业发生改变。爱屋吉屋借风起势,从零开始并发展迅速,爱屋吉屋成立于2014年3月,这家公司仅用了1年半的时间,就占据了上海市场租赁市场的头把交椅。

“我之前在一家游戏公司,现在来北京,加入了一家VC机构,所以也比较关注互联网创业”那小川说,自己当初正是被爱屋吉屋的广告和这家公司迅猛的成长轨迹所吸引。在决定离开上海之后,他们在58同城上看中一套位于北京潘家园附近,弘善家园内的房子。出租信息是爱屋吉屋经纪人挂出的。但作为“居间者”,爱屋吉屋事实上并不拥有这套房源,他们只负责撮合成交,并收取中介费。一个名叫“铭远嘉业”的本地中介是才是这次交易的出租方。

与传统租赁服务中服务房东与租客相比,由一家中介委托给另一家中介交易,这听起来让人觉得不靠谱,但对于过去十年,外来人口从300多万直线攀升到800多万的北京来说,巨大的租赁需求促使这种方式实际存在着。在北京每一处租赁密集区,都有那么几家小中介把持着周边几乎所有的房源,他们或是从楼盘物业处租赁,或是直接代替物业撮合成交。像铭远嘉业这样的公司,大多数只做区域内的生意,其他公司的经纪人想要获得这些房源非常困难。

在爱屋吉屋的协调下,他与铭远嘉业签订了正式的租赁合同,爱屋吉屋从中收取半个月房租作为中介服务费。一开始住进去的时候,那小川并没有觉得异样,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在住进去的20天时间里,铭远嘉业曾多次上门收取物业管理、卫生费等费用。在询问过物业之后,他发现铭远嘉业收取的费用标准与大楼实际标准并不相符。也是在居住的过程中,他不断从别的住户那里听说有关铭远嘉业堵锁眼,乱收费的故事。在拒绝缴费之后,那小川和他的妻子与这家中介发生争执,最终在合同没有取消的情况下,那小川带着妻子搬离了弘善家园。

出现问题之后,那小川开始与爱屋吉屋联系,希望作为居间方的他们能够协调解决,退房并且补偿自己的损失。但在陆续联系了爱屋吉屋的客服、区域经理及公司法务之后,这件事依然迟迟没有解决。原因是在爱屋吉屋看来,铭远嘉业是一家证照齐全的中介机构,并不是黑中介,租赁过程中发生的纠纷他们只能安排协调双方商议解决。

那小川不愿再和铭远嘉业接触,而爱屋吉屋则坚持认为是他们拒交费用违约在先,除了当面协调解决之外,不会做出赔偿。这让那小川觉的愤怒,随后他通过微信撰写文章,控诉爱屋吉屋和铭远嘉业的行为,同时开始寻找更多与他相同遭遇的人。

事件开始发酵。在那小川看来,作为居间者的爱屋吉屋除了收费之外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而在爱屋吉屋看来,是那小川违约在先,从法律意义上来说,铭远嘉业并没有违反合同条款的行为。但据那小川说,搬家之后,他曾回来过,发现自己当初租住的房屋,在未解除合同的情况下已被人换锁。

“黑中介”是这个行业的毒瘤,爱屋吉屋CEO黎勇劲曾在6月份发布一份公开信。在这封信中,黎勇劲表示,爱屋吉屋会坚决和黑中介划清界限,严厉惩罚委托黑中介交易的自家经纪人,并愿意承担起因此而给客户造成的损失。

“我们这两个月仅在北京就已经处理了十几起黑中介的案子,除了赔偿之外,我们还会帮助客户起诉。这些都是其他中介没做过的,但我们愿意做。不过我们也绝不承担不该负的责任,从法律手续上看,铭远嘉业并不是黑中介,这件事是房客违约在先,与我们无关。”爱屋吉屋公关经理刘随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铭远嘉业究竟是不是黑中介?是那小川和爱屋吉屋僵持不下的核心原因。最终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那小川同意在爱屋吉屋法务及区域经理在场的情况下出面与铭远嘉业进行交涉。他希望以此来像爱屋吉屋证明,铭远嘉业确实是一家黑中介。

然后便是9月25日那个让他难忘的上午了。

在铭远嘉业的办公室,弘善家园一间并不大的小屋里,徐亮要求那小川对在微信上发布的文章负责并向自己公开道歉,之后他才愿意支付那小川提出的共计两万余元的损失,那小川显然不从。这令交涉一度陷入无意义的争吵,而关于这场纠纷的要害,比如收费标准是否与物业规定有差异早已无人提及,双方只剩下互相讥讽和威胁。

最终,这次交涉并没有结果。“你觉得他们这样的表现,还不算是黑中介吗?”那小川问身边的爱屋吉屋法务。

“是不是黑中介每个人都有主观的判断,但我们只是居间者,在我们看来铭远嘉业是一家证照齐全的机构,不会把他放进黑名单里。”即便共同经历了这样一个让人难忘的上午,但这位法务的回答依然让那小川感到失望,他询问这件事最后应该怎么解决,法务说可以陪同他继续协调解决。

这场纠纷对爱屋吉屋来说也许并不特殊,他们每天都会面对很多此类投诉。爱屋吉屋CEO黎勇劲在那封致爱屋吉屋全体员工的公开信中曾写道,“我们虽然不能提供完美的服务,但是我们想要提供无限接近完美的服务。”在过去的两个月中,与黑中介斗阵几乎成了这家创业公司全新的理想口号。

而事实上,这家公司更注重在规模上的扩张,因为从零开始,他们此前采取高底薪+提成的方式四处挖人,希望在北京迅速抢的一席之地。曾在9月25日上午陪同那小川去和铭远嘉业交涉的爱屋吉屋区域经理秦令迎就是一个例子,这位资深经纪人此前曾供职于链家,并做到了区域经理的位置,在爱屋吉屋开始进军北京之后,他带着自己五六个手下投奔。秦令迎说,最重要的就是这边的收入更高。

这种拓展方式帮助爱屋吉屋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为了提升效率,他们还给经纪人制定了严苛的业绩考核,新来的经纪人如果两个礼拜没有成交就会被劝退。但即便如此,爱屋吉屋想要突破依然不容易,如何获取更多的房源是他们逆袭的关键,为了更迅速的抢夺这一有效资源,爱屋吉屋在其网站首页专门开设了房源委托窗口,用户只需要填写房源地址,等待客服确认房源真实性之后,便可通过爱屋吉屋来实现这套房子的出租。

这种模式简化了手续,但也隐藏了危险,一方面它可以迅速为爱屋吉屋招揽房源,另一方面也会成为黑中介的线上出口。从爱屋吉屋官网的流程来看,他们主要查验的是房源的真实性,也就是说,即便是多次转租或者其他中介出租,也有可能蒙混过关。

低廉的中介费用,方便的线上委托出租流程,形成了爱屋吉屋眼下的主要竞争力。作为2015年中国房产中介变革中的一位野蛮人,他们也和其他公司一样提出希望改变中介这个过去口碑欠佳的职业,让经纪人更有尊严,让买卖租赁更加方便。但也有人对此抱持异议。“经纪人都是会算账的。高薪往往意味着更严苛的绩效考核,这种金钱刺激的作用只会助长从业者无所不用其极。”一位熟悉中介行业的人士这样评价道。

“事情到今天还没有解决,我们找到了爱屋吉屋的高层,但他们还是让我找法务,而法务就告诉我证照齐全,只能我自己去协商。”那小川再也不敢相信互联网租房中介了。他的遭遇并不特殊,比起颠覆中介行业,先解决“黑中介”这样的行业毒瘤,服务好客户,才是爱屋吉屋未来成功的基石。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