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我有口罩机却没有熔喷布”,口罩紧缺还卡在了这一环节

熔喷布堪称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口罩的“心脏”。与口罩生产商相比,熔喷无纺布生产企业并不多。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侯瑞宁 彭强

编辑 |

1

“我们有了口罩生产线,但买不到熔喷布!”2月12日,跨界生产医疗防护用品的某企业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公司发动员工到处寻找熔喷布货源。

此前,该公司发布消息称,已着手防护物资设备的设计和制造,口罩和消毒液预计在2月17日量产出货。其中,口罩产能在本月底可达500万只/天。

“公司目前一天需要5吨熔喷布。今天,我们找到一家企业签订了十余吨的熔喷布,只够两三天的使用量,而且到货需要约一个月。”该公司上述内部人士表示。

缺熔喷布的不只是这家公司,多家准备跨界生产口罩的企业也面临此难题。

海南甘霖科技集团是一家从事农业业务的公司。该公司总经理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因农民无法找到足量、可靠的口罩,影响了农业生产工作,他紧急采购了口罩机搭建生产线,希望能够对接足够的熔喷布资源。目前,该公司已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石化)取得了联系,但熔喷布仍紧缺。

熔喷布堪称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口罩的“心脏”。

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口罩一般采用多层结构,简称为SMS结构:里外两侧为单层纺粘层(S);中间为熔喷层(M),一般分为单层或者多层。

其中,外层是做了防水处理的无纺布,主要用于隔绝患者喷出的飞沫;中间的熔喷层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熔喷无纺布,具有很好的过滤性、屏蔽性、绝热性和吸油性,是生产口罩的重要原料;里层则是普通无纺布。

虽然口罩的纺粘层(S)和熔喷层(M)都属于无纺布,原材料均为聚丙烯,但制作工艺并不相同。

其中,里外两侧的纺粘层纤维直径较粗,在20微米左右;中间的熔喷层纤维直径只有2微米,由一种叫做高熔指纤维的聚丙烯材料制成。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无纺布生产国,2018年的无纺布生产量约594万吨,但熔喷无纺布的产量很低。

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统计,中国非织造布行业的生产工艺以纺粘为主。2018年,纺粘非织造布的产量为297.12万吨,在非织造布总产量中占比达50%,主要应用于卫生材料等领域;熔喷工艺占比仅为0.9%。

由此推算,2018年,国内熔喷非织造布的产量为5.35万吨/年。这些熔喷布不仅用于口罩,还用于环境保护材料、服装材料、电池隔膜材料、擦拭材料等。

疫情之下,口罩需求量大幅提升。按照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数据,国内法人单位和个体经营户合计就业人口高达5.33亿人,按每人每天一只口罩计算,至少每天需要5.33亿只口罩。

工信部的数据显示,当前,国内口罩最大日产能为2000万只。

口罩缺口巨大,很多企业开始跨界生产口罩。据天眼查数据,以工商注册变更信息为标准,自2020年1月1日至2月7日,全国超过3000家企业经营范围新增了“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仪、医疗器械”等业务。

与口罩生产商相比,熔喷无纺布生产企业并不多。

据界面新闻统计,目前生产熔喷无纺布的企业主要有恒天嘉华非织造有限公司(下称恒天嘉华)、欣龙控股(000955.SZ)、中石化、山东东营俊富无纺布有限公司、量子金舟(天津)非织造布有限公司等。

恒天嘉华是中国恒天集团与仙桃市嘉华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专业无纺布生产企业。中国恒天集团为全球最大纺织机械制造企业。

1月27日,恒天嘉华发布公告称,公司厂区全线投产,产量达到120吨/天,产品包括口罩用面无纺布、熔喷过滤用无纺布、底面用无纺布等。病毒防护隔离衣用无纺熔、SMS无纺布供应充足。

欣龙控股于1993年7月在海南省创建,1999年在深交所上市,自称是中国无纺业第一家上市企业,也是“国家非织造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建设运行单位。

据新华社报道,春节期间,欣龙控股生产用于口罩细菌过滤的熔喷无纺布车间24小时运转,以保障对下游口罩生产厂家的原材料供给。欣龙控股拥有海南、湖北、湖南等生产基地。春节期间,该公司提供的口罩用无纺布原料,预计可生产近亿只口罩;同时提供的防护服用原材料,预计可生产防护服300多万套。

作为“三桶油”之一的中石化,也是国内最大的医卫用材料生产商,及医用口罩原料聚丙烯的主要供应商。目前,它也加入了口罩生产的行列。

2月6日,中石化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一则名为《我有熔喷布,谁有口罩机?》的公告,希望联系口罩机,以及为生产企业提供熔喷布等原料,协调生产口罩。

截至2月7日,中石化已和合作伙伴对接完成11条口罩生产线,即将进入设备安装程序。初步估算,到2月底,中石化将新增口罩产能60万只/天;3月10日,实现新增产能至100万只/天。

山东东营俊富无纺布有限公司,是香港天乙实业有限公司与广东俊富集团合资兴办的无纺布专业生产企业。该公司总投资超过1亿元,目标是建成中国北方大型无纺布生产基地。

公开资料显示,山东俊富无纺布有限公司是一家熔喷无纺布生产企业,主要为日常防护性口罩、医疗口罩和工业防尘口罩的生产提供原材料。近日,为保证疫情物资的生产,该公司获得山东省省级财政垫付款使用资金,并可无偿使用半年。

量子金舟(天津)非织造布有限公司,也是熔喷布、PP/PET双组份无纺布等产品的生产商。目前,该公司有两条熔喷布生产线,日产4吨产品。

除了产量较大的企业外,还有一些日产量仅约1吨的熔喷无纺布小企业,比如大连华纶无纺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浙江嘉瑞过滤科技有限公司等。

大连华纶无纺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工程总承包、化纤及无纺布工程设计、设备制造等业务的企业。目前,该公司投入资金,将原有两条熔喷设备生产线(生产空气滤材)改造成口罩滤材生产线。自投产以来,每天供应BFE99医用口罩滤片307万只/天。

大连华纶无纺设备工程有限公司的一位黄先生对界面新闻表示,当前,公司熔喷布产量为1吨/天,出厂价为每吨7万元,“现在是一天一个价格。”

2月12日,一家熔喷布小厂家给界面新闻记者的报价,已达到每吨8万元。

1月28日,人民日报客户端援引的消息称,据当地企业介绍,口罩专用过滤材料熔喷布的市场价格从原来的1.8万元/吨,涨至2.9万元/吨。

由此计算,熔喷布的市场价格近期上涨了逾三倍。

“未来七天内,我们能扩产到1.5吨-2吨/天;未来两个月,熔喷布产量将扩产到3吨/天。”黄先生表示。

浙江嘉瑞过滤科技有限公司也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公司熔喷布产量为1吨/天,只能供应小客户,无法满足大公司的供货需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