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是否有必要?中小银行袒露心声:超7成无法按期完成转型

就资管新规执行过程中可能存在的“一行一策”甚至“一地一策”,近一半机构持反对意见。

记者 | 张晓琪

编辑 |

1

2020年2月1日,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对到2020年底确实难以完成处置的允许适当延长过渡期。此前监管也多次表露对过渡期进行适度调整的态度。

2月17日,普益标准发布的专题调研报告调查显示,2020年底前能完成存量老资产规范整改并实现净值化转型的中小银行机构,比例不足30%。有超4成以上的机构,其不能按期完成改造的存量老资产占理财总资产比例达20%以上。

存量老资产的处置方式主要包括督促企业提前还款、非标转标、回表、第三方出售、符合新规的新产品承接等方式。但目前实施起来都不容易——非标认定趋严导致存量非标少了部分重要“转标”的处置渠道、回表受限于表内授信标准和资本金约束、发行新产品承接长久期存量资产又面临发行难问题等。

值得注意的是,调查中有超6成机构担心本行提前完成存量资产整改而他行未完成,导致面临不公平竞争问题。就资管新规执行过程中可能存在的“一行一策”甚至“一地一策”,近一半机构持反对意见。

超7成中小银行无法按期完成转型

普益标准发布的这份专题调研报告显示,2020年底前能完成存量老资产规范整改并实现净值化转型的中小银行机构,比例不足30%。

具体来看,能在2020年前三季度完成存量老资产规范整改并实现净值化转型的中小银行机构比例不足5%,能赶在四季度前完成整改的比例为23%,合计不足3成。另外,有超4成以上的机构,其不能按期完成改造的存量老资产占理财总资产比例达20%以上。

那么机构所需的过渡期要多长?

按照机构反馈,若按当前进度稳步推进存量老资产的改造和净值化转型,21%认为需要延长过渡期半年至一年,41%的机构需要延长过渡期一年至两年,11%的机构需要延长过渡期两年以上。总体观察,若资管新规过渡期能延长在两年以内,大部分机构的存量资产都能实现有效处置。

存量老资产的改造,针对的是无法短期处置或回表的存量老资产,比如期限超过过渡期的非标或其他流动性很差的资产。

“有些是未上市公司股权,很难回表。有些就是最基础的类贷款资产,哪儿来的流动性,根本没法交易。”某股份行资管人士坦言。

存量老资产的处置方式主要包括督促企业提前还款、非标转标、回表、第三方出售、符合新规的新产品承接等方式。但目前实施起来都不容易,比如下述三类重要处置方式。

一是非标转标。2019年10月《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认定规则》)出台,非标认定之严格超出业内预期。此前以“非非标”身份存在的资产(如银登中心资产流转、北金所债权计划等),大部分归入了非标,这意味着存量非标少了部分重要“非标转标”的处置渠道。

回表则是涉及到资本充足率等一系列监管指标。华泰证券固收团队近日发表研报称,在宽信用背景下,未来庞大的融资需求和非标入表压力对银行表内资本充足率和超储的消耗将更大,回表会受限于表内授信标准和资本金约束。

另一个主流渠道是通过发行新产品承接长久期存量资产,但一线资管人士普遍反映发行难。按照财新报道,2020年末非标加权平均剩余期限是4.2年,意味银行需要发行期限为4年以上的产品才能匹配当前非标资产。

“净值产品市场接受度不好掌控,尤其是锁定这么长时间。新的发不好,存量的资产就没法接。” 长沙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向实向界面新闻表示。

“一行一策”有争议

华泰证券固收团队指出,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有较强必要性。一方面若2020年过渡期严格执行,老产品将面临强制清退的压力,即使在2020年末之前到期的非标资产也将面临再融资困难的局面,叠加疫情影响,信用违约潮的情况可能再现;另一方面银行存量资产处置存在诸多难题,过渡期严格执行缺乏可操作性,资管新规过渡期延期有必要性,

在2020年1月13日国新办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就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的问题回应称,对于个别整改困难的机构会适当给予一些灵活的安排措施,也即所谓“一行一策”。

但普益标准调研显示,有超6成机构担心本行提前完成而他行未完成,导致面临不公平竞争问题。就资管新规执行过程中可能存在的“一行一策”甚至“一地一策”,支持与反对的比例分别为53%和47%,几乎各占一半。

赞同“一行一策”的机构认为,由于金融机构所处地域、存量资产的剩余期限和规模、客户群体性质、地方监管偏好等情况各不相同,采取“一行一策”(一类银行一种政策)或“一地一策”的方案可能会更加符合各银行资管机构的特殊情况。同时有利于中小型银行资管机构进行投资及投研能力建设,有效实现净值型产品的会计核算与运行管理。

反对的理由主要是“一行一策”或“一地一策”将增加监管成本,亦不利于市场公平竞争;过渡期整改时间不一致,间接对市场同业授信和同业声誉带来负面影响等。

“新老产品并行,对按期完成整改的银行存在不公平,继续滚动的老产品有保本预期、竞争力更强,享受了监管红利。” 上述资管人士指出。

反对银行也在调研中提出了相应建议,比如除了延长过渡期外,对于转型过程中普遍存在的共性问题,建议从监管制度上给予统一且相对宽松的政策标准;对有实力且可尽快完成转型的机构,建议仍按当前政策对待;对能提前完成整改的机构,建议给予适当且明确的激励,以避免对积极完成转型的机构形成新的不公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