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置集团董事会主席彭心旷遭逮捕,执董陈东辉被拘留

两人已于去年下半年先后被免去在中民嘉业的任职。

记者 | 马一凡

一年前中民投发生兑付危机后的余波犹在——曾经掌控中民投旗下庞大房地产业务的彭心旷遭逮捕,同时上置集团、亿达中国执行董事陈东辉也被拘留。

2月21日,上置集团有限公司(01207.HK)公告称,已联络公安部门并获通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已批准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而逮捕公司董事会主席彭心旷;公司执行董事陈东辉亦根据中国法律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而被公安部门传召及拘留。

同日,亿达中国控股有限公司(03639.HK)发布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陈东辉近日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公安部门根据中国法律传召及拘留。

上置集团在公告中称,已尝试联络彭心旷及陈东辉,但未能成功。同时亿达也在公告中称,已尝试联络陈东辉但未能成功。

亿达中国回复界面新闻称,陈东辉失联涉及他在此前的一些事情,与亿达中国无直接关系。因为他是亿达中国控股方中民嘉业委派的执行董事,所以必须发公告。

这一事件此前已有征兆。2020年1月20日,上置集团曾发布公告称,公司获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及行政总裁彭心旷的家人通知,公安部门要求彭心旷因个人原因接受调查并采取了限制措施,无法与其正常联系,故彭心旷暂时无法履行其职务。

此外,陈东辉曾担任中民嘉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已于去年9月被免职。彭心旷此前曾任中民嘉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去年10月辞任。

按照上置集团1月20日发布的公告,现阶段委任执行董事朱强为公司代理行政总裁,代行彭心旷职务。

彭心旷和陈东辉都是“中民系”高管,此前均担任中民系房地产公司多项职务,而上置集团和亿达中国都是由中国民生投资集团实际控股的上市公司。

2015年—2016年期间,中民投曾相继入股三家房地产上市公司,分别是阳光城(000671.SZ)、上置集团(01207.HK)、亿达中国(03639.HK)。2019年,危机中的中民投彻底退出了阳光城,却仍然控制着上置集团和亿达中国。

彭心旷1975年出生,曾担任长沙青竹湖管委会项目建设部部长、规划建设局局长、管委会副主任,湖南湘江新区项目建设部副部长、长沙梅溪湖实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先导公共设施公司董事长,梅溪湖投资(长沙)有限公司董事长。

目前代行彭心旷职务的朱强,此前担任中民嘉业首席投资官,再早前,他的履历和彭心旷也有交集,他曾担任长沙梅溪湖金悦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2015年12月,中民投火速收购上置,彭心旷获委任为上置集团执行董事、行政总裁。2017年10月24日,彭心旷获调任为公司董事会主席及投资委员会主席以及获委任为公司提名委员会主席,彼时彭心旷不再兼任集团行政总裁。

此外,彭心旷还兼任过中民嘉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阳光城集团董事职务。中民嘉业基本统管着中民投旗下的房地产板块业务。

从2019年2月开始,中民投遭遇流动性危机,上置集团也陷入极大的人事动荡。

2019年6月3日,促成中民投收购上置的“关键先生”陈超获得99.86%的反对票,意外落选执行董事,几天后,公司秘书彭家辉辞职。2019年7月,上置集团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刘峰辞职。此后,彭心旷兼任行政总裁一职。

2019年10月,中民嘉业宣布换帅,54岁的雷德超获任中民嘉业董事长,彭心旷辞任。

除了人事动荡,上置集团还面临着由盈转亏和官司缠身。2019年半年报显示,上置集团营收4.7亿元,同比减少42%,上半年业绩由盈转亏至-1.99亿元,为三年来首次公告上半年录得亏损。

2019年9月,上置集团还接获一份由二股东上置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经香港法院向其发出的传讯令状连同申索背书,向其索赔逾1.5亿元。目前这项索赔已经撤诉。

与彭心旷一起失联的陈东辉,职务是上置集团和亿达中国的执行董事,他出生于1973年9 月,会计学博士,曾在中国银行总行财会部、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工作。

中民投成立后,陈东辉于2015年获委任中民筑友智造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2016年获委任为上置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以及亿达中国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在被中民投收购之后,亿达中国的业绩同样表现不佳,在2019年跌至三年来最低点。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亿达中国全年合约销售额为72.37亿元,同比下降了15.23%。

职务侵占罪名涉及将公司财物非法占为己有。自从中民投出现兑付危机后,旗下房地产项目资产都有可能被清点后摆上货架,因这波危机带来的人事动荡,时隔一年仍远未结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