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复工潮下的深圳小工厂主:招工是难题,老板如履薄冰

虽然大公司们都已经井然有序推进了复工的进度,但对于中小型工厂主而言,恢复到正常的生产节奏似乎还有些困难。

图片来源:pixabay

记者 | 徐诗琪

编辑 | 林腾

1

疫情笼罩下停摆了近一个月的深圳企业正在慢慢苏醒。

2月24日,广东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正式吹响了制造业大省的复工号角。从2月10日起,包括比亚迪、富士康在内的部分知名企业复工;2月20日,深圳放宽复工复产审批程序,部分区域可先复工后审批。目前,个别区的大规模企业的复工率已达90%以上。

虽然大公司们都已经井然有序推进了复工的进度,但对于中小型工厂主而言,恢复到正常的生产节奏似乎还有些困难。

按照往年习惯,工厂们大多定在初八、初九开工,即2月1日前后。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节奏,复工时间一推再推。深圳原定各企业2月9日后可以申请开工,但审批手续严格,小工厂主们始终为了口罩等难以筹集的防疫物资,和反复被打回的申请表格发愁,直到2月底也仍未完全复工。

到了2月19日情况开始变化,深圳多区取消了审批流程,允许企业“先复工,后审核”。小工厂纷纷开了门,产业园里总算有了人气。

然而,员工无法正常返回,卫生防疫条件,上下游供应链协同等新的问题又开始困扰着工厂主。

以招工为例,深圳此前要求,一省九市重点疫区人员返深后必须居家隔离14天,目前已改为一省一市:湖北省与温州市。但现实情况是,外地不少地区仍实行着严格的封闭管理,不能进不能出,封村封路的现象使得许多回乡员工难以返深。

返工率低的现象普遍存在,工厂一时用工荒,大小厂纷纷开始了“拉人战”。

界面新闻记者在贴吧与QQ群发现大量招工信息,尽管往年春节后也是招工高峰期,今年不同之处在于招聘中增加了隔离要求,非重点疫区隔离时间从3天至14天皆有。只不过隔离条件不尽相同,部分招工信息中提到无须体检、无须隔离,疑似有风险。

一位招工中介对界面新闻说:“其实就是待在宿舍不让出去,住6人宿舍。”他催促记者尽快返深,还表示如果多拉朋友入厂就给1000元的红包。

近日,界面新闻采访了三名深圳的中小工厂主,他们在招工,产能,上下游供应链都遇到了不小的困难,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复工了,但挑战才刚刚开始。”

只回来三分之一

魏超 模具厂老板

我的模具厂前几天复工了,出了一批口罩机的板件,也算是为抗疫做了贡献。

之前等审批真是焦头烂额,要提交13个表格:申请备案、承诺书、员工体温记录、防护用品登记、安全教育书、安全责任书……来回修改提交了三次,一交又要等两天。我也体量检查人员的辛苦,一个群里300多人,几十家企业,忙不过来是正常的。

但我们小企业主也有自己的难处。停产半个多月,影响是季度性的。去年底计划的订单没法完成,整个第一季度营收就受损,还会影响到下季度的订单量。

复工以后,如果不能复产,那问题还是存在。现在湖北籍员工回不来,有的员工被困在封村的老家,有的回来了还要隔离,我的厂60余名员工只回来了1/3。厂里几十台机器只能开几台,产能还达不到1/3。

各区、各市的工厂复工时间是不同步的,有的厂没准备好物资,那就是没法开工。我们目前一直在消耗原有的库存,我担心后期原材料供应会成问题,涨价、无货都会耽误到生产。好在已有一家供应商和我们一同开工,勉勉强强可以维持,但它的上游就不一定了。

资金方面,我们一直在想办法减负。之前不是呼吁给企业减免租金么,但我所在的产业园都属于农民房,想沟通减租,对方说要开董事会决定,一时半会谈不下来。

员工工资倒是可以沟通,不过还是要保证基本工资和五险一金到位。至于怎么减,只能靠与员工一个个沟通了。

总体来说情况是乐观的,产业园里大部分都开门了。最近街道在统计需要口罩的企业,可以帮我们采购口罩,2元一个,这一点我也很满意。

对我来说,招工依然眼下的大难题。每年春节后深圳都在大规模招工,但工厂永远招不满,于是就要增加福利待遇,成本也随着上升,对于我们这种劳动力密集型产业来说,非常困难。当前我们人手也不够,还是要考虑招人。

再者,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开工,我们要准备一人一间的隔离房,园区里餐厅不开门,我们要解决员工餐食问题,一旦真的有确诊,工厂停业、员工隔离等等的成本也需要我们来负担。经营起来,如履薄冰。

三月不开工,利润要拔干

郑浩 钟表公司老板

我是一个小钟表公司的老板,订单来自国外品牌,从设计到生产都要负责。工厂分布在珠三角各地,到22号,深圳的办公室和各地合作工厂都还没有开工。

春节前我们全家就定好了,今年不出门旅游,回福建老家过年。结果,疫情让我们在乡下度过了最长的一个假期。与家人相处的时光值得珍惜,但回深圳后,我才真正感觉到危机。

我原定2月初复工,有一笔单是计划2月15日出货的,受到疫情影响推迟至26号,但照目前情况来看,到3月也没法出货了。不能出货就面临罚款甚至取消的风险。

做手表这一行,品质没有统一标准,10块钱能卖,100万也能卖。有的客户会在成本上不断压价,2015年卖5美元一个的手表,到了今年,客户要压到2.5美元,我也只能接受,否则他就把单交给别人做了,这行技术门槛又不高。

所以说利润很薄,一年下来,我拿到手的也只有30-50万,目前已亏了十来万。之前就预估,如果到三月还不开工,今年的利润都要拔干了。

往长远一点想的话,对我们这种小微企业来说,疫情带来的打击不仅是眼前的亏损。这几年,钟表制造很多被转移到了人工便宜、环保政策相对宽松的其他地区或或国家,这次疫情一来,就怕客户以后更不愿选我们了。

只怕到时候面临的不是开不了工,而是无工可开。生意越来越难做,能解决的办法可能就是转行,去做其他产业。但是像我这样40多岁,文化程度不高的小企业主,想现在转做其他产业或是升级实在很难,往后生活压力会越来越大。

好在我尚且没有供楼养车的压力,如果是那些背着贷款在做生意的老板,往后的日子大概会越来越难过。

“开工应该就是这样的,灯火通明。”

艾东 食品厂老板

年前,我们开开心心提前放了假,准备跟往年一样初八开工,然后给大家发发红包和路费,一切都计划好了。

没想到中途杀出个肺炎疫情,一切都乱了套,口罩成了抢手货,原来几毛钱的口罩要卖到四五块,而且还不知道怎么买。

初九晚上,我开车出门在街上转,难得看到深圳的街上没车也没人。那时候挺悲观的,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好转,我当时估计要到三月底才能开门,或者是关门,反正每月耗费太大还不如关掉。

2月10号开始忙起来,准备各种复工的报告和物资。为了复工申请,每晚也睡不好,5点前一定会起床,看各种网页新闻,然后到厂里等街道办来检查。

我附近有个机械厂,门口桌上摆了消毒液、体温枪、口罩什么的,满满当当。以往开工前都是放祭品香火的,祈求平安顺利,现在这些防疫物资其实也是起一样的作用。

我的厂总共35个工人,有部分已经返深了。最近天气很好,没事做他们就在工厂院子里面晒太阳。有一次来了一个工作站的人,员工都好开心,以为是来验厂的,没想到只是来张贴注意事项,大家又沮丧了。

到19号,微信群里来了通知:做好防疫准备的可先行复工复产,政府后续将组织上门检查和指导。

终于不用苦苦等待了!赶紧通知员工上班,不过人还没到齐,一条生产线还开不起来,只能先出了一小批货物。我供应的是沃尔玛、华润之类的大超市,可能受疫情影响,后续订单也不是很多,估计忙个一周,我们就又要休息了。

但复工了就是好的开始。昨天晚上,厂区里九点半还亮着灯在加班,我拍了一条小视频发微博,配文是:“开工应该就是这样的,灯火通明。”

(文中魏超、艾东、郑浩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