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软件崩溃、代看兴起,疫情下的网课为何频频“掉线”?

面对频频爆出的网课问题,许多在线教育平台开始做出改变。

图片来源:pexels

记者 | 孙文豪

编辑 | 宋佳楠

1

“在家里根本没有开学的感觉。”浙江大学人文学院的孔辉这样说道。

2月以来,她在家里通过各种学习类APP开始了她的新学期,“没人知道我多想正常上学。”

据孔辉介绍,浙江大学一学年分为春夏秋冬四个小学期,“我们和老师都不喜欢上网课,现在有点担心春学期就这样混过去了。”疫情期间,网课带来的种种不便和问题,成为孔辉和她的老师们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据央视报道,在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要求下,全国约有2.7亿学生需要通过网络平台上学,这使得线上教育平台的用户量激增。根据个推大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学习类APP平均日活增幅超过了100%。

为了应对突然增多的用户量,许多教育机构都开始做出改变。小梁是新东方的一名学管师,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新东方对平台系统进行了优化,用户容量较疫情之前扩充了10倍。

除了专业的教育机构,直播平台也开始积极入局这一领域。界面新闻记者获悉,斗鱼直播接入“空中课堂”后,每日独立PV(浏览量)超过千万,为此斗鱼在线教育板块每天最多新增3000多个直播间,直播间活跃开播量环比增长了7倍。

相比拥有成熟技术团队的互联网企业,许多体量较小的线上教育平台并没有做好充分地准备。此前“超星学习通”就在微博上公开向用户道歉,原因是其用户流量在开学第一周的周一突然增加至1200万,导致服务器无法正常运转。

据学习通介绍,目前会在用户登录高峰期启用“起飞模式”,逐批安排用户登录,但有时登陆时间长达半小时以上,部分学生因此将无法按时上课和签到。

西南医科大学的李小平就是其中一位。开始上课以来,他已经错过了4次签到。李小平担心自己的课程成绩会因此受到影响。“不仅签不了到,课程作业也经常提交不成功。”

“分数不合格,我这门课就挂了。”据李小平反映,由于系统后台的问题,自己做的课程测试没能被老师及时看到,考试成绩也没有更新,而这样的问题不只发生在他身上。

面对网课课堂的各种不便,一些学生开始寻求逃避上课的方法。李小平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班上已经有同学在找人代看网课。

“最近生意很好,来咨询的(学生)很多。”一位代看网课团队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他们的价格已经从春节前的每节课3元涨到了10元,虽然如此,团队还是可以源源不断地收到订单。“现在我们手头每天有几百门课要看,很多学生是组团来的,有多少我们都能接。”

“我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谈及代看,李小平有几分无奈,“作业、测试都不能成功提交,网络延迟更是经常的事。”

“现在的课上得很慢,有些课需要直播,学校干脆就停掉了。”由于学的是医学专业,很多学科词汇会被平台屏蔽,李小平的课程表上有一半的课都无法正常进行。“看学校的安排和老师的意思,我们今年应该是不会有暑假了。”

学生和老师的抱怨让线上教育平台的从业者们压力很大。小梁向界面记者介绍,为了让老师们尽快适应网课模式,新东方日前紧急组织了25个相关类型的培训,但目前近3万的老师真正进入节奏的只有1/3,“全国有1万多老师开始使用系统,还有近2万人没有大规模使用。”

相较于老师群体,维护系统高负荷运转的技术人员也不轻松。学而思负责教学产品研发的一位内部员工透露,“我们公司的产研和程序员过年都没有休息,大年初一到今天一直在加班,经常工作到晚上十一二点。”

面对疫情的持续性影响,小梁透露,新东方正在开发包括建立私人题库等“定制服务”项目,以改变单调的直播上课模式来留住更多的学生。

不过,日前教育部办公厅就“停课不停学”工作再次提出指导意见,其中提到“严格禁止普遍要求教师直播上课或录课,不得强行要求学生每天上网“打卡”、上传学习视频等要求,或许会缓解不少学生和老师群体的学习和教学压力。

(文中孔辉、李小平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