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幼师、健身教练、理发师…为什么他们在疫情期间送起了外卖?

受疫情影响,一些企业的闲置员工和失去收入来源的人们选择加入骑手队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周伊雪 徐诗琪

编辑 |

1

“我不是缺这个钱,就是没有试过,想尝试一下。”

27岁的南京女孩王欣(化名)已经送了四天外卖。她本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因为疫情影响,学校一再推迟开学时间。在家“闲着也是闲着”,看到招聘外卖骑手的信息,喜欢运动的王欣就想到了去送外卖。

成为一名众包外卖骑手的过程并不复杂:在系统上传身份证,观看培训视频,去当地疾控中心办理健康证明上传,送单之前再视频验证是否戴口罩,就可以上路了。3月3日,王欣踩着共享单车共骑行19公里送了6单外卖。“正好健身房不开门,就当做有氧运动了。”她说。

在疫情期间新增的外卖骑手中,除了像王欣这样的幼儿园老师外,还有理发师、IT人员、健身教练等五花八门的职业工作者。商场关门、学校停学令他们难以恢复本职工作,骑上电动车或者共享单车,成为一名外卖骑手,短期内既可以补贴收入,又可以锻炼身体。

据美团提供给界面新闻的数据,自1月20日至2月23日,美团外卖配送平台新招聘了7.5万名劳动力成为外卖骑手。新增骑手中六成以上来自工厂工人和服务业从业者,过半新增骑手在“本省就业”。24.2%的受访者因为“闲着也是闲着”选择做骑手,还有人说做骑手是“想体验百味人生,享受自由吹风的感觉。”

图片来源:美团

不过,通过送外卖体验生活的毕竟是少数,更多新加入骑手队伍的是因为原来所在行业遭受重创,失去收入来源的人们。调研显示,36.7%的受访者表示由于“工厂、餐厅开不了工,没有收入”选择成为外卖骑手。

餐饮、家政等生活服务类行业在疫情期间陷入停滞,成千上万的从业人员被迫进入待业状态。据西贝董事长贾国龙透露,仅西贝就有2万多员工待业。此外,吸纳大量劳动力的制造业企业多数至今仍未完全复产。这些行业的大量闲置员工在疫情期间流向了外卖骑手、生鲜电商配送员等工作岗位上。

美团的数据也印证了上述判断。调研显示,新增骑手中有37.6%来自餐饮等生活服务业,27.2%来自制造业企业,13.8%来自小微创业者。

图片来源:美团

数据显示,在新增的7.5万美团骑手中,六成以上是众包骑手。与专送骑手相比,众包骑手接单更自由灵活,收入结算方式也是一日一结。

不过,疫情期间送外卖对新增骑手来说更多是一个过渡手段,等疫情结束后他们往往会返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中。

调研数据还显示,新增骑手中,年龄主要集中在20至40岁之间,其中“90后”骑手占据半壁江山,“80后”则占近40%。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