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ST天成虚假信批遭百位投资者起诉,实控人曾向母校捐款1000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ST天成虚假信批遭百位投资者起诉,实控人曾向母校捐款1000万

如果问股票的投资者最厌恶的上市公司行为,应该就是披露不实信息了。

文丨猫财经

如果问股票的投资者最厌恶的上市公司行为,应该就是披露不实信息了。毕竟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最大的区别,就是高度公开化的信息和更为严格的监管,投资者也依赖上市公司的公开信息进行投资决策。

尽管监管部门制定了大量保护投资者的规范,却仍有上市公司选择铤而走险,用虚假的信息欺骗投资者。

3月3日,ST天成600112.SH)发布了公告,称其因为证券虚假陈述责任,受到了80名中小投资者的起诉,总诉讼金额高达1183万元。

据原告方代表律师,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的王智斌律师透露,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做出二审判决,判定原告方胜诉,天成控股需向投资者承担赔偿责任。另外,王智斌还提到,目前投资者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审的案件已经超过百件,预计后续还会有投资者陆续提起诉讼。

名校走出的资本玩家

据最新收盘价(3月4日),ST天成的股价仅有1.73元,总市值仅有8.81亿元。这让人很难想象到,天成控股曾经也是贵州重要的上市公司,也是遵义市第一家上市公司。只不过,重要的产业被野心勃勃的资本玩家所掌控后,如今的处境着实令人唏嘘不已。

资料显示,ST天成的前身是长征电器,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从上海内迁至贵州遵义的中央直属企业,也是我国五大老牌电器设备龙头之一。ST天成的主营业务是高、低压元器件及成套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拥有西南地区最大的工业电器生产基地。

这些产品主要用于发电、输电及配电系统的配套,与普通百姓的生活较远却又息息相关。ST天成早在1997年就已经上市,当时其电器元件的市占率为8.48%、电器成套装置的市占率为17.23%,产品行销西南、中南、华南地区及海南省,还向非洲及东南亚市场进行出口。

然而,90年代的下海创业浪潮中,一支资本力量悄悄地崛起,并将改变这家有着中坚力量的国企的命运。

1993年,一个名叫潘琦的经济学博士在广西北海创立了一家名为北海通台经济发展总公司的企业。随后,他找来了北海银滩国家旅游渡假区招商中心、广西建设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北海办事处、上海远东银联实业有限公司海南公司、海南南华金融公司,5家公司共募集了6000万资金,成立了北海银河高科技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现在的ST银河000806.SZ)。这家公司后来与ST天成共同被称为“银河系”资本,两家公司的共同特点便是屡屡因违规遭受处罚,目前深陷资金困境与诉讼之中。

早在2002年,潘琦就开始第一次挑战市场的监管。经财政部广西专员的调查,2002年和2003年,银河科技虚增收入2.63亿元,隐瞒银行借款2.7亿元,控股股东银河集团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3.93亿元。为此,公司与实际控制人潘琦收到了25万元的罚单。然而,潘琦却未就此事对外披露,直至2006年被媒体曝光。

2003年,潘琦利用名下的银河集团和银河电器两家公司,共同从遵义国资处收购了长征电器49.19%的股权,并成为了长征电器的实际控制人。

很快地,潘琦又在长征电器上再次使出了瞒天过海的手段。2006年上交所发布称,潘琦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州银河、李秀红、潘勇、高维凤等人在未进行信息披露的前提下,在2005年10月28日以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购入了长征电器的股票174.3万股,而在将近一年后的2006年8月5日才将信息进行披露。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为此,上交所对潘琦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公开谴责。

讽刺的是,在证券市场上看起来顽劣不堪的“坏学生”潘琦却是其母校的一名荣誉校友。2012年,潘琦向其母校南京大学捐资1000万元,以帮助学校在仙林校区建成一座崭新的学院楼。学院楼落成后,学校为表感谢,将这座楼命名为“潘琦楼”。

欺骗与侵占

入主长征电器多年后,潘琦似乎并未将心思放在如何经营公司上,这家曾经实力不凡的上市公司的业绩每况愈下。

尽管尝试了向矿产资源开发和互联网金融方向转型,但时至今日ST天成的主要收入来源依旧是90年代留下来的主营业务电器生产。在2018年ST天成5.1亿元的主营收入中,来自电器行业的收入为4.97亿元,占比高达97.5%。同时,由于生产经营效率的下降和电力行业整体增速放缓,ST天成自2013年起便在亏损与扭亏之间徘徊。

2015年,ST天成的业绩为亏损1.77亿元,是其近10年来最大亏损。在2016年扭亏无望的情况下,ST天成决定谎报军情。

2017年1月25日,距离发布2016年业绩预告的时间越来越近,时任ST天成董事长的王国生召开了控股高管会议,与时任ST天成财务总监的马滨岚、总经理周联俊、副总经理黄巨方和董秘陈磊讨论决定,发布公司2016年业绩扭亏为盈的业绩公告。

这是一个高明的骗术,因为这一次业绩转正并非空穴来风。2015年12月28日,云南西仪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购买了ST天成660万股份置换其所持有的子公司苏垦银河的股权,这笔投资的收益为3387万元,的确可以弥补亏损。

然而,西仪股份的定向增发在2017年1月25日才被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受理。而据西仪股份所签署的《关于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协议》,其与ST天成约定“自标的股权过户至上市公司名下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办理完毕之日起,基于标的股权的一切权利义务由上市公司享有和承担。”也就是说,这笔股权置换的收益并不应计入2016年的收益中,而ST天成的高管对此也心知肚明。

所幸的是,审计机构并没有成为ST天成弄虚作假的帮凶。2017年4月9日,ST天成所雇佣的会计师事务所向其发来了2016年的合并报表,文件显示ST天成2016年合并净利润为亏损9700万元。于是ST天成不得不在2017年4月23日发布业绩预告更正公告,将盈利1000万至1500万之间的业绩预告更正为亏损-9700万。

这条虚假的业绩预告,也曾唤起了部分投资者的希望。自其公布了业绩预告以来,股价曾经一度攀升,最高曾达到12.78元的高点,相较于发布业绩预告前上涨了24.4%。然而,当ST天成不得不公布真实的业绩时,其也因为连续两年亏损而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价连续两天跌停。

这件事首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8年11月29日,证监会公布了上述调查结果,并对ST天成予以40万元罚款的处罚,对于董事长王国生和财务总监马滨岚分别处以10万元的罚款,对总经理周联俊、副总经理黄巨方和董秘陈磊处以3万元的罚款。

如今,潘琦对于ST天成,似乎已经抱着破罐破摔的态度。2019年7月9日,ST天成发布公告,称公司的控股股东银河天成集团通过以上市公司ST天成的名义借款、由ST天成代为偿还借款、向ST天成拆借资金、由ST天成垫付银河天成集团员工社保费用的方式,共侵占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累计3.34亿元,资金占用余额达到了上市公司净资产的12.55%。目前,仍有1.53亿元尚未归还。为此,上交所对上市公司及实际控制人潘琦等12名责任主体进行了纪律处分。

中小投资者的漫漫维权之路

这一次ST天成投资者的集体维权,并不是我国第一起投资者诉证券虚假陈述案,可以想见的是,也不会是最后一起。

2017年证券市场曾经出现一起较为有影响力的虚假陈述案。当时,影星赵薇及其夫黄有龙所控制的龙薇传媒试图通过30亿元的借款杠杆收购祥源文化29%的股份。这起收购案因为最终资金未能到位而宣告失败。但是,龙薇传媒因为在自身仅准备了6000万元本金,金融机构融资存在极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贸然公告收购案,对市场和投资者产生了严重误导。

当时的处罚结果是祥源文化被罚款60万元,龙薇文化被罚款60万元,黄有龙、赵薇分别被罚款30万元并被禁入证券市场5年。而那一起案件中的中小投资者也纷纷发起维权行动,截至2019年1月17日,公司已经收到了511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的诉讼,其中的17起已经得到了判决,投资者共获赔48.8万元。

在中国的证券市场,信息披露违规的顶格处罚仅为60万元,这一点往往为投资者所诟病。然而,随着在一起起证券虚假陈述案中维权投资者的胜诉,中小投资者的权益也得到了保障。正像那句西方谚语所说的,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摩尔金融APP或摩尔金融官方网站moer.cn看到更多个股、盘面走势分析及投资技巧,也可在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上搜索摩尔金融并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