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俄罗斯田协再收重磅罚单:被罚1000万美元,最多10人出战东京奥运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俄罗斯田协再收重磅罚单:被罚1000万美元,最多10人出战东京奥运

兴奋剂调查仍没完没了,俄罗斯田径继续遭到严厉制裁。

里约奥运会俄罗斯代表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罗盈盈

针对俄罗斯田协的兴奋剂违例,世界田联再出重拳。

北京时间3月13日,世界田径联合会发布公告,宣布对俄罗斯田协的一项制裁结果——因俄罗斯方面触犯田径反兴奋剂条例,被处以罚款1000万美元。

如果俄罗斯方面不按时支付罚款,世界田联将暂停他们的中立选手身份,这意味着俄罗斯田径无人出战东京奥运会。

根据裁决,俄罗斯需要在2020年7月1日至少支付罚款中的500万美元,其余的罚金可以暂缓两年付清。倘若在这期间俄罗斯田径再次违规,则必须立即支付罚款。

与此同时,世界田联限制俄罗斯派出中立运动员参加东京奥运会和特定田径赛事的人数,每场比赛最多只能有10人参赛。但在仅有一个比赛日的赛事中,中立选手的人数没有限制。

俄罗斯田径协会要想恢复资格,必须达到国际田联提出的要求——其中,俄罗斯田协必须成立一个恢复职权委员会,该委员会得包括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委员任命的两位代表。

世界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表示,“我们严肃对待成员违法行为的同时,维护干净运动员的权益,这是我们允许俄罗斯运动员中立身份参赛的原因。但我们限制了包括奥运在内的中立运动员人数。”

里约奥运会前夕,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曾呼吁对俄罗斯全面禁赛。国际奥委会未采纳这个决定,但遭到世界田联禁赛的67名俄罗斯田径选手无缘里约。

最终,只有一名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女子跳远选手克里什娜拿到里约奥运资格,以中立身份参赛。

此后,2017年和2019年两届田径世锦赛,分别有19位和30名俄罗斯中立运动员参加。这批中立选手在去年世锦赛获得6枚奖牌,包括2枚金牌,分别来自拉茨斯科尼的女子跳高和斯多洛娃的女子撑杆跳高。

如今,兴奋剂调查仍没完没了,俄罗斯田径继续遭到严厉制裁。

实际上,在俄田协收到最新结果之前,俄罗斯体坛刚刚拿到的另一张罚单。

2019年12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执行委员会曾通过决议,认定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违反相关规定章程,禁止俄罗斯参加未来四年的国际体育赛事,其中包括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

与此同时,俄罗斯被禁止参加其它综合性大赛和世界锦标赛,无法在未来四年主办或申办大型国际体育赛事,所有俄罗斯官员均不能出席国际大赛。

目前,俄罗斯正在对这项禁令提起申诉。若不能成功翻盘,自2018年平昌冬奥会遭禁赛之后,俄罗斯将再度无缘奥运赛场。

过去四年,俄罗斯体育禁药风波不断——从里约奥运会俄罗斯田径、游泳和举重项目遭禁赛,到“麦克拉伦报告”披露俄罗斯禁药丑闻涉及30多个项目,多名奥运选手在尿样复检中落马,再到平昌冬奥会俄罗斯代表团被禁赛。

报告指出,俄罗斯方面采用了有组织地偷换运动员送检尿样等方式,掩盖运动员集体服药的行为。

2019年1月,俄罗斯向WADA提供运动员的兴奋剂检测样本进行调查,但WADA认为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所提供的数据存在“不一致性”,涉嫌篡改和操控样本数据。

直至2019年12月,俄罗斯塔斯社引援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内部文件报道称,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怀疑有多达298名运动员的禁药记录被篡改,其中145例现已确定造假,其余153人需接受进一步的调查。

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负责人尤里·甘纳斯早前表示,“可能只有一部分的俄罗斯运动员能够被允许参加东京奥运会,我认为这种禁赛甚至会延续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

禁药丑闻与荣誉交错,这个传统体育大国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打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