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个人意见 | 《青春有你2》:哇哦!谁能定义中国女团,虞书欣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个人意见 | 《青春有你2》:哇哦!谁能定义中国女团,虞书欣吗?

事实上,我们仍然没有可供女团生产优质歌曲和舞台的土壤,也没有提供女团成员足够证明自己的机会。2020年的团体,仍然是个人名誉大于团体名誉,个人资源多过团体资源。

《青春有你2》导师,海外人气女团成员LISA(图源:《青春有你2》节目微博)

疫情期间上线的《青春有你2》出圈了。

毫无疑问,这群妆发精致、衣着光鲜的女孩能给观众带来久违的乐观与活力。节目于3月12日开播后,“虞书欣说话”、“Lisa太可爱了”等14个热搜刷新爱奇艺综艺热度值年度新高,远超去年同季度的《青春有你》。有网友评价道:“青2一天的热搜比青1一季的都多。”不论选手争议有多大、剪辑多么令人吐槽,经历短暂停录的爱奇艺《青春有你2》确确实实赶在了腾讯视频的前头,打响了2020女团大战的第一枪。

有业内人士质疑,《青春有你2》抄袭了两年前《创造101》的开播海报和标语,并再次抛出口号“重新定义中国女团”。两句话的确相似,但事实上,两年以来没有人真正定义了中国女团。我们仍然没有可供女团生产优质歌曲和舞台的土壤,也没有提供女团成员足够证明自己的机会。2020年的团体,仍然是个人名誉大于团体名誉,个人资源多过团体资源。如今翻看两家平台公布或曝光的选手名单,我们发现连女团成员本身的定义也在被拓展和改写。

Ella是《创造101》和《青春有你2》的共同导师

从《青春有你2》公布的名单来看,我们不难发现,今年的选手水平与质量是不输《创造101》的。不同于男团资源被反复挖掘,国内的女练习生储备资源还尚显充足。并且由于女性团体更新速度快,两年间入局的经纪公司多,2020年的女团练习生已经不可与两年前的同日而语。

根据新浪娱理工作室的调查,109位公布的训练生中共涉及到46家公司,其中28家是过去两年同类型节目中从未出现的新公司。一直坚持自主运营的丝芭文化首次带着自己在海外小有名气的7SENSES小分队以及多位总决选成绩优异的成员加入战局。曾经参与培养孟美岐、吴宣仪的海外娱乐公司星船也派出中国分社参战。另外还有在偶像行业颇具知名度的匠星、 papi酱经纪公司泰洋川禾,今年的训练生质量可谓是诚意满满。

但名单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传统娱乐经纪公司培养体系下的训练生,今年的名单也多了不少“圈外”的面孔。比如有千万粉丝的时尚博主林小宅、绯闻缠身的话题人物秦牛正威、以演员身份活跃并凭借自己的独特性格“黑红”的虞书欣等。这些甚至比导师微博粉丝更多、热度更高的选手,让《青春有你2》的话题度一度走高。不负众望的,节目组也把更多的镜头留给了她们。还没出场参与评级的虞书欣,就已经凭借说话方式和座位席中的一声“哇哦”上了热搜。

《青春有你2》选手虞书欣,图源:虞书欣个人微博

但他们的出现无疑对于剩下的女生是不够公平的。大部分真正无名的训练生,可能只有几千的粉丝,更别提这其中有多少是公司买的。节目组切断了观众认知新选手的黄金时间,也增加了她们被大众认知、认可的难度。当然,除了实力,新选手们可能还需要一些运气。与话题选手同住同玩,总是能多一些镜头。

“重新定义女团”,这句话在《青春有你2》里有了新的拓展。长相极其相似的多胞胎能做女团吗?卖货的网红能做女团吗?还没真正成名就已经黑料满满的小明星能做女团吗?在公认女团是贩卖幻想的职业后,有公开男友,甚至离过婚的女生能做女团吗?这一切现在还很难给出答案。

3月14日,《青春有你2》播出了第二期节目。在两期节目中,各式的女训练生接连出场。我们看到颇具实力的7SENSES、喜祺、孔雪儿,也听到嗓音非常出色的王欣宇、陈珏等,第二期节目还出现了个人风格非常突出的大王娱乐训练生张钰、王清。

上官喜爱(中),图源:上官喜爱个人微博

不过,比起因实力出众而提前备受观众期待的许佳琪,第一期出圈的却是长相不那么女团的上官喜爱和性格不那么女团的陈珏。第二期里,“回锅肉”孔雪儿和自带路人缘的张钰、王清也收获了较高的关注度。比起传统的、符合标准的女团偶像,平台似乎更倾向展现一些非正统的面孔。

上官喜爱是匠星娱乐七人女子偶像概念团体Hickey喜祺的成员之一,也是组内的vocal、rapper双担。她的外形在109位位训练生里非常特别,出场便穿着黑色的衣服,留着利落的寸头。体格并不纤细,嗓音也偏低沉的她,与东亚地区普遍偏向白、瘦、可爱、元气的审美标准相去甚远。身穿“中国女孩”的陈珏则是从一开始就剑走偏锋,不接导师的话茬,不和其他女生接触交流。一长串铺垫,才反衬出她有故事的嗓音和闷中有趣的性格。

到了第二期,《青春有你2》又在塑造女团长相、性格的反差感之外话题加码,把名单中几位争议选手送上风口浪尖。有8年练习生经历的“回锅肉”孔雪儿提到自己“只会唱跳”,因为情感状况而饱受争议的蔡卓宜也非常隐晦地表达了自己的委屈和心酸。两人双双登上微博热搜,阅读量过亿。

《青春有你2》选手赵小棠谈及“回锅肉”

不过令人心酸的是,被蔡徐坤评价为“标准女团”的觉醒东方练习生却没能收获更高的存在感。传统意义上来讲,一个女团其实并不需要实力超群、特色出众的成员。作为一个团体,她们应当呈现的是整个表演的完整度与配合度,实现1加1大于2的效果。单个成员而非整个品牌的突出,极其容易将团体变成“xx和她的伴舞”,影响团队的长远发展。比如裴秀智与团体miss A,金泫雅与团体4MINUTE。有了之前的教训,如今的韩国娱乐公司在运营偶像团体时,也会刻意平均成员的镜头和资源,达到平均人气的目的。

只是在《青春有你2》里,那些真正适合成团、训练有素、符合传统女团标准的选手,反倒成为了最不适合这档节目的女生。她们身上具备女团应有的素养,却因为没有“重新定义女团”而变得面目模糊。尽管她们可能是偶像工业里完成度最高,对舞台的渴求最为迫切的一批人。

从根本上看,节目对于话题选手的偏向性是有理由的。三家曾制作选秀节目的平台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从根本上看是视频网站而非娱乐公司。因此平台制作节目的目的,也是为了打造爆款节目、找到足以带动话题和流量的选手,而非选出有国民度的团体、建立行业秩序。

平台性质也就决定了国内的选秀节目与韩国《PRODUCE》系列在根本上有所不同。《PRODUCE》系列背后公司CJ E&M是韩国最大的娱乐媒体平台,其选出团体并运营的本质还是依靠电视、电台等渠道推出影音内容,吸引粉丝购买变现。Melon、Genie等音源网站的实时榜单、电视台打歌节目的现场投票、线上线下专辑的售卖都是行业变现的模式。

从《Produce48》走出的女团IZ*ONE(图源:IZ*ONE官微)

但国内市场缺乏垂直的偶像曝光渠道,也没有足够量级的市场供团体生存发展。爱奇艺曾于2018年推出国内首档打歌节目《中国音乐公告牌》,试图填补市场空白。可事实证明,类似的音乐舞台秀在中国很难落地生根。除了打歌歌手少、作品差等原因,缺乏强大的服装造型团队,没有成体系且可信度高的评价系统也是阻拦节目长期发展的障碍。再加上最重要的一点,打榜需要系统的粉丝应援。可是在国内的节目监管环境下,考虑到不能“为未成年人树立不正确的消费观”,投票、打榜等行为均被禁止。包括今年2月发布的《网络综艺节目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其中也提到不能“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刻意引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助力”。没有了粉丝之间真金白银的投入,展现纯粹的表演舞台对于网站来说只是亏本买卖。

平台缺乏运营艺人团体的经验,也没有相关的舞台资源可供团体发挥。因此推出的团体内纯粹的唱跳歌手越来越少,更多的成员借偶像身份为跳板,逐步转向游戏、影视、直播、综艺等业务。团体身份成为他们配合影视宣发的额外成分,影视和广告才是成员的主营。

而对于更多国内的女团公司而言,即使看到成员的出路并非“女团”,也只能参与视频网站的选秀节目,让旗下成员获取更高的曝光度。一方面,爱优腾等主流视频网站几乎垄断了国内偶像行业的曝光渠道。另一方面,女团公司也看到了国内影视行业蓬勃发展之下巨大的人才缺口。2018年,杨超越被《中国新闻周刊》评为影响中国年度演艺人物。2019年,杨超越主演的《极限17:羽你同行》与《将夜2》开播。她的转型让大家看到资本对于女团成员的认可度,以及非科班出身的年轻人在表演上的潜力。即使实力还不足以与专业演员对戏,但在某些小制作的青春题材网剧里,男团女团成员也不失为一个明智之选。

杨超越,《将夜2》剧照

在《青春有你2》的第一期舞台上,蔡徐坤对所有训练生说:“不用着急地去回应所有的声音,你的作品就是你的舞台。”其实换个角度讲,各家视频网站也不必着急地定义中国的女团,着急地冲破大众对“普通女团”的固有认知。比起制作纯粹的唱跳偶像,全能型艺人在中国的娱乐赛道上更有历史、有经验。毕竟从香港玉女时代开始,打造“多栖女艺人”就已经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新鲜名词。

在选秀打法的日显疲态的今天,如何稳定地造星,把偶像题材玩出新花样,才是爱优腾这个阶段应该考虑的问题。当然,如果各平台能在此过程中对行业产生一点点的责任感,能给逐梦的年轻人提供一个平等展示的机会和上升渠道,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