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钟南山:没有证据表明疫情源头在武汉,建议对输入病例核酸检测

钟南山认为,新冠肺炎是一个传染性很高,病死率很高的疾病,病人是否能像天花一样一次感染就会终生免疫,现在还没有证据,所以下一步最重要的是很快要生产出有效的疫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月18日下午,广州市政府新闻办举行第46场疫情防控新闻通气会,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中国对输入性病例还是要高度警惕,建议直接进行核酸检测。

钟南山强调,新冠肺炎疫情是发生在中国武汉,但没有证据表明源头也在武汉,这是个科学问题,没有搞清楚之前下结论,是不负责任的。

钟南山表示,此前中国是在强力干预下,用比较短的时间就把(发病数)降下来了,但是输入病例的感染性很强,一点都不能放松,“对于疫情高发国家的第一波输入病人,不要看症状,而是要做检查,进行核酸检测。”

如何总结中国的防控经验?钟南山表示,高传染性疾病都有指数系数的爆发期,新冠病毒的平均传播系数接近3,非常高。在这种情况下,病毒大爆发带来了很多问题,包括病房、医护人员的缺口等等,“在应对过程中,我们学到了联防联控,就是对所有传染病从源头从上游进行预防,这是最古老但是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很多国家也应该这么做。”

钟南山认为,不能靠所谓的集体免疫来解决问题,新冠肺炎是一个传染性很高,病死率很高的疾病,病人是否能像天花一样一次感染就会终生免疫,现在还没有证据,所以下一步最重要的是很快要生产出有效的疫苗,这是当前非常重要的任务,当然,这也需要很好的国际合作。

谈到新冠肺炎病毒带来的教训,钟南山表示,这个世纪已经发生了3次冠状病毒疫情:2003年SARS、2015年MERS和现在的新冠肺炎。它们具有不同的特点,从冠状病毒对人类的影响来说,恐怕也就是这个世纪才感受到。

这次新冠病毒的特点就是有很强的传染性,“三种冠状病毒比较的话,SARS的全世界致死率是10%,MERS接近30%,新冠病毒致死率在世界上差别太大,但是均值大概在1-2%左右。为什么它的毒性这么大,这么活跃,目前还不清楚。所以,很多事情我们还不清楚,SARS发生17年来,一度把它当做是偶然事件,所以这次准备还是不足。 ”钟南山说。

对于国外的疫情形势,钟南山认为,目前新冠病毒的“震中”在欧洲,特别是意大利,所以最好采取更积极的办法,不要等到有症状了才干预,而是要更早控制,如果等到疫情越来越大就更难防控了,“传染病没有国界,任何国家都跑不掉。国家假如不进行强力干预的话,新冠肺炎不可能消失,所有的国家都要行动起来。”

钟南山说,对于如何防控,国外现在看法有点不太一样,这需要交流和吸取共同经验。中国采用的方式重点是上游,首先是围堵高疫情区域,其次是强化其他地区群防群控,这是当前已经证实是有效的措施。中国的群防群控核心就是四点,早防控、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可以发现目前这种指导思想在很多国家都实施了,所以形成共识很重要。

“中国的防控方法原则上是可以在其他国家应用的,我国的强力防控是下了很大决心,要把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平安放在第一位,最后我们做到了,虽然经济损失很大,但换来了老百姓的平安。”钟南山表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