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测温、发热、解除疑似,一位留学生抵沪后的15小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测温、发热、解除疑似,一位留学生抵沪后的15小时

“从17日下午5点飞机落地上海,到18日早上8点,在下飞机后的15个小时里,我经历了4次填表、无数次测温、1次医院核酸检查,对我来说,这15个小时虽然充满波折,但也是保证我安全的15小时。”

图片来源:unsplash

连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国蔓延。英国疫情逐步扩散,确诊人数日益增加。3月20日,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30万,而据英国官方报道,英国已经累计确诊5018位新冠肺炎患者。

一方面,祖国的疫情得到了一定缓解,让大家感到心安,另外一方面,身在异乡的中国留学生也感到了更大压力,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选择回国,寻求祖国的庇护。

在英国留学陆可(化名)每天醒来都要看一看两组数字,一组是湖北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数字,一组是英国疫情的数字。国内新冠肺炎多地“零新增”的消息让他欣喜,但看着英国日益增加确诊数字,他最终决定买机票回国。

在回国飞机落地的15个小时里,他经历了4次填表、无数次测温、因其中两次测温体温超过了37.31,他还经历了1次医院核酸检查。对他来说,这15个小时虽然充满波折,但也是保证他安全的15小时。

以下为陆可的口述:

我叫陆可,是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一名研究生,因为疫情在欧洲爆发,3月16日,乘坐东航MU552从伦敦希斯罗飞回上海浦东,那时候大多数留学生都在留英完成学业和回国之间纠结,但是我还是决定先回国写论文。

之前英国没停课,学校也不鼓励留学生回国,大家都是自己下定决心要回国。直到最近这几天,学校才和留学生说可以回国在网上学习,但这时候已经晚了,飞机票基本都买不到了。所以,我还算比较幸运,买到了回国的直飞航班。

3月17日15:50,飞机落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尽管飞机已经落地,但机长特地通过话筒,告诉每一个人要等待检疫人员上机检查后再陆续听候指令下机。

其实在飞机上,我们就已经填好健康申报表和其他表格,每个表格都清楚地写着必须如实申报,撒谎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同时机组人员还给每一个乘客测量了三次体温,上飞机前一次,飞机上测量了两次。

因为当天落地浦东的前序航班比较多,所以我们就一直等着检疫人员上来叫我们的名字。正常的话,乘客应该按照批次下机,每批大概50人,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大批量叫乘客下机之前,检疫人员陆陆续续提前叫走两三个人。

第一个被叫走的乘客是第67、68排的旅客,在我后面一个舱。飞机里的乘客都没有吵闹,就睡觉或者看手机,当时我也不紧张,大家都是安安静静地等了4个小时。直到晚上9点钟,我才被允许下飞机。

下飞机以后,当然不能直接出关,我们还要经过好几道手续。首先要排队见检疫人员,工作人员一个个确认在飞机上填过的表格上的问题,比方说最近14天有没有接触过新冠确诊病例或者疑似,然后又特别强调了,如果在申报表上撒谎,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检疫人员确认好所有信息以后,我们再通过两道体温门以后,又有工作人员在核查和询问。工作人员会核对护照和机票的信息,看旅客是从哪个国家回来的,然后贴上红、黄、绿不同的标识。

因为我是英国回来的,所以检查人员还询问了我在国外最近15天的行程,我就如实对他说,我一直在伦敦的家里蹲了两周,除了出门倒垃圾,完全没有出去过。尽管如此,因为英国现在疫情比较严重,还是给我贴了黄色的标识。

工作人员告知,被贴黄标的旅客都必须前往人员集散点进行分流,上海无住所的旅客在机场就地隔离;有住处的旅客则乘坐班车抵达留验点,在进行鼻咽拭子检测呈阴性后,再视情况决定是居家隔离还是集中隔离,如果呈阳性则将直接被送往医疗机构收治。

入关以后,会有工作人员询问我们是否需要转机去别的省份,我是上海人,所以就直接来到行李转盘处取行李。领好行李以后,工作人员会带着我们去下一个询问点,那里有人问你的隔离选择是什么?居家隔离走左边的队伍,集中隔离走右边。

在回上海前我就和家人商量好要居家隔离,届时我爸爸会陪同我一起隔离,于是我就走向了居家隔离的队伍。这个队伍是通向上海16个区派驻机场的工作人员“摊位”的,家在哪个区就找对应区的工作人员,然后他们会进一步安排大家去边上一起等大巴,送大家去对应的临时留验点做检测。之前听说是有亲属来接这个选项的,只不过现在为了家人的安全,已经全部取消了。

晚上11点多,我终于坐上大巴,大概凌晨12点多到达临时留验点等待填表、测温和鼻咽拭子检测。

因为前面一班车全是外国人,他们正在按顺序登记、测温。很多外国人不会填写中文的表格,所以工作人员需要一个个指导,甚至还需要拿翻译器翻译成他们的语言,所以耗时比较久,但是我们车上的人也没什么怨言,大家都还是比较理解的。

大概在凌晨3点左右,才轮到我们登记,第一步就是填表,然后测体温。其实回国的路上,我们已经填写了很多表格,算上临时留验点的纸质表格,我们一共填写了四次表格。

在机场填写的两个电子版表格和一个纸质版表格内容比较相似,主要是最近14天有没有接触过新冠确诊病例或者有过症状之类的。在留验点填写的表格是浦东卫健委的集中隔离登记,也要填写航班和个人信息。

我个人觉得,不同的表格可能要给不同的部门,虽然多次填表有点麻烦,但这是对每一个人都负责,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后来测额温的时候,我的温度是37.4,体温不达标。工作人员立刻把我和别的乘客分开,送去了一个独立的小房间,又用水银让我测量了两次体温。水银测温结果是37.0和37.3,属于低温发烧,工作人员立刻为我叫了救护车,准备把我送去医院。我一个人就继续在小房间默默等待120的到来。

凌晨4点的时候,留验点来了一辆救护车,但在我之后又有一个12岁的小姑娘被查出体温不达标,好像温度更高,于是救护车先把小姑娘拉走了。我记得,小姑娘当时很难过,头低下来也不说话。医院开始不让家属陪同,后来又觉得小姑娘太小了,就叫了她的监护人一起去医院陪同检查。

4点半的时候,第二辆救护车来到留验点把我拉去了浦东新区周浦医院,到医院后就开始准备抽血、检测核酸、拍摄CT检查肺部是否有阴影,费用需要自理。检查前,医生让我再用水银测量一次体温,结果温度显示36.5,尽管当时显示不发烧了,但还是要例行检查。

大概6点多,我完成所有检查项目以后,继续在医院等待检查结果。早上7点,一个医生单独和我说明了身体情况,明确告诉我抽血和CT检查没有问题,但是核酸结果还要更久一点才出来,不过已经可以确定是没有被感染的。知道自己是健康的,心里舒了一口气。

这时候,我还特地问了一下医生昨天那个小女孩是不是健康的,因为我觉得12岁真的太小了,所以比较关心她的情况。医生告诉我,好消息是,昨天晚上送来的4个人全部没有问题。

因为上海是严格要求每个人由120接至医院,再必须由120送回去,所以我在发热门诊等到早上8点左右,救护车又把我接回到临时留验点。回到留验点以后,要再次测量体温,这两次我的体温分别是37.2和36.9,不属于低烧了。

测完体温以后,工作人员再为我做了鼻咽拭子检测,昨晚来的人都已经测试过,而我因为昨晚直接被拉去了医院,所以只能回来以后再检测。工作人员拿着冰淇淋那样的小棒伸进我的喉咙,全程大概10多秒钟,没有很大的不适感。

随后,工作人员就带我去了临时隔离房间,她还特别暖心地和我说:回来就好,安全多了。

从17日下午5点飞机落地上海,到18日早上8点,在下飞机后的15个小时里,我经历了4次填表、无数次测温、1次医院核酸检查,对我来说,这15个小时虽然充满波折,但也是保证我安全的15小时。

因为昨天晚上整整提心吊胆一夜,所以18号的上午,我在临时留验点整整睡了一上午,直到中午12点左右,我才睡醒。睡醒发现,11点的时候,手机上多了一个未接的陌生电话号码。过了一个小时,这个电话又打过来了,电话那头的人说是我家辖区的派出所,查询到我昨天有回国记录,所以打来电话询问一下隔离情况。

每到饭点的时候,留验点的工作人员都会敲敲我的门,打开门就能发现,饭已经放在门口了。

直到18号下午2点,我接到了留验点工作人员的电话,电话通知我医院的核酸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是阴性,社区正在准备大巴把我接回家。挂电话后,我就开始收拾行李,等待大巴的到来,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下午5点,我走出留验点,到了上车的集合点。还有3个人和我同行,他们也住在我家附近,原本能坐8个人的车,为了保证安全只载了我们4个。

到家以后,社区专门打电话来告知,可以帮助居家隔离的人买菜,生活上有需求都可以给社区打电话,帮助解决。

这时候,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回家真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