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巴中:国企股东要求企业提供财务数据,为何走上了司法程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巴中:国企股东要求企业提供财务数据,为何走上了司法程序?

自2016年至今,陈亮兵不知自己当初入股的资金是亏损还是,3月18日又被股东会免去法人职务,如今,他已向平昌县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金麓置业开发的樱花庄园。图片来源:邱泽相/摄

文 | 邱泽相

“按照公司章程,公司股东享有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议记录、董事会决议、监事会决议和财务报告的权利,然而,我作为公司的股东之一,在向公司提出要主张上述权利时,却屡遭拒绝,如今,无奈要通过司法途径”。

近日,作为四川金麓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国有控股90%,以下简称:金麓置业)股东企业之一的巴中天姿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以下简称:天姿公司)法定代表人陈亮兵向界面四川讲述了他作为金麓置业的股东,近6年来,却无法享有股东权利查看公司财务数据一事。

入股

“2013年6月前,我一直供职于四川省巴中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国有控股90%,以下简称:巴运集团),2013年5月21日,巴运集团成立了四川巴运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运置业),当年6月,我便由巴运集团委派至巴运置业任副总经理职务,并于同年11月8日因巴运置业股改由巴运集团免职。”陈亮兵介绍,巴运置业注册资本1000万元人民币,实缴资本1000万元人民币,公司主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项目投资开发等。

据陈亮兵介绍,2013年11月18日,巴运置业实现了增资扩股,四川金翔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国有全资,以下简称:金翔置业)向巴运置业增资1000万元人民币。

巴运置业增资扩股方案。图片来源:邱泽相/摄

界面四川通过查询发现,金翔置业是由四川省水电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达州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达州电力集团有限公司三方参股的一家国有全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6000万元人民币,公司主营土地整理、房地产项目投资。

“按照双方合作约定,巴运集团和金翔置业共同委派至巴运置业3名高级管理人员,其中巴运集团委派两名,金翔置业委派一名”,陈亮兵告诉界面四川,巴运置业实现增资后,为了把管理层和企业所有者合二为一,使管理层同时也是公司股东,将企业的利益与风险同经营者捆绑在一起,便设置了管理层岗位股,“管理层持股巴运置业10%的股权,对应向巴运置业增资222万元人民币”。

陈亮兵向界面四川出示了一份巴运置业管理层持股方案,按照方案显示,巴运集团委派的高级管理人员和金翔置业委派的高级管理人员按各50%的比例,共同出资设立一家平台公司即“天姿公司”,再由天姿公司向巴运置业增资,从而实现管理层持股。

巴运置业管理层持股方案。图片来源:邱泽相/摄

持股方案中指出,天姿公司实际的经营范围是集合有资格成为巴运置业实际股东的巴运置业高级管理人员的资金向巴运置业进行股权投资,除此,不得实际经营其他任何项目;同时要求天姿公司的股东只能在巴运置业任职,除此,不得在其他任何单位任职 ,但经巴运集团和金翔置业共同同意的除外。

“按照持股方案,天姿公司注册资本为230万元人民币,我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双方的高级管理人员为股东。”陈亮兵说,当时金翔置业只派了一名叫李勇的管理人员,所以他一人出资115万元人民币,持股天姿公司50%;而巴运集团则派了他和同事黎向阳,其中黎向阳出资69万元人民币,持股天姿公司30%,他自己出资46万元人民币,持股天资公司20%。

通过增资扩股后,巴运置业实际注册资本由原来的1000万元人民币,变为2222万元人民币,公司股东则由原来的巴运集团1人,增加为巴运集团、金翔置业、天姿公司等3人,按照实际出资比例,巴运集团和金翔置业各持巴运置业45%的股份,天姿公司持巴运置业10%的股份。

“2013年10月28日,巴运集团第十六期董事会、监事会表决一致通过了四川巴运置业有限公司管理层持股方案和增资扩股方案,并随后报经巴中市国资委批准。”陈亮兵告诉界面四川,2014年1月,巴运置业更名为四川金麓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注册地为四川省平昌县。

巴中市国资委批复同意巴运置业增资扩股方案。图片来源:邱泽相/摄

2019年巴运集团实现了企业改制,由国有参股企业转为绝对国有控股企业,由此金麓置业也转为了绝对国有控股企业。

调离

公开资料显示,金麓置业在平昌县开发建设了占地60亩的别墅楼盘“樱花庄园”。项目总户数192户,容积率1.09,绿化率35%,项目主要由联排,双拼,叠拼以及花园洋房等四类产品组成,目前项目仍处于在售。

金麓置业开发的樱花庄园。图片来源:邱泽相/摄

“2016年7月7日,巴运集团发文调我回集团公司任职财务部副部长,同时免去我金麓置业副总经理职务。”陈亮兵介绍,按照当初巴运集团批准的管理层持股方案和金麓置业的公司章程约定,天姿公司的股东不再担任金麓置业的高级管理人员时,即丧失天姿公司股东资格,其所持股权按照金麓置业股东会的安排转让给新任职的高级管理人员,转让价格以离职时对天姿公司实际评估价值对应转让股权的价值。

巴运置业公司章程指出股东可享有的权利。图片来源:邱泽相/摄
巴运置业管理层持股方案中指出天姿公司股东资格的丧失和退出机制。图片来源:邱泽相/摄

“从2016年离职,到现在近4年了,我多次向巴运集团提出按当初约定转让手中持有的天姿公司20%的股权,但都被拒绝。”陈亮兵告诉界面四川,按照约定,他离职后即丧失股东资格,金麓置业的股东会理应受理他的股权转让。

问题

据陈亮兵介绍,自他离职后,金麓置业不仅不受理他的股权转让,对于他多次提出要求提供金麓置业几年来的财务数据一事也不予理会。

“按照公司章程,公司股东享有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议记录、董事会决议、监事会决议和财务报告的权利。”陈亮兵告诉界面四川,他作为天姿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金麓置业的股东之一,有权要求金麓置业提供股东会议记录、董事会决议、监事会决议和财务报告。

2018年陈亮兵以天姿公司名义发给金麓置业要求提供相关财务数据和会议记录的通知。图片来源:邱泽相/摄

然而,从2014年至今,在陈亮兵的多次要求和法院调解下,金麓置业仅仅是向其提供了公司部分股东会决议和部分未盖章的年度财务报告,对于股东会议记录、董事会议记录和每月的财务报表并未提供。

“只有通过月度财务报表,才能对公司资金使用和流向作大致的了解,但金麓置业给我的回复就是不得提供”陈亮兵说,他工作近二十年了,对财务管理有一定的经验,而金麓置业是一家国有控股的公司,如果不愿意提供月度财务报表,可能另有原因。

陈亮兵告诉界面四川,他于2016年从金麓置业离职,对于他要求的股权转让公司并没有受理,而他要求提供的公司股东会议记录、董事会议记录和每月的财务报表,公司也没有提供,如今,他不知道自己当初入股的资金现在到底是处于亏损还是盈利。

带着陈亮兵的疑问,界面四川致电了金麓置业现在的董事长张冰涛,他表示自己刚到金麓置业任职几个月时间,对于之前的历史遗留问题一直是总经理黎向阳在处理,他自己并不清楚。

随后界面四川来到了位于平昌县的金麓置业,公司总经理黎向阳以不方便为由拒绝见面。

据了解,3月18日,天姿公司召开了2020年第一次股东会,这次股东会陈亮兵没有参加,会议决定免去他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职务。如今,陈亮兵已向平昌县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对于此事,界面四川将持续关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