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罕见!长江证券原副总内幕交易获利近千万,公司为捂住秘密成立慈善基金处理非法所得

法院已冻结长江证券公益慈善基金会中国工商银行账户内的钱款,其中702万元作为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后上缴国库,702万元折抵所判罚金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马晓甜

编辑 |

1

因在公司借壳上市期间实施内幕交易,长江证券原副总裁吴丕斌以获利百万换来了牢狱之灾。不过当长江证券时任领导知悉了这一情况后却选择秘而不宣,通过成立公益慈善基金会来处理这笔非法所得,这样的处置方式是否妥当?

根据3月26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披露的刑事判决书,2006年某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后更名为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参加某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石家庄某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重组,与某石化进行磋商。

同年4月,被告人吴丕斌被任命为某证券副总裁、北京代表处负参与本次资产重组;9月13日,某石化初步确定某证券参与重组某炼化;11月24日,吴丕斌参与某证券与某石化签署合作备忘录和保密协议;12月9日,某炼化就此次资产重组发布公告。

经证监会认定,某炼化重组事宜在公开披露前属于证券法规定信息,形成时间不晚于2006年9月13日,至同年12月9日公开,吴丕斌知悉上述内幕信息,属息知情人。

2006年11月28日至12月5日间,被告人吴丕斌利用知悉某炼化重组内幕信息,通过其实际控制的证券账户买入某炼化股票,交易金额共计人民币156万余元,售出后非法获利702.051876万元。

2019年7月30日,被告人吴丕斌被抓获归案。侦查机关依法冻结涉案钱款1500余万元。

结合判决书信息和公开资料可推断出,上述“某证券公司”即为长江证券,“某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石家庄某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即为中石化子公司S*ST石炼化。

2007年12月19日,公司通过中国证监会批复正式更名为“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并于当年的12月27日借壳S*ST石炼化上市成功,正式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据长江证券时任董事长胡运钊证言,2006年,长江证券筹划上市,因上年度亏损不满足首发连续三年盈利条件,只能考虑借壳。恰好中石化要整体上市,证监会要求其旗下上市公司退出,长江证券与中石化沟通借壳。吴丕斌是长江证券副总,代表公司与中石化联系。2006年底,中石化同意长江证券借壳S*ST石炼化。之后,吴丕斌说他在S*ST石炼化停牌前买了该公司股票,收到了敲诈短信。为避免对长江证券产生负面影响,胡运钊和公司副总裁李国洪商量后,决定让吴丕斌把获利捐给长江证券公益慈善基金会,该基金会成立就是考虑到吴丕斌非法获利的处理问题。

胡运钊还称,吴丕斌不适合继续担任长江证券高管,2009年8月左右,长江证券证券召开董事会宣布吴丕斌辞职。

而吴丕斌侄子则证实,2006年,他到证券公司开户,后将该账户及关联第三方银行存管账户交给吴丕斌使用;吴丕斌还控制其他两个账户。吴丕斌告诉他S*ST石炼化要重组,这只股票很好,让他买一点。证监会工作人员找他谈话前,吴丕斌和他商量对策,到国家图书馆查了报纸、杂志等。其将这些资料交给证监会,谎称购买S*ST石炼化股票是他分析出来的;他跟吴丕斌核算购买S*ST石炼化股票获利金额,后通过三个账户将钱款捐到长江证券公益慈善基金会。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吴丕斌作为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在对证券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尚未公开前,买入该证券,其行为已构成内幕交易罪,且系情节特别严重,依法予以惩处。法院于2019年12月20日一审判决,吴丕斌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2万元;在案冻结长江证券公益慈善基金会中国工商银行账户内的钱款,其中702万元作为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后上缴国库,702万元折抵所判罚金刑。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长江证券时任董事长胡运钊、副总裁李国洪以及涉案的吴丕斌相关亲属都知悉吴丕斌内幕交易的情况,属于共同违法,肯定应追责,责任的大小要看调查结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