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日本全民战疫成绩优异,现在就看4月能否顺利“毕业”了

面对疫情,日本虽然“佛系”,但是全民自觉重视,再加上一些措施得当,做得还算不错。不过,3月底4月初的毕业季有可能把之前的成果打破。

东京上野公园。摄影:李竟

文 | 李竟

作为中国的近邻,日本也是除中国外最早发现新冠病例的国家之一,之前还接下了“钻石公主”号那块烫手的山芋。但是从第一例病例发现到现在,日本仿佛一直都“还好”,虽然也出现了如爱知县的医院等几次聚集性发病的情况,但诸如韩国早起那般的大流行一直并没有来临,更没有像欧美这般大爆发的惨状。

这是为什么呢?如果是因为日本的一些措施预防得力,为什么我又要说日本可能控制不住了呢?

日本在发现病例到现在,保持了长期的稳定是有一定的原因的。我认为这些原因可以总结为以下三点:

一、日本全民良好的卫生习惯

相信很多人都发现了,东亚地区在这次疫情中相对欧美国家展现出的一个“优势”,就是戴口罩的习惯。这个不起眼的习惯,这次却救了东亚很多民众的命,而也让欧美国家尝到了自己对口罩谜之抗拒的苦头。

欧美一直以来都有一种教育就是“生病的人才戴口罩”,换句话说就是“戴口罩就是有病”,所以别说没病预防,就是生病的人因为不想引来他人非议,都不愿佩戴口罩,可以理解成这是一种“文化差异”。

截至3月27日,日本累计确诊新冠肺炎1500例,而海外疫情最严重的三个国家:美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确诊病例已分别超过10万例、8万例、6万例,意大利的死亡率已经超过10%。

即使如此,西班牙民众还是要不戴口罩出门遛狗(听说还有租狗服务,有的狗甚至一天被遛48次);而据家住美国的好友说,她因为戴口罩出门买东西而被一个身材魁梧的白人壮汉追着骂,吓得甚至买了辣椒喷雾。虽然只是个例,但是也能对欧美民众对于口罩的“抗拒”窥豹一斑。

相比之下,东亚地区则一直都有“口罩文化”。

以日本为例,来日本旅游过的朋友肯定都有过类似困惑,为什么大街上戴口罩的日本人这么多,看上去冷冷的,让人觉得日本是个冷漠的民族。其实这是因为,日本有一种“国民病”,也就是花粉症。学日语的时候我甚至读过一篇阅读,大意是说,春天几乎是全世界文化中最美好,最让大家喜爱的季节,但是在日本却并非如此,就是因为“花粉症”的存在。

因为花粉症,从冬春交接开始,即使没有大规模疾病的传播,日本也几乎有50%的人出门就会佩戴上口罩,冬天容易流感也要戴,在口罩文化的影响下,大家都觉得戴口罩是一种保护自己和他人的正常行为,不会产生任何抵触。这次新冠开始流行之后,在一只口罩难求的情况下,大街上戴口罩的民众甚至达到了70%左右(有人说早就应该全民都戴了,这就要了解一下国情差异了,日本作为民主国家,很难强迫民众“必须”去做某事,只能号召,你可以理解成,这70%都是自愿戴的)。

除了口罩之外,日本人还有一些平时就保持的良好的生活习惯,也间接起到了延缓新冠肺炎流行的作用。比如日本的“玄关文化”,也就是说在进家门之前要先脱鞋,再把在外穿着的衣服一起留在玄关处,这就做到了内外有别,无形之中起到了把病毒细菌都阻断的作用。还有比如说商场饭馆等公共场所门口都会有免洗的消毒洗手液提供,大家路过都会习惯性挤一点擦一擦手。

有人说这些都是小事,而正是这些渗透到生活中的“小事”,虽并非刻意为之,但如果人人都做,反而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二、健全而稳定的基层健保制度

因为我2月初得了急性支气管炎(已经痊愈了),有幸体验了一下日本医疗。在这里也简单介绍一下日本的医疗制度。大家都知道武汉的疫情之初之所以民众恐慌,很大一个原因就是“看不上病”、“住不了院”等等,医疗资源最初发生挤兑,患者得不到及时救治,在出台所有新冠患者的治疗费由国家负担的政策之前,医疗费也很高,早期就有一个怀孕6个月孕妇,因为丈夫实在无力负担高达2万元/天的医疗费而放弃治疗的情况。

而在日本,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

为什么呢,首先日本有较为健全的医疗分级制度,有病先去家附近的诊所,诊所做出初步的诊疗判断,如果没什么大问题诊所医生就会给患者开药回家自行服用就好了。如果医生判断患者确有需要去综合病院进一步做检查或者住院治疗,才会给患者开介绍信,患者拿到介绍信才能去对应的综合病院诊治。

在日本当上医生需要通过严苛的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再加上诊所的医生大多都是医学世家,才有自己开诊所的可能,基本不用担心医生的医术问题。而诸如拍X光片的简单检查,诊所就可以完成,在这一层,就能很好地避免病患过于集中,既得不到良好的救治,也有可能发生医疗资源挤兑的问题。

除此之外,只要参加日本基本的国民医疗保险,报销比例可以达到70%,另外的30%只要你有正当的工作或者在读大学,工作单位和学校的保险也会报销大部分。如果真的不幸得了大病,每月一个家庭医疗费超过8万日元的部分,国家兜底。也就是说不管什么病,一个家庭每月医疗支出最多就是8万日元,约合5000元人民币左右。

再加一句:新冠肺炎,不分国籍,也是全部免费治疗。

三、发现新冠病例之后采取的一些有效手段

很多媒体都说日本的疫情对策“佛系”,其实还是那句话,国情不一样。即使是佛系的对策,也有一些可取之处,比如说,如果你觉得自己身体不适,去诊所看过也不管用,有高度疑似新冠症状的话,需要先打电话给厚生劳动省(类似中国卫健委)咨询,他会根据你的情况告诉你可以去哪家定点病院做检查,在这一层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人群聚集,也能让“定点医院”接收患者更加准确而高效,避免医疗资源的挤兑和浪费。

再比如说北海道的做法,通过邮局系统给全市每户家庭派发口罩,每个家庭7个,虽然很少,但可以让人心安(北海道也是因为很多优秀的操作从病患最多变成了现在几乎清零)。

好了,优点说完了。我再说说为什么觉得日本要控制不住了。

因为4月了。

4月怎么了,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呢?

4月是日本的毕业季。

如果说这之前日本虽然佛系,但是因为全民自觉重视,再加上一些措施处理得当,做得还算不错的话。3月底4月初的毕业季可能要把之前的成果全都打破了。

国内武汉的这次新冠肺炎从12月开始出现病例,为什么到1月中下旬开始集中爆发并且影响全国呢,除了有流行病学的传播规律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因为适逢双节(元旦、春节),人群高度流动和高度集中。大家都忙着采购年货、聚餐聚会,走亲访友,春运回家。人的流动相当于是给病毒的传播“铺好了路”。

同样,4月的毕业季对于日本来说也有类似的含义。昨天出门办事,我就发现地铁站周围的饭馆,排满了等位的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因为要聚餐要合影,没有人戴口罩。电车站里也多了很多穿着卒业二尺(日本学生毕业时穿的和服)的小姐姐,旁若无人地在地铁站里合影,也没有戴口罩。

毕业季之后,日本的大学生和我们一样面临着是留在大城市工作还是返乡的难题,春假的到来,在家呆不住的学生们也想着出去玩。而东京的中小学,更是在本周已经全面复课了。这些此前都没有的因素汇集起来,会不会造成新一轮病毒的大爆发呢?

谁也说不好。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消息,截至3月27日下午,根据日本各地的地方自治团体和厚生劳动省通报的数据,当天新增感染者102人,为日本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感染者增长最多的一天,累计确诊病例1503例,其中死亡51人。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说,要看未来三周疫情的发展情况,如果疫情真的有“感染大规模扩大”的风险,可能会考虑东京封城。其实基于之前的形势,已经有很多民众自觉待在家,尽量不出门了,没想到几周之后还有几周,看来还是要做好持久战的心里准备。

希望疫情早日平息,明年大家都能来看樱花啊。

(本文作者李竟为媒体人,旅居日本东京。)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