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直击浦东机场“130模式”:重点排查“无症状”入境旅客

直击浦东机场。

文: 应琛 王煜

来源:新民周刊

“你好,欢迎回国。你是从哪里飞回来的?”海关关员一边拿着旅客的健康申明卡,一边开始询问。

“从英国回来的,在莫斯科转机。”该旅客回答。

“是在那里留学吗?在英国哪个城市?”海关关员继续问道。

“我在英国利兹上学。”旅客答。

“没有去过伦敦吗?”海关关员追问。

“没有。”旅客答。

“那你是哪里坐飞机的?”海关关员进一步问。

“在伦敦。”旅客答。

“这不是去过伦敦吗?所以你这栏也要把伦敦填上,让我们能够更完整地了解你的行动轨迹。”海关关员解释道,“那在英国的时候,出门频率如何?出去的时候会戴口罩吗?”

……

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重点地区旅客通道的M层,浦东机场海关设置了健康申明卡审核区和流调岗位。两排长桌一字排开,约有50个海关关员在此收验健康申明卡,核对姓名、护照号等基本信息,以及通过仔细询问开展初步流行病学调查。

自3月25日零时起,虹桥机场暂停所有国际、行政特区(含港澳台)的进出港航班业务,虹桥机场所有的国际港澳台的航班转至浦东机场运营。

同时,截至3月27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54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其中,上海17例居首位。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防疫压力可想而知。3月27日,记者来到浦东国际机场,探访疫情防控闭环管理的“第一环”,直击上海海关在入境检疫、通关等各个环节如何实现有效实现闭环管理。

与市区街上、商场逐渐恢复往日的人流,各餐饮、娱乐场所有序复工截然不同,这里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也让记者切实体会到防疫形势仍不容松懈。

浦东机场海关“120”“130”并用防疫把牢国门

1

3月27日上午9点17分,从莫斯科飞抵上海的SU208航班缓缓落地。浦东机场海关值机处的两名海关关员第一时间登上飞机,对机上388名旅客和15名机组人员开展了登临检疫。约2个小时后,机上人员开始分批下机。

排队递交健康申明卡

在莫斯科读研二的小翊刚刚完成了M层的健康申明卡的审核,正在排队等候提交健康申明卡。他告诉记者,自己是从莫斯科直飞回国的,飞机上还有很多其他地方转机的乘客,“人挺多的,大多数都是留学生的样子”。

在被海关登临检疫的关员喊到名字,经过测温和健康申明卡初审后,小翊是较早下飞机的旅客之一,“因为不能一起下来,他们是分批放人的”。

小翊坦言,俄罗斯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虽然不多,但每天都在稳定地增长几十例,也不见当地采取一些防控措施来遏制疫情的发展,随时都有暴发的可能,跟家里人商量后决定还是回国,“尤其是我父亲是学医的,他听了我讲述当地的一些情况后非常担心”。

小翊称,他买机票时并不难买,但价格非常高。他花了1万多元买的机票,而平时可能只需要两千多元,“但觉得还是国内安全,疫情防控做得比较到位。从落地浦东机场就可以明显感受到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很认真,让我放心了不少”。

据报道,俄罗斯政府总理米舒斯京26日授权俄各航空公司,从27日起暂停运行所有国际航班,包括定期航班和包机,只执行俄罗斯从疫情严重国家撤侨的航班。

“听我朋友说,我这架航班可能是最后一个飞出来的航班了。”在回国的一路上,小翊仅在两次用餐时短暂地取下过口罩。

身为甘肃兰州人的小翊原本已经买好了当天下午三点转飞兰州的机票,但由于上海入境政策的调整,他或许将在上海接受14天的集中隔离。对此,他表示理解,“能回国就已经很满足了,接下来全力配合这里的工作,不给大家添麻烦”。

旅客进入测温区域

过了没多久,在英国威尔士读大二的小杰也从M层走入排队通道。他不仅戴着N95口罩,身上还穿着防护服。

“防护服是在当地花了40英镑,差不多360元人民币买的。现在口罩比较难买,我们留学生一般通过中超或者在网上购买,但也会买不到。”小杰说,英国对于疫情完全不防控的政策让他十分担心,从3月初就一直在看回国的机票,“很难买,我这次是花了21000元,从莫斯科转机回来的,后面这一程还是超级经济舱,没有别的选择了。以前放假回国时,直飞大概在8000多元”。

回国前,来自山西晋中的小杰就已经在网上了解了上海口岸的相关入境政策,知道自己有可能会在上海接受隔离,他并没有购买回山西的机票。

“先回国,再看这边安排,最后如果要隔离就去隔离。到时,再回家也不迟。”小杰坚定地表示,如果英国疫情不能够得到控制,原本明年就要毕业的他即使放弃学业也不会回去,“学校已经停课,并且说取消这学期的考试。我可能先在国内上网课,就是克服一个时差的问题。接下去,回不回英国再看具体情况”。

2

大约上午12时30分,记者在海关临时搭建的二次流调和医学排查等候区又见到小翊。小翊告诉记者,由于自己有一些干咳症状,在递交完健康申明卡和接受流行病学调查后就被带到了这里等待进一步排查。

在这里,大约有三四十名旅客都在等待海关的流调医生给他们做更详细的流调和医学排查。大部分都是留学生模样。他们也向记者表示了自己的理解,愿意全力配合排查工作。

海关流调医生正在开展详细的流调

在等候区外,还有一部分旅客正在等待海关安排的车辆送去集中采样点,进行核酸检测。

而在一旁的流调室,记者还见到了两名等待120转诊的留学生小孙和小郑。

2000年出生的小孙是在英国利兹读大一,1999年出生的小郑则是在英国伦敦读大一。他俩并不认识,但坐了同样的航班回国。

两人都主动申报了自己有干咳的症状,已经断断续续好几周了。小郑同时还有一点胸闷,且他所在的学校经当地报道出现过两例确诊病例,虽然他与这两人都不认识,也没有接触过。

经过浦东机场海关旅检处二科流调医生王静详细地询问和判断后,两人均符合120转诊的标准。

得知这一结果,小孙显得有些紧张。他和在山东青岛的父母通完话后,神情才稍微放松了一些,“父母肯定是担心的,但他们叮嘱我要听从工作人员安排,到了上海就放心了”。

上海人小郑也和父母取得了联系,“父母也是很支持我主动申报症状的,毕竟这是对大家负责。而且到了医院检查过后,无论结果如何,都是让所有人放心,该治疗治疗,该隔离隔离”。

小孙和小郑在海关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等候120转诊

王静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这段时间每天从上海浦东入境的旅客达一万多名,她每天要做详细流调的就有几百个,“我们是24小时轮班,每班只有4个流调医生。老实说压力还是很大的,一套防护服穿在身上四五个小时不脱是很正常的”。

从防国内疫情时,王静就一直在浦东机场一线开展流调工作。据她观察,近期的流调主要集中在留学生身上,“近期入境旅客中,留学生差不多占到90%,主要是英美两国回来的”。

据上海市卫健委的最新数据,截至3月27日,上海在院治疗的输入病例为146例(含境外输入性139例),其中英国最多,占50例。另据观察者网报道,目前,从输入型病例来源国来看,欧洲为疫情最大输入地区,最大疫情来源国为英国。

王静表示,旅客申报的各种症状的都有,基本上以呼吸道症状为主,很多时候旅客体温是正常的,但伴有较明显的症状也会被要求接受排查,“我们会复测体温,详细询问他们出现症状的时间,旅行史、服药史,以及接触史等”。

“符合标准的,我们就会采取120转诊,对一些有风险但不构成转诊的,我们也会安排到海关的集中采样点进行核酸检测,根据结果决定是集中隔离观察还是送往指定医疗机构。”王静进一步说明,做一次流调一般10到15分钟,但遇到复杂的情况有时需要半个小时以上。“我有碰到过每个症状都打钩的旅客,他是转了三四次飞机才到上海的。为了抢机票,他熬了几天夜,严重睡眠不足,加上长途飞行的劳累,然后就出现了一系列的症状,还有人因为怕感染,心理压力太大,也会出现咽干、嗓子疼的症状。”

海关流调医生要做的就是排除其他原因引起的这些症状,最终给出一个最恰当的处置。

当天下午,郎朗、吉娜夫妇从法兰克福飞抵上海。他们当然也没有任何特殊待遇,同样按照相关要求入关。郎朗和吉娜在填写健康申明卡时对海关关员表示感谢,吉娜更深深鞠躬90度。记者获悉,他们随即将进行14天的隔离。

郎朗与吉娜 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海关旅检处张澍副处长介绍,首先通过登临检疫的初步排查,将重点国家地区入境的人员和非重点国家地区入境的人员做一个区分,分别由不同的通道进入航站楼。

目前,海关对所有重点国家的航班及入境人员,实施更为严格的100%登临检疫、100%体温监测和100%健康申明卡审核。同时,对非重点国家的航班全力实施100%登临检疫,对入境人员实施100%体温监测、100%流行病学调查和100%健康申明卡审核。

缘何非重点国家航班反而会多一个100%的流行病学调查,张澍解释道,因为很多国家取消直航后,有相当一部分重点国家地区来的旅客会转机通过非重点国家地区的航班入境,“我们需要把这部分重点旅客排查出来。因此在非重点国家地区旅客通道的M层,我们除了健康申明卡审核之外,还多了一张流行病学调查表格,海关关员会把表格上的问题都询问一遍”。

有一个数据也能反映非重点国家的航班进行100%流调的必要性。3月20日,通过海关流行病学调查统计数据显示,其中有重点国家旅居史的入境人员共计7544人,占入境人员总数的67%,但在这当中有3616人为经非重点国家转机入境。海关通过现场流调排查发现,全部转入集中隔离点实行14天集中隔离。

3月26日17时左右,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决定,自3月26日18时起,对入境来沪的全部人员,一律实施为期14天的隔离健康观察(对入境的外交人员和从事重要经贸、科研、技术合作的人员,另有规定的按规定执行)。

“这个政策出来之后,今天(3月27日)我们在现场就取消了贴黄绿标的步骤。但海关仍会对所有入境的人员进行大力度的排查,把风险最高的人群有效控制。”张澍表示。

记者了解到,目前,海关对有明确症状的旅客立即启动“120模式”,直接由120车辆转运至指定医疗机构诊疗;对症状不明显但有旅居史、风险较大的旅客启动“130模式”,直接转运至指定隔离点,集中采样,根据检测结果,再做后续处置;对于无明显症状、无旅居史、无接触史的旅客,海关予以放行后,会由后续的相关部门进行严格的管理。

3

事实上,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相关政策每天都会有新的调整。

3月27日,按照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相关部署,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决定,从即日起,凡需经上海口岸入境转往其他省市(除苏浙皖外)的人员,一律在沪实施为期14天的隔离健康观察。对上海口岸入境转往苏浙皖三省的人员,继续发挥长三角联防联控机制作用,由三省派驻工作组到本市机场直接送至目的地,确保做好封闭式转送保障工作。

当天稍晚时,上海再次发布新规——从3月28日零时起,对所有入境来沪人员一律实施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健康观察。

与此同时,3月26日晚间,中国民航局发布公告,自2020年3月29日起,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在抵离中国的航班上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确保客座率不高于75%。

民航局运输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根据这一措施,每周航班量将下降到130班左右。经测算,每天通过航空入境的旅客人数将由目前的2.5万人降到5000人左右。

海关关员对旅客进行测温 上海海关供图

“我们现场的一线工作人员真的非常辛苦,这段时间几乎是24小时不眠不休地工作。所以我们也是希望这些政策的发布,能使我们工作量有所下降,给一线人员一个喘息的机会。”张澍表示。

虽然从上海市层面来说,已经要求对所有入境来沪人员一律实施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健康观察。但从海关总署的角度来看,根据全世界疫情的暴发情况,海关总署经过风险研判,仍会有一个重点地区的名录。

“越是高风险的人群越是要前道控制,所以我们仍然会花同样的精力做好每一个旅客的排查。”在张澍看来,作为全国对外开放的重要口岸,从上海入境的人员始终在全国居首位,因此上海的防控压力可想而知,“但我们口岸,包括海关和其他联防联控的单位会携起手来,与地方卫生部门一起,把口岸的防控工作做实做细,把防线扎实扎牢”。

截至目前,上海海关从全关范围紧急调配关员支援空港一线。由原编制在岗的500人增加到了1339人。24小时不间断运作,全面强化口岸现场的检疫力量。同时,上海海关还根据境外疫情形势变化和上海口岸疫情防控需要,着力做好后续增援人员储备与调配工作,视防控需要,随时调配到岗。

来源:新民周刊

原标题:直击浦东机场“130模式”:重点排查“无症状”入境旅客

最新更新时间:03/28 22:1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