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为荣誉而战:被解雇的伦敦银行家与老东家对薄公堂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荣誉而战:被解雇的伦敦银行家与老东家对薄公堂

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所有人都知道,一份有污点的简历足以终结在金融城的职业生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里没有假发,没有法官服,也没有皇家法庭华丽的排场。但对于伦敦金融城的弃儿们而言,这里有挽回声誉的机会。就算正义未能伸张,得到一点金钱补偿也是好的。

在伦敦东部道格斯岛(Isle of Dogs,又译“狗岛”,是伦敦金融区所在地)上的那幢乏味的政府大楼里,以及在它西边六英里(约合9.6千米)的另一栋建筑中,曾经飞黄腾达的前投行交易员们正在与银行巨头战斗。这些投行曾使他们沉浸在六位数的工资支票之中。

保罗·卡赖尔(Paul Carlier)正与劳埃德银行(Lloyds Banking Group Plc.)对薄公堂;米尔科·奥斯登多弗(Milko Ostendoff)要起诉巴克莱银行;佩里·斯迪姆普森(Perry Stimpson)正和花旗银行打官司。

他们在英国司法体系最低一级——就业法庭(employment tribunals)上为自己辩护,为的是竭力洗清自己的名誉。至少,这能宣泄些许怒气。三人已悉心收集证据和钻研法律长达几个月甚至几年,等待着质问前任老板们。在他们看来,这是为了澄清真伪。

听上去这可能是冷酷的复仇。三位雇员中,有人是因表现差劲而被扫地出门。其他人则因牵涉操纵市场丑闻而被开除——公司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平复这些丑闻。虽然法庭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但前投行雇员倒戈起诉老东家的案例确实与日俱增。

不过,在这两家无足轻重的准法庭上,赔偿金数额与金融城的标准相比微不足道。胜诉原告在这里获得的平均赔偿是5000英镑(约合人民币4.86万元)。

职业复兴

再说一遍,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这些诉讼引来了整个金融城的关注。许多人对此产生共鸣:与前东家打官司的也可能会是我。所有人都知道,一份有污点的简历足以终结在金融城的职业生涯。银行方面则坚称,解雇这些员工是有正当理由的。

正因如此,前外汇交易员卡赖尔展开了反击。他声称,劳德埃银行在他揭发不正当交易后将他解雇。

拖着满满一大包沉重的文件,卡赖尔身穿一件开领衬衫在9月16日那天出庭。他要面对的,是六位西装革履的律师和高管。

“这看起来并不公平,不是吗?”46岁的卡赖尔说。他的书面证词里充斥着感叹号、大写字母与骂人词汇,就连法官也说“极其难懂”。

在劳埃德银行工作时,卡赖尔年薪和奖金共有22.5万英镑(约合218万人民币)。对于他和其他的上诉人来说,就业法庭上的成功将为继续上诉至伦敦高级法院铺平道路。并且,他们有机会索要未付奖金。

赔偿微薄

成立于1964年的就业法庭在摒弃肃然之气的同时还丢掉了工作日的必需品。饮水机空空如也,安全通行证不能足额发放。与拥有着白色大理石地板和橡木镶板走廊的皇家法院相比,这里恍若隔世。

因不合理解雇在这里可能获得的赔偿也远低于高级法院。如果没有选择就业法庭,而是在英国和美国的其他法院上诉,花费很容易超过10万美金(约合63.5万人民币)。英国的法庭中,败诉者经常要支付对方的诉讼费用。律师可以为一个为期三天的听证收费2.5万英镑(约合24.3万人民币)。

“我已经和对方互发了500封电子邮件。”前巴克莱银行交易员奥斯登多弗说。他从2010年就开始起诉该银行不合理解雇。“你能想象我要支付律师多少钱来写500封邮件吗?”

虽然担心自己的积蓄,但这些前投行雇员更想洗清声誉。54岁的斯迪姆普森被花旗银行在调查外汇交易丑闻期间解雇,之后他提起了诉讼。

故事真相

斯迪姆普森上个月准备出庭作证时说:“我不相信律师们会把客户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而且,这场官司的意义并不在于输赢——而是为了让我说出的事实被人听到。”

为了准备诉讼,斯迪姆普森查阅了《就业法庭申诉:战术和判例》(Employment Tribunal Claims: Tactics and Precedents)一书。对于许多遭解雇的交易员,这本书如同他们的“圣经”。

该书作者之一奈奥米·康宁汉姆(Naomi Cunningham)说,如果想在法庭赢得一线胜利的希望,多数外行必须准备一年。她说,最棘手的部分通常是从银行那里提取电子邮件,这要求这交易员们知晓有这些信函存在。

在剧院区东边霍尔本(Holborn)的法庭上,卡赖尔做了详细的陈述,他还指出了原公司内他认为的不正当交易知情人。卡赖尔称,当他的部门试图作出损害客户的交易时他揭穿了真相,之后便被解雇。他现在以外汇顾问自称。

并非律师

在城市另一边的道格斯岛,斯迪姆普森的长篇大论一直被法官打断,因为他只顾发言而不对被告进行质问。他在成堆的文件中来回走动,搞得在场的人满脸困惑。

身为律师的康宁汉姆说,银行雇员和交易员们要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并非易事。

“这些人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质证或反诘问(cross-examination),因为你失败几次才能真正学会它。”康宁汉姆说,“如果这是一个你极为在意的自己的案子,而对手在法庭上说着一些你明知是谎言的鬼话,那么你很可能会恼羞成怒。”

(翻译:徐徜徉)

来源:彭博社

原标题:The Avengers: Fallen London Bankers Seek Own Form of Justice

最新更新时间:10/29 09:36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花旗

4.6k
  • 油价多空分歧加剧,将跌至65美元还是涨至400美元?
  • 花旗警告称油价可能受经济衰退拖累,到年底或跌至每桶65美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为荣誉而战:被解雇的伦敦银行家与老东家对薄公堂

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所有人都知道,一份有污点的简历足以终结在金融城的职业生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里没有假发,没有法官服,也没有皇家法庭华丽的排场。但对于伦敦金融城的弃儿们而言,这里有挽回声誉的机会。就算正义未能伸张,得到一点金钱补偿也是好的。

在伦敦东部道格斯岛(Isle of Dogs,又译“狗岛”,是伦敦金融区所在地)上的那幢乏味的政府大楼里,以及在它西边六英里(约合9.6千米)的另一栋建筑中,曾经飞黄腾达的前投行交易员们正在与银行巨头战斗。这些投行曾使他们沉浸在六位数的工资支票之中。

保罗·卡赖尔(Paul Carlier)正与劳埃德银行(Lloyds Banking Group Plc.)对薄公堂;米尔科·奥斯登多弗(Milko Ostendoff)要起诉巴克莱银行;佩里·斯迪姆普森(Perry Stimpson)正和花旗银行打官司。

他们在英国司法体系最低一级——就业法庭(employment tribunals)上为自己辩护,为的是竭力洗清自己的名誉。至少,这能宣泄些许怒气。三人已悉心收集证据和钻研法律长达几个月甚至几年,等待着质问前任老板们。在他们看来,这是为了澄清真伪。

听上去这可能是冷酷的复仇。三位雇员中,有人是因表现差劲而被扫地出门。其他人则因牵涉操纵市场丑闻而被开除——公司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平复这些丑闻。虽然法庭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但前投行雇员倒戈起诉老东家的案例确实与日俱增。

不过,在这两家无足轻重的准法庭上,赔偿金数额与金融城的标准相比微不足道。胜诉原告在这里获得的平均赔偿是5000英镑(约合人民币4.86万元)。

职业复兴

再说一遍,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这些诉讼引来了整个金融城的关注。许多人对此产生共鸣:与前东家打官司的也可能会是我。所有人都知道,一份有污点的简历足以终结在金融城的职业生涯。银行方面则坚称,解雇这些员工是有正当理由的。

正因如此,前外汇交易员卡赖尔展开了反击。他声称,劳德埃银行在他揭发不正当交易后将他解雇。

拖着满满一大包沉重的文件,卡赖尔身穿一件开领衬衫在9月16日那天出庭。他要面对的,是六位西装革履的律师和高管。

“这看起来并不公平,不是吗?”46岁的卡赖尔说。他的书面证词里充斥着感叹号、大写字母与骂人词汇,就连法官也说“极其难懂”。

在劳埃德银行工作时,卡赖尔年薪和奖金共有22.5万英镑(约合218万人民币)。对于他和其他的上诉人来说,就业法庭上的成功将为继续上诉至伦敦高级法院铺平道路。并且,他们有机会索要未付奖金。

赔偿微薄

成立于1964年的就业法庭在摒弃肃然之气的同时还丢掉了工作日的必需品。饮水机空空如也,安全通行证不能足额发放。与拥有着白色大理石地板和橡木镶板走廊的皇家法院相比,这里恍若隔世。

因不合理解雇在这里可能获得的赔偿也远低于高级法院。如果没有选择就业法庭,而是在英国和美国的其他法院上诉,花费很容易超过10万美金(约合63.5万人民币)。英国的法庭中,败诉者经常要支付对方的诉讼费用。律师可以为一个为期三天的听证收费2.5万英镑(约合24.3万人民币)。

“我已经和对方互发了500封电子邮件。”前巴克莱银行交易员奥斯登多弗说。他从2010年就开始起诉该银行不合理解雇。“你能想象我要支付律师多少钱来写500封邮件吗?”

虽然担心自己的积蓄,但这些前投行雇员更想洗清声誉。54岁的斯迪姆普森被花旗银行在调查外汇交易丑闻期间解雇,之后他提起了诉讼。

故事真相

斯迪姆普森上个月准备出庭作证时说:“我不相信律师们会把客户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而且,这场官司的意义并不在于输赢——而是为了让我说出的事实被人听到。”

为了准备诉讼,斯迪姆普森查阅了《就业法庭申诉:战术和判例》(Employment Tribunal Claims: Tactics and Precedents)一书。对于许多遭解雇的交易员,这本书如同他们的“圣经”。

该书作者之一奈奥米·康宁汉姆(Naomi Cunningham)说,如果想在法庭赢得一线胜利的希望,多数外行必须准备一年。她说,最棘手的部分通常是从银行那里提取电子邮件,这要求这交易员们知晓有这些信函存在。

在剧院区东边霍尔本(Holborn)的法庭上,卡赖尔做了详细的陈述,他还指出了原公司内他认为的不正当交易知情人。卡赖尔称,当他的部门试图作出损害客户的交易时他揭穿了真相,之后便被解雇。他现在以外汇顾问自称。

并非律师

在城市另一边的道格斯岛,斯迪姆普森的长篇大论一直被法官打断,因为他只顾发言而不对被告进行质问。他在成堆的文件中来回走动,搞得在场的人满脸困惑。

身为律师的康宁汉姆说,银行雇员和交易员们要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并非易事。

“这些人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质证或反诘问(cross-examination),因为你失败几次才能真正学会它。”康宁汉姆说,“如果这是一个你极为在意的自己的案子,而对手在法庭上说着一些你明知是谎言的鬼话,那么你很可能会恼羞成怒。”

(翻译:徐徜徉)

来源:彭博社

原标题:The Avengers: Fallen London Bankers Seek Own Form of Justice

最新更新时间:10/29 09:36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