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这些仅存的“零确诊”国家都是什么情况?

“这不是信任的问题,这是操作方法”。

2020年4月6日,匈牙利布达佩斯。图片来源:IC photo

记者 | 安晶

全球尚未报告新冠肺炎确诊国家的数量正在日渐减少。

一周前,BBC新闻统计显示,全球有18个国家尚未被新冠病毒“攻陷”。界面新闻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截至4月9日的数据统计发现,这一名单已经缩小到16个。

名单上划去的两国均来自非洲:南苏丹以及几内亚湾东南部岛国圣多美和普林西。

继这两国先后于5日和6日报告首例确诊后,非洲仅剩科摩罗和莱索托两国零确诊。在被南非包围的“国中国”莱索托,由于当局缺乏检测病毒的能力,所有样本都需送往南非检测。

在亚洲,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朝鲜依然为零确诊。朝鲜在最新提交给世卫组织的报告中称目前有超过500人处于隔离观察中,前两个国家的零确诊则引发了质疑。

同样引发质疑的还有中东地区唯一“幸免”的也门。由于担忧当地已经出现疫情,沙特阿拉伯领导的联军破天荒宣布停火两周。沙特已有王室成员被确诊感染。

而包括帕劳、瑙鲁在内的太平洋岛国依然凭借地理优势,继续将病毒挡在门外。

非洲“幸存”两国

位于非洲东南部的莱索托是以山地为主的内陆国家。作为英国曾经的保护地,莱索托四周被南非完全环绕。由于资源贫乏,莱索托的经济主要依靠南非,大量民众前往南非工作。

而在此次疫情中,南非已经成为非洲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9日,南非累计确诊1845例,死亡18例。

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莱索托于3月29日宣布全国封锁,持续至4月9日。而该国卫生官员坦言,莱索托没有检测新冠病毒的能力。截至本周,莱索托已将10份检测样本送往南非,目前所有检测均为阴性。

南非媒体EWN周三报道,由于检测实验室设备老旧,莱索托商人马特基恩(Sam Matekane)宣布将投入3000万兰特(约合人民币1160万元)升级全国实验室系统。

马特基恩还指派了一家公司,协助卫生部实现每天进行1000次检测的目标。在宣布投资之时,马特基恩指责该国政客在抗击疫情上不作为,“我们要确保他们采取行动”。上月,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向非洲54国捐赠了110万份试剂盒,每个国家2万份,其中包括莱索托。

除了无力检测,莱索托也面临医用防护物资短缺问题。周一,该国医护人员宣布拒绝对新冠疑似患者提供紧急救护,除非政府为医护人员提供所需防护设备。

医护人员协会于上月就物资问题与政府谈判,要求卫生部在上周五之前给出答复。但到本周一,卫生部未能做出回应。

图片来源:世卫组织

与内陆国家莱索托不同,非洲另外一个没有新冠确诊的科摩罗为印度洋岛国。该国也是阿拉伯联盟成员国。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科摩罗有42.4%的人口生活在该国的贫困线以下,23.5%处于极度贫困。但按照每人每天1.9美元收入的国际贫困线标准,每10名科摩罗居民中有两人为贫困,好于部分撒哈拉以南国家。

上一次科摩罗出现在国际新闻中是为中国抗击新冠疫情捐款100欧元。科摩罗政府代表表示,虽然100欧元的金额有限,但捐款是为了对中国的抗疫表示支持。

非洲52国累计确诊已经破万。其中,南非、阿尔及利亚、埃及、摩洛哥为重灾区国家,确诊人数均上千。

亚洲三国

路透社援引世卫组织驻朝鲜代表萨尔瓦多(Edwin Salvador)的邮件指出,朝鲜目前正继续对新冠病毒进行检测,超过500人依然在隔离观察中。

萨尔瓦多周二表示,朝鲜每周都会向世卫组织报告疫情动向。截至4月2日,包括11名外国人在内的709人接受了检测,没有一人确诊。

目前还有包括两名外国人在内的509人处于隔离中。从去年12月31日至今,有24842人结束隔离,其中380人为外国人。

萨尔瓦多指出,朝鲜此前对世卫组织汇报称其收到了中国提供的病毒检测设备,世卫组织也向朝鲜提供了防护设备。联合国人权官员已经呼吁各国放松对朝鲜等国的制裁,以协助各国抗击疫情。

朝中社报道,平壤近一个月来对该市的水槽、贮水池进行了全面清扫和消毒。《劳动新闻》报道也表示,朝鲜将继续保持国家紧急防疫体系,直到全球抗击新冠肺炎取得胜利为止。

除了火速关闭边境的朝鲜之外,与伊朗和阿富汗接壤的土库曼斯坦也没有报告任何确诊病例。伊朗是中东地区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

与全球各地实施的封锁措施截然不同,4月7日的世界卫生日当天,数千土库曼斯坦民众聚集在首都阿什哈巴德,以骑自行车的方式庆祝世界卫生日。

图片来源:土库曼斯坦移民局网

但据无国界记者组织报道,土库曼斯坦媒体正减少在报道中提及“新冠病毒”。本周三,当地媒体报道称政府正在阿什哈巴德附近地区新建一所专门针对传染性疾病的医院。但报道没有提到医院是否针对新冠疫情。

一名当地居民在接受BBC采访时称其在政府工作的熟人提醒他,不要谈论土库曼斯坦已经有新冠病毒的话题,否则“会有麻烦”。此前欧洲媒体报道称,在公共场所戴口罩或者讨论疫情的民众可能遭便衣警察逮捕。

对于土库曼斯坦数据的可靠性,联合国驻地协调员帕诺娃(Elena Panova)表示,国际机构统计时依靠的正是官方信息,“这不是信任的问题,这是操作方法”。

帕诺娃称,根据与土库曼斯坦当地官员的交流,联合国了解该国进行了“足够检测”。但对于具体进行了多少次检测,帕诺娃并不知情。

同样引发质疑的还有塔吉克斯坦。

春假结束后,没有确诊病例的塔吉克斯坦已经正式开学。而据自由欧洲电台报道,甚至在偏远乡村地区,民众出门时都主动戴上了口罩。

上月,由于恐慌引发民众抢购,塔吉克斯坦的食品价格一度暴涨。直到政府承诺不会出现粮食短缺问题,价格才有所缓和。

据塔吉克斯坦卫生部提供的数据,从2月1日到4月2日,有6272名入境人员接受了两周隔离观察。截至1日,塔吉克斯坦进行了700多次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但独立媒体欧亚网报道称,上周末,在北部省份苏赫德,一名60岁患者因肺炎住院治疗后,整个医院被封锁。与此同时,该医院有11名医护人员因发烧等症状被送往一家传染病医院接受治疗。塔吉克斯坦官方尚未对相关报道做出回应。

塔吉克斯坦与俄罗斯往来密切,大量塔吉克斯坦年轻人前往俄罗斯打工。

截至9日,俄罗斯累计确诊8672例,死亡63例。往年,4月是塔吉克斯坦民众前往俄罗斯工作的高峰期。但由于俄罗斯封锁国境,塔吉克斯坦打工者正面临失业危机。

也门与太平洋岛国

对于内战已持续了五年的也门,各大国际组织已经担忧,没有报告确诊病例并非无新冠感染,而是也门政府缺乏检测的能力和精力。

上周,世界银行宣布设立2690万美元的应急金,协助世卫组织和当地卫生部门在也门进行新冠病毒检测、防控和治疗。

出于对新冠疫情担忧,8日,从2015年就开始介入也门内战的沙特联军破天荒宣布单方面暂时停火。这也是自2018年联合国展开斡旋以来的首次重大突破。

沙特和获得沙特支持的也门政府宣布将从9日中午开始执行停火,停火持续两周。得到伊朗支持、控制了首都萨那和大部分北部地区的胡塞武装尚未做出回应。

至于沙特为何会做出突破性让步,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也门问题专家德罗兹(Elana DeLozier)认为,新冠疫情是最主要原因,“新冠病毒吓到了在也门的每个人”。

而据欧美媒体的报道,新冠疫情已经渗入沙特王室。沙特国王的侄子、利雅得市长费萨尔王子(Faisal bin Bandar Al Saud)已经因感染新冠肺炎被送入重症监护室。

据《纽约时报》报道,负责接收王室成员的医院已经腾出了500个床位,以备不时之需。消息人士透露,沙特王室已有150人确诊感染。

现年84岁的沙特国王萨勒曼正在红海的小岛中暂避,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则在港市吉达的海边暂住。截至9日,沙特累计确诊2932例,死亡41例,为中东地区继伊朗、土耳其、以色列之后的确诊第四高国家。

灰色为零确诊国家和地图。图片来源:世卫组织

而远离大陆的太平洋岛国瑙鲁等依然处于暂时安全状态。

BBC报道指出,据联合国的数据,全世界前十个访客最少的国家中,有七个尚未出现确诊病例。瑙鲁是联合国会员国中土地第二小的国家,人口仅约一万。

世卫组织9日的统计,全球已有212个国家和地区报告新冠确诊病例。界面新闻根据世卫组织数据统计,至今仍未报告确诊病例的国家包括科摩罗、莱索托、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也门、朝鲜、马绍尔群岛、帕劳、密克罗尼西亚、图瓦卢、瑙鲁、所罗门群岛、萨摩亚、汤加、瓦努阿图和基里巴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