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乔布斯夫人的艾默生集团,一个另类的慈善机构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乔布斯夫人的艾默生集团,一个另类的慈善机构

慈善事业的一个传统定义是“通过慷慨捐赠来促进慈善事业,提升他人福祉。”但是劳伦·鲍威尔·乔布斯认为这还不够。她和许多同时代的人一样,希望通过她创立的艾默生集团,改变传统慈善事业的样貌,用企业式的独特风格、文化和独立性来运营和管理她的慈善资产。

来源: 善财志

作者:善财倡导者

在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辞世九年后,他的夫人劳伦·鲍威尔·乔布斯在今年三月宣布“裸捐”,将自己价值 280 亿美元的资产全数捐出,不会留给子孙后代。这笔捐赠将以有限责任公司(LLCs)的形式执行,而不是传统的基金会形式,这就是本文中的艾默生集团(Emerson Collective LLC)。

在美国,慈善基金会只能向“非营利机构”捐款,而不能投资营利项目,也不能进行政治捐赠。所以越来越多的慈善家,为了可以更自由地实现一些社会目标,选择直接注册一家有限责任公司(LLC)来管理基金。这样他们可以自由地投资更多带有公益属性的项目,诸如医学药物、清洁能源等新技术。但相比于基金会,这种LLC机构不需要对自己的捐赠和投资行为做过多的披露,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度也引起了社会的争议。

2004年,乔布斯夫人选择以有限责任公司的形式组建她的慈善事业,而不是传统的基金会形式,可以带给她所希望的灵活性和自主性。当然,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创立的“陈·扎克伯格慈善倡议机构”(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也采用了同样的公司形式,给出了类似的理由。

乔布斯夫人最近向媒体描述了她对这一集团的愿景:“我希望这个机构可以为伟大的领导者提供尝试挑战的平台。我认为我们带来的东西比金钱多得多……如果你只想成为一个开支票的人,你会花光所有的钱,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乔布斯夫人的个人财富超过200亿美元,她希望能够灵活而广泛地利用自己的资源,而不需要公众问责。

艾默生集团支持了她1997年与别人共同创立的一个教育项目“大学之路”(College Track)和反暴力项目“芝加哥CRED”(Chicago CRED),这些资助看起来非常传统。

但当它收购《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多数股权、营造社会倡导艺术,或购买华盛顿特区职业运动队的股份时,它的捐赠就显得非常脱离传统。

作为一个有限责任公司,当它认为需要政策和制度变革时,它也可以很容易地转向政治倡导。所有这些都不受501(c)(3)或501(c)(4)法规和报告要求的结构性约束。

501(c)(3)是美国税法的一个条款。该条款是给宗教、慈善、教育等组织以免税待遇,有两种:一是组织不需交所得税;第二,捐赠者将钱捐赠给“C3组织”,捐赠的钱数将从个人所得税中减掉。企业也有减税待遇,如果捐赠给美国慈善机构,公司也可减税,这是鼓励个人和企业给“C3组织”捐赠。此类组织除了免税待遇外,还有一个特点:政治活动受到限制。

501(c)(4)条款登记的组织为社会福利组织或地方雇员联合会,“C4组织”有免税待遇,但捐赠者不享受减税待遇,这类组织可以参与游说和政治活动。(来源:美国国税局IRS网站)

这种做法的核心是怀疑现有的认知可能是问题的一部分,而不是解决方案——新的比旧的要好,创新是至关重要的,即使是颠覆性的。

采取有限公司作为慈善方式的人认为,那些现有慈善项目和公益服务的从业人员可能被制约了,无法找到新的更好的方法来解决困难的社会问题。艾默生集团的领导层经常从外部寻找答案,发现“‘了不起的企业家……与我们的使命完全一致',他们能找到非营利组织可能不会想到的解决方案。”

科技公司天使投资人、慈善家罗恩·康威(Ron Conway)这样描述艾默生集团:“乔布斯夫人让创始捐赠人们直接领导艾默生集团的每个事业部门,所以她实际上是在资助集团内部那些想要打破他们的空间的企业家。她希望人们在他们的部门进行创新——例如:教育改革,使《梦想法案》(Dream Act)获得通过。因此,艾默生成为了社会变革事业的加速器。”

马歇尔·菲茨(Marshall Fitz)负责管理该组织在移民政策方面的工作,他认为艾默生的方法是有益的。“在硅谷和艾默生,人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What if?’作为华盛顿特区的政策专家,我们从未问过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很少有资源或时间和空间来问这个问题。其他地方的文化很少让你产生创造力去完全跳出固有的思维方式,而乔布斯夫人显然已经把这种思维方式带到了当下。”

劳伦·鲍威尔·乔布斯的做法要求有迅速改变方向的能力,并接受新的想法有可能失败的风险。斯坦福大学商学院(Stanford Business School)讲师、经营着自己的私人基金会的劳拉·阿里拉格·安德里森(Laura Arrillaga Andreessen)这样描述这些特质:“当慈善家们参与到像劳伦那样的体制变革时,必须尽可能灵活,因为生态系统在不断变化,利益相关者在特定问题上正在形成新的立场,政治环境在变化、经济力量在演变。”

作为一个资金充足的私人组织,艾默生集团拥有试验的自由,几乎不受约束。它不直接与社区或客户群体绑定,因此它可以试验新的方法,只看失败的积极方面。在乔布斯夫人看来,“这里有一种体验,就是失败并不是死亡的丧钟,它实际上可以是一种荣誉徽章和学习经验。我们整个国家都会从这种对待失败的态度中受益。”

这种新的慈善创业方式的兴起引起美国社会广泛关注。它如何支持民主社会,并继续对更广泛的社会负责,目前还不清楚。乔布斯夫人知道,她需要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视角和智慧,更需要负责任的运营。“我不喜欢把金钱和财富等同于权力,这种权力可以用来做善事,也可以用来做坏事。我认为权力基础应该被分配。因此,作为一个慈善家,作为一个现在可以创建一个不同类型的组织来做某种类型的工作的人,我不介意塑造一种我认为更好的做事方式,一种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然而,目前尚不清楚的是,艾默生集团的治理是如何体现这一认识的,财富和智慧并不必然相关。

如果艾默生集团在教育、社会服务、移民改革和公共政策领域变得像苹果公司(乔布斯夫人的财富来源)一样创新和成功,那么她可能会推动慈善事业向前发展,并向非营利组织和慈善团体传授重要的经验。

但风险也是存在的;马克·扎克伯格修复纽瓦克公立学校的努力并没有提供给人们寻求的答案,盖茨基金会为修复它所认为的破损的公共教育体系所做的各种努力也没有提供答案。虽然一项公益风险实验有足够的资本去尝试“新的”和“更好”的社会解决方案,但它的负责人不会直接受到风险的影响,也不会面临个人意义上的失败。

如此说来,加强对公共试验的问责似乎是必要的。

来源:善财志

原标题:善财传承|乔布斯夫人的艾默生集团,一个另类的慈善机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