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MUJI推出了3款迷你房屋,它们的正确使用方式是什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MUJI推出了3款迷你房屋,它们的正确使用方式是什么?

从此可以随时溜进大自然里了。

未来的住宅会走向哪个方向?无印良品可能给出了一种答案。

在2015东京设计周“Design Touch”活动上,无印良品推出了“MUJI Hut”(无印小屋)组合式系列微型房屋。

这些迷你房屋共有三种不同户型,由无印良品首席设计师深泽直人联合德国设计师康士坦丁·葛切奇(Konstantin Grcic)、英国著名工业设计师贾斯珀·莫里森(Jasper Morrison)设计。其背后的理念,是让人们能够从繁忙而拥挤的城市生活中逃离,在喜欢的地方自由自在地居住。

首先这些房屋的重量都被降到了最低,方便移动。而它们的外观设计都融入了传统日式房屋和现代建筑风格,简约又不失别致。

三种户型分别由软木、铝和硬木建成,大小各异,可以满足不同家庭的住房需求。

最小的一款是由康士坦丁·葛切奇设计的,面积才10平方米,可谓将极简主义发挥到了极致。

这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有着铝制墙壁和木质门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道木质的楼梯通往“阁楼”,那是供人睡觉休息的地方,而“一楼”的开放空间则可以灵活利用。

阳光从一扇半透明的日式推拉门里透进来,既提供适当的照明,又能保护隐私不被“偷窥”。

“我的无印小屋是一座足够小的封闭空间,满足你对‘建筑’的需求,但在日本不需要申请建筑许可,”葛切奇说,“它足够坚固,可以适应任何地形和环境。”

嗯,感觉是没办法说走就走却想要偶尔“在别处”的人居家必备啊。适合放空,也适合冥想,随后便可以满血复活了!

而贾斯珀·莫里森的设计则是为了满足短期度假的需要。

“每次去乡下度假,我都会在脑子里想象一座小小的房间,里面包含我所需的一切:简易厨房,简易饭厅,简易浴室,还有一张床。”莫里森说。

他设计的小屋墙体呈深棕色,主要由软木建成,屋顶稍稍倾斜,木质的回廊保留了传统日式建筑风格。

房间有玻璃推拉门,地板是榻榻米。尽管同样简洁,把人类的居住需求降到了最低,但这栋房屋看起来比康士坦丁·葛切奇的奢侈了许多,角落里甚至有一个烧木柴的暖炉!

厨房、餐桌和浴室也一应俱全。

第三种户型出自无印良品首席设计顾问、著名产品设计师深泽直人,主要建筑材料也是木材。

倾斜的墨绿色屋顶上有一个小小的烟囱,再加上整片的落地玻璃窗,一种融北欧的简约主义与日式房屋为一体的建筑风格跃然眼前。

迷你厨房是有的,一个烧木柴的小炉子当然也是必不可少的。

“要说度假的话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比起露营却又舒适很多。”深泽直人说。“要是有这么一座小木屋,你的感觉是,随时可以溜进大自然里。在最小的空间里,过最简单的生活,我想这就是无印良品的生活理念。”

房屋的浴室里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型浴缸,一边泡着澡一边往外望去,这里风景一定独好……

虽然要想享受上面这三种迷你房屋,你首先要有一栋大房子……一个宽敞的院子……

但要想和城市保持距离,同时又保留城市生活的整洁和轻奢,看起来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无印良品一直提倡简约,早前他们的小型生活杂货更加有名,比如深泽直人于1999年设计的一款壁挂CD机。不过,自2014年起,随着“微型房屋运动”在许多个人和家庭中兴起,该品牌开始进入组合房屋领域。

据透露,此次推出的微型房屋系列将于2016年在日本开售,起价2.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6万元。

不过呢,事实上,在微型房屋这个领域,无印良品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下面这个故事,讲的就是一个日本背包客和他的移动迷你小屋那些不得不说的事。

而他的小屋,大概可以算MUJI1.0版。

图片来源:satoshimurakami.net

村上慧,26岁日本男青年,头发不剪,胡子不剃,眼镜不摘,貌似标准宅男打扮,却已经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背包客了。

只不过呢,他背的包有点奇怪,是一座用泡沫板和胶带粘成的小房子,远看很容易被当成公厕的那种。他也不嫌它简陋,背上它在石川、奈良、滋贺等地跑了548天。

图片来源:satoshimurakami.net

他喜欢去的地方也很奇怪,像什么深山老林里的神庙、犄角旮旯的小巷、脏不拉几的农舍、标明“此处禁止”的封闭区。

更奇怪的是,他还要学厚脸皮的流浪汉,赖着屋主的院子不走,非要在那用小房子安营扎寨、住上一晚。

没错,这房子是用泡沫做的,上面的图案纯属手绘。

图片来源:satoshimurakami.net

可是,身为东京富人区长大的孩子、武藏野美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村上完全没必要那么做。

然而,他一本正经地表示,自己就是要亲自检验一下日本人民的良善程度,以及对陌生人的友好程度。他觉得,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之后,大家都太过珍惜自己拥有的东西,不愿同别人分享,尤其是家宅。

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示意图

和许多日本人一样,那场大地震是村上的心结。四年前的3月11日,一场里氏9.0级的强震令日本诸岛一片动荡,当天共余震64次,引发了高达10米的海啸,造成了福岛第一核电站1-4号机组的严重核泄漏事故。

这是21世纪以来的第二大强震。3年后,日本警察厅的统计数据显示,总共有15884人遇难。灾区的住宅重建进展缓慢,约有26.7万的人背井离乡,去各地“疏散”。

所以,守着老家的房子安居乐业,在当下显得尤为珍贵,以至于很多人都产生了过度保护心理。

“他们都希望自己的财产永远属于自己,不容许别人侵犯,”村上说,“我希望大家明白,把私人的部分和全世界完全隔离,是做不到的。”

图片来源:网络

但在日本,这样的生活往往与核电息息相关。日本是核电大国,福岛事故前运营着17个核电厂、55座核反应堆。作为全球最大的民营核电商,东京电力公司的电网覆盖了东京及周边8个县,电力供应份额占全国的六分之一。

事故发生后,日本社会陷入了长久的恐慌,反对核能的声浪此起彼伏。东京就曾爆发20万人的反核游行,推着婴儿车的妈妈、全裸的女人、扮成“死神”的年轻人在街上呼喊不止。

这样的活动,村上参加了许多次。他是核能的反对者,却也无法避免成为核电的使用者。东京的富足生活、矛盾而无用的自己,都让他感到深深厌恶。后来,他醒悟到,“在指责一件事物之前,首先要做的是自省。”

图片来源:satoshimurakami.net

于是,村上做了一个抽风的决定。他无视老家的不动产,背上塑料泡沫房去了128个地方,还动不动就“私闯民宅”,美其名曰“移动房屋式的生活体验”。

与无印良品的微型房屋相比,这个房子实在是有够简陋的,但是便于组装、造假低廉还可以轻松移动也未必不是另一种业界良心。

那些屋主见一座长了脚的房子忽然从自家小院冒出来,纷纷受到了惊吓。殊不知村上每天都要走12公里的路,才能找到过夜的居所。他倒是很淡定,一边和屋主套近乎一边东张西望。

回到小房子,他摊开白纸,把观察到的一切都画了下来。老爷爷的笑脸、小屁孩的自行车这种细节,会让他默默感动。那是他创作的“黄金时光”。

图片来源:satoshimurakami.net
村上慧的房屋素描
村上慧的草稿

画完了,不安感就会涌上心头。在某个没有月亮的夜晚,他“模糊了时间、模糊了地点、模糊了人、模糊了所有事情的界限,一切完全消弭,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老天爷也总爱在夜里欺负他。夏天晚上,他来来回回喷药杀蚊子,把房子搞得乌烟瘴气,整晚都没法睡觉,只好在外头思考“到底是蚊子太多,还是自己身体太弱”。

秋天晚上,15米/秒的大风差点吹跑他的房子和iPhone,简直像是“毫无理由地剥去一名武士的盾牌一般”,他无奈地躲进公园的防风林,失眠一宿。

冬天在乡下,他衣服纽扣掉了,就进城去找件新的,可街上乌漆墨黑,所有的店都大门紧锁。那晚的空气特别撒鼻息……

为了安眠,他会一直开着灯和收音机,新闻广播是他的慰藉。“一年过后,没人会记得新闻讲的是什么,留下来的只有此时、此处、此人。”

“把握好这种时间与空间的平衡,也让我逐渐理清了永恒和瞬间的不同意义。这种时刻,我才会重拾信心,有力量再度上路。”

嗯,以上句子摘自村上慧的日记。

图片来源:satoshimurakami.net
图片来源:satoshimurakami.net
图片来源:satoshimurakami.net
图片来源:satoshimurakami.net

不是所有人都认为他长得可靠,愿意给他留宿。在京都地区,他给好多人都留下了鬼鬼祟祟的印象。每次他放下房子,去便利店买瓶饮料,去澡堂洗个澡,都有一堆人过来指指点点。

“老板们会特意出来看看我是不是走了,才放心回去,”村上说。

对此,他在睡前思考了一下,认为自己一点也不奇怪,主要是别人没有心理准备。

“人们一般会对自己的反应分门别类。如果我开车出行,去停车场就是正常的。如果我背着帐篷或是其他户外用品,就应该去营地。”

“可是,如果你背着房子出现在大家面前,他们就不知道,你应该去哪儿。”

所以,当村上不再背着房子,而是穿着工作服,推着清洁车,在厕所、商场、地铁各种地方拖地擦窗,再配上他的宅男脸,路人都体会不出有啥违和感。

这是他2013年的一个项目:假装自己是保洁小哥。起初打扫还挺用心,可没过多久,他就开始用鸡贼的小眼神偷瞄周围,发现并没有什么人鸟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最后,他死乞白赖地躺在了步行街上,开始托着头耍手机,也不去管旁边的人笑没笑了。

尽管偶尔受挫,村上还是对“个体联结世界”的相关命题充满热情。

他在微型房屋上还做出过其它多种尝试。

譬如,他会在吉原艺术大学的小花园里搭一个“三角咖啡屋”,邀请老师和学妹一起喝下午茶、吃和果子、谈理想、谈人生。于是,咖啡屋顺利拉近了好多对师生的距离。

村上慧2013年的项目《咖啡三角屋》

又譬如,他会在商城的大厅安一个布房子,里面有一根线连接着天花板。参与的人要一个接一个地拉住线,房子才不会塌掉。于是,布房子顺利地拉近了700多位陌生人的距离。

村上慧2012年的项目《接力》

这次的背房子旅行,也拉近了村上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距离。他一共寄居了273栋建筑,每到一处,就画下一张素描。今年的10月7日,他暂停旅行,回到老家办展,把那些高塔矮房的素描铺满了一面墙。

图片来源:satoshimurakami.net

时隔一年半,他和一位老友再次相见,嘻嘻哈哈地说着自己的糗事和感悟。老友说他好像一阵“矫健的风”——

也许,他根本不想停下来。

无论MUJI Hut还是村上慧的MUJI1.0,都在说明一件事情——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都能带着房子去旅行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获取更多有意思的内容,请移步界面网站首页(http://www.jiemian.com/),并在微博上和我们互动,调戏萌萌哒歪楼菌→【歪楼-Viral】(请猛戳这里)。

你也可以关注乐趣频道的微信公众号【歪楼】:esay1414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无印良品

3.1k
  • 无印良品在中国“挣扎”
  • 无印良品的中国首家“菜场”正式开业,看起来和盒马没两样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7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