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场疫情,让外界看到TMD与BAT的进一步分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场疫情,让外界看到TMD与BAT的进一步分化

疫情期间百度究竟在搜索之外彰显了哪些新的契机?

文|懂懂笔记

疫情就是战场,互联网巨头无不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或谨小慎微步步为营,或主动出击化险为夷,甚至挣得上风。而个别业务与疫情期间大众需求相偏离的巨头,也毫无意外的掉队、降速了。

盘点这场旷世疫情对互联网企业的影响,国内三大互联网巨头BAT(阿里、腾讯、百度),三小巨头TMD(美团、字节跳动、滴滴),能格外让我们看到战争的残酷,以及企业迥异的战斗力及竞争力。

滴滴拉货,这真不是一个梗

作为三小巨头中曾经估值最高的超级独角兽,滴滴出行在这次疫情期间受影响相对较大,以至于滴滴高层也开始积极谋变,试图通过拓展货运服务来减少对公司营收的影响。

就在4月13日,天津快桔安运货运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滴滴代驾事业部总经理赵辉。该公司是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滴滴出行CEO程维对该公司的持股比例49.19%,为实际控制人。

 ​这个消息发布后,圈里圈外,不少业内人士是一片唏嘘。曾经靠拉人上位互联网三小巨头之一的滴滴,如今要靠拉货来扩大营收,实在是猝不及防。其实,滴滴在拉人还要拉货,也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像货拉拉就一直运营的不错,这也从某种程度上说明,“拉货”这个行当还是有一定潜力的。

实际上,滴滴拉货并非突如其来的奇想。早在一个月前,滴滴就在上海、深圳、重庆、郑州等21个城市上线了跑腿服务。而滴滴拉货这一决策聚焦的同城货运业务,也算是对跑腿业务的延伸。

仔细分析一下天津快桔安运货运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会发现其几乎集齐了道路货物运输(网络货运)、运输货物打包服务、国内货物运输代理、普通货物仓储服务、汽车零配件零售、汽车装饰用品销售等的一系列标签。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滴滴跑腿项目隶属的是滴滴普惠出行事业群,这个事业群则是由滴滴代驾团队负责。而滴滴最新成立的天津快桔安运货运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赵辉,恰恰同时也是滴滴代驾事业部总经理。业内有分析就指出,这恰好印证了滴滴新成立公司和跑腿业务的关系。

而滴滴之所以要“拉货”,其实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在三小巨头中,此次疫情受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滴滴,疫情期间,人们用车需求稀少,不管是日常出行还是代驾。

也正是受此影响,加上滴滴自身没有除共享出行以外的其他业务积累,因此,只能埋头硬上,像跑腿业务,滴滴计划是将代驾运营团队全力投入跑腿业务开拓,但是左有美团、饿了么跑腿,右有达达、闪送等,滴滴的跑腿业务其实充满了挑战,未来就看其能否夹缝生存。

而相对于对手密集的跑腿赛道,拉货赛道其实并非一个很有把握能够盈利的赛道。因为这个赛道上除了货拉拉等新物种,更多的是不按市场秩序出牌的民间货运(货代)公司,而滴滴要从他们口中夺食,又谈何容易?

整体观察滴滴目前的种种“应急”举动,这个曾和字节跳动、美团平起平坐的小巨头,如今已然有了被逐渐甩开的迹象。相关数据也显示了这一点,目前字节跳动的估暴涨至900~1000亿美元;美团的市值也达750亿美元左右,而滴滴估值缩水则是媒体的“日常新闻”。

美团强在团队,但佣金争议如何评析

如果说三小巨头在本次疫情中受影响相对较小的,莫当属美团。在疫情初期,美团的代买菜业务就成为替代人们餐食的主要业务。而美团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反应和应对,其中一大原因在于美团的强在于团队,从高管团队到一线的骑士,美团上下合力带来的结果,就是在疫情期间针对现状提供了对应的服务。这些举措在满足消费者采购生鲜需求的同时,也无形中加深了美团与终端用户的情感连接。

而之所以说是美团而不是饿了么,恰恰在于团队的凝聚力。特殊时期,美团启动“春归计划”积极吸纳各种因素导致的剩余劳动力,从2020年1月20日至3月30日,美团平台新注册且有收入的新增骑手共计45.78万人。

在餐饮业务上,随着疫情的趋缓美团随后又启动了“春风行动”,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同时推出“商户伙伴佣金返还计划”,首批受帮扶的数十万商家平均营业额增幅超过80%。

其实,美团强于团队的另一表现,是本次疫情期间美团也开始配送电子产品,华为P40发布后的第一部手机,就是由美团“限时”送达的。

但是,美团随后却陷入了一场佣金风波,舆论认为美团对商家的抽佣过高。当然,这件事可谓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如果没有佣金,美团将无法正常持续运转。而针对后疫情时代的餐饮业复苏,美团一方面通过美团大学授之以渔,辅助疫后经营。同时还减免餐饮外卖佣金,提供充足骑手运力支持,推出“无接触配送“,让用户在点餐时更加放心,从目前情况来看,外卖单量已经恢复到了疫情前的近七成。

仅以武汉这个“重灾区”为例,据美团外卖最新数据显示,自武汉“解封”以来,武汉已有近七成餐饮商家恢复外卖业务,五成商户外卖营业额恢复至60%以上。仅4月8日当天,小龙虾外卖就卖出了近万单。小龙虾、烧烤、热干面成为了武汉人最喜欢的外卖单品。随着武汉“解封”,外卖小哥订单从原来的“大米牙刷口罩”逐渐转变为“小龙虾热干面烧烤” ,餐饮商家陆续复产复工。

另外,数据显示武汉已有近七成餐饮商家恢复外卖业务。为助力武汉实现生活服务领域消费回补与复苏,美团外卖还将在武汉推广“商户伙伴佣金返还计划”,对武汉范围内优质餐饮外卖商户、尤其是经营情况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

可以说,虽然身陷佣金风波,但美团却通过持续免佣竭力助力餐饮商户度过难关。譬如,疫情期间,武汉广大餐饮商户一度举步维艰,为了助力餐饮商户度过难关,自2020年2月1日起,美团外卖对武汉地区所有餐饮外卖商户持续推行免佣政策,直至彻底恢复秩序。据美团外卖数据显示,截至4月8日,本次免佣政策已覆盖武汉餐饮商户数量超2000家,免佣累计金额已超过3000万。

可以说,只要能帮助卖出餐食,即便是收取一定佣金商家也愿意接受。何况,强于团队的美团,每月佣金的大头都是分给了旗下骑士、。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美团在疫情期间的表现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自身团队的强大能力。

买下《囧妈》的字节跳动,不止抖音直播这么简单

疫情初期,字节跳动的一个举动曾让不少网民沸腾,那就是重金买下《囧妈》,让全国用户免费观看。此举被业内人士解读为字节跳动要发力长视频,这并不是臆想,但是从疫情期间的结果来看,字节跳动做了更多的事情。

换言之,疫情期间,买下《囧妈》播映权只是字节跳动的大手笔之一,加码抖音直播,继而重金签约罗永浩,都显示了其有一颗不安分的心。例如飞书,就打开了字节跳动从娱乐向企业服务的另一扇窗。

 其实,疫情对字节跳动的推进作用,还在于除了其自身有意为之外,还有大量的全国4S店在抖音上开播卖车,甚至有一些商业银行也在内部发起了各支行全面参与的抖音直播大赛。某种程度上说,全民APP抖音加上飞书正在开始承担疫情期间用户和企业需求的多个层面。

这其中,字节跳动的飞书因支持直播,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为应对疫情的远程教学平台。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飞书的研发是为了提升远程办公的效率,因此产品设计的逻辑归结于“效率”二字。飞书整合打通了IM、日历和文档等功能,也使得办公场景更加协作和高效。当然,除了这些细节,飞书的极致降噪,也让其成为高效的团队沟通工具。

如此来看,字节跳动在疫情期间确实打了不少组合拳,业界也纷纷看好其在疫情之后的前景,也让其与同为三小巨头的滴滴进一步拉开了距离。

阿里、腾讯微笑不语,百度新业务缘何姗姗来迟?

疫情,对有备无患的互联网巨头来说,也是扩展业务展现实力的时刻,当年阿里淘宝正是在非典疫情期间孕育而生的。

如今的三大巨头,在疫情之下分化更加明显。

疫情期间,阿里的电商业务如火如荼,腾讯的游戏大卖,而且除了主业之外,阿里的钉钉、腾讯的微信会议、在线办公及小程序等,都让两者在疫情期间进一步爆发,对阿里云、腾讯云等业务也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当然,疫情期间所有的“云”也都得以一展拳脚。

反观百度,在疫情期间最引人关注的则是这三个新闻:一是百度网盘的“用户奖励计划”遭遇用户吐槽,导致官方4月21日公开致歉;二是4月7日百度APP多个频道因存在严重违规问题,被网信办约谈,要求立即停止违规行为,进行整改;第三个是近日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在长沙启动上线,当地市民可以通过百度相关应用一键呼叫,还能免费试乘。

这三个新闻之外,我们不妨先聚焦一下与百度业务营收关联度最紧密的话题,当下行业最热的风口——直播带货。据界面报道,百度即将上线电商直播,目前已经通知公会招募主播和筹备商品,不过上线日期和平台政策还未完全确定。目前,百度直播已经推出对个人主播用户的直播带货功能,用户实名认证之后可以参加,直播渠道仅支持淘宝、京东和度小店的商品。

直播和百度的基因是否相符?这是外界最大的疑问。以往百度做过多次电商尝试,但是每一次都是败走麦城。而面对如今的直播带货风口,在抖音、快手、淘宝直播甚至拼多多的环伺之下,要想做出差异化和一鸣惊人可谓比登天还难。

押注这样的风口,给外界的感觉更像是为了做而做。有媒体也在发问:疫情期间百度究竟在搜索之外彰显了哪些新的契机?

【结束语】

疫情是一场大考,充满不可抗力,但是有的行业巨头因为远见化险为夷,有的巨头则黯然消沉欲振乏力。也只有在这种特殊时期,业界才能真看到巨头的分化,以及团队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差别,新一轮排位赛已经开始,故事还会继续。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百度

5.4k
  • 蚂蚁、腾讯、百度、京东等联合倡议数字藏品行业自律发展
  • 集度回应“吉利退出投资”:吉利与百度共同持股比例不变

美团

5.3k
  • 6月28日共623只港股被沽空,总沽空金额为235.49亿港元
  • 港股美团股价一度重回200港元,现涨3%

滴滴出行

218
  • 水滴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前滴滴高管朱泽涛加入
  • 国机汽车否认滴滴收购国机智骏股份,年内多次股价异常波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一场疫情,让外界看到TMD与BAT的进一步分化

疫情期间百度究竟在搜索之外彰显了哪些新的契机?

文|懂懂笔记

疫情就是战场,互联网巨头无不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或谨小慎微步步为营,或主动出击化险为夷,甚至挣得上风。而个别业务与疫情期间大众需求相偏离的巨头,也毫无意外的掉队、降速了。

盘点这场旷世疫情对互联网企业的影响,国内三大互联网巨头BAT(阿里、腾讯、百度),三小巨头TMD(美团、字节跳动、滴滴),能格外让我们看到战争的残酷,以及企业迥异的战斗力及竞争力。

滴滴拉货,这真不是一个梗

作为三小巨头中曾经估值最高的超级独角兽,滴滴出行在这次疫情期间受影响相对较大,以至于滴滴高层也开始积极谋变,试图通过拓展货运服务来减少对公司营收的影响。

就在4月13日,天津快桔安运货运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滴滴代驾事业部总经理赵辉。该公司是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滴滴出行CEO程维对该公司的持股比例49.19%,为实际控制人。

 ​这个消息发布后,圈里圈外,不少业内人士是一片唏嘘。曾经靠拉人上位互联网三小巨头之一的滴滴,如今要靠拉货来扩大营收,实在是猝不及防。其实,滴滴在拉人还要拉货,也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像货拉拉就一直运营的不错,这也从某种程度上说明,“拉货”这个行当还是有一定潜力的。

实际上,滴滴拉货并非突如其来的奇想。早在一个月前,滴滴就在上海、深圳、重庆、郑州等21个城市上线了跑腿服务。而滴滴拉货这一决策聚焦的同城货运业务,也算是对跑腿业务的延伸。

仔细分析一下天津快桔安运货运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会发现其几乎集齐了道路货物运输(网络货运)、运输货物打包服务、国内货物运输代理、普通货物仓储服务、汽车零配件零售、汽车装饰用品销售等的一系列标签。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滴滴跑腿项目隶属的是滴滴普惠出行事业群,这个事业群则是由滴滴代驾团队负责。而滴滴最新成立的天津快桔安运货运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赵辉,恰恰同时也是滴滴代驾事业部总经理。业内有分析就指出,这恰好印证了滴滴新成立公司和跑腿业务的关系。

而滴滴之所以要“拉货”,其实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在三小巨头中,此次疫情受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滴滴,疫情期间,人们用车需求稀少,不管是日常出行还是代驾。

也正是受此影响,加上滴滴自身没有除共享出行以外的其他业务积累,因此,只能埋头硬上,像跑腿业务,滴滴计划是将代驾运营团队全力投入跑腿业务开拓,但是左有美团、饿了么跑腿,右有达达、闪送等,滴滴的跑腿业务其实充满了挑战,未来就看其能否夹缝生存。

而相对于对手密集的跑腿赛道,拉货赛道其实并非一个很有把握能够盈利的赛道。因为这个赛道上除了货拉拉等新物种,更多的是不按市场秩序出牌的民间货运(货代)公司,而滴滴要从他们口中夺食,又谈何容易?

整体观察滴滴目前的种种“应急”举动,这个曾和字节跳动、美团平起平坐的小巨头,如今已然有了被逐渐甩开的迹象。相关数据也显示了这一点,目前字节跳动的估暴涨至900~1000亿美元;美团的市值也达750亿美元左右,而滴滴估值缩水则是媒体的“日常新闻”。

美团强在团队,但佣金争议如何评析

如果说三小巨头在本次疫情中受影响相对较小的,莫当属美团。在疫情初期,美团的代买菜业务就成为替代人们餐食的主要业务。而美团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反应和应对,其中一大原因在于美团的强在于团队,从高管团队到一线的骑士,美团上下合力带来的结果,就是在疫情期间针对现状提供了对应的服务。这些举措在满足消费者采购生鲜需求的同时,也无形中加深了美团与终端用户的情感连接。

而之所以说是美团而不是饿了么,恰恰在于团队的凝聚力。特殊时期,美团启动“春归计划”积极吸纳各种因素导致的剩余劳动力,从2020年1月20日至3月30日,美团平台新注册且有收入的新增骑手共计45.78万人。

在餐饮业务上,随着疫情的趋缓美团随后又启动了“春风行动”,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同时推出“商户伙伴佣金返还计划”,首批受帮扶的数十万商家平均营业额增幅超过80%。

其实,美团强于团队的另一表现,是本次疫情期间美团也开始配送电子产品,华为P40发布后的第一部手机,就是由美团“限时”送达的。

但是,美团随后却陷入了一场佣金风波,舆论认为美团对商家的抽佣过高。当然,这件事可谓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如果没有佣金,美团将无法正常持续运转。而针对后疫情时代的餐饮业复苏,美团一方面通过美团大学授之以渔,辅助疫后经营。同时还减免餐饮外卖佣金,提供充足骑手运力支持,推出“无接触配送“,让用户在点餐时更加放心,从目前情况来看,外卖单量已经恢复到了疫情前的近七成。

仅以武汉这个“重灾区”为例,据美团外卖最新数据显示,自武汉“解封”以来,武汉已有近七成餐饮商家恢复外卖业务,五成商户外卖营业额恢复至60%以上。仅4月8日当天,小龙虾外卖就卖出了近万单。小龙虾、烧烤、热干面成为了武汉人最喜欢的外卖单品。随着武汉“解封”,外卖小哥订单从原来的“大米牙刷口罩”逐渐转变为“小龙虾热干面烧烤” ,餐饮商家陆续复产复工。

另外,数据显示武汉已有近七成餐饮商家恢复外卖业务。为助力武汉实现生活服务领域消费回补与复苏,美团外卖还将在武汉推广“商户伙伴佣金返还计划”,对武汉范围内优质餐饮外卖商户、尤其是经营情况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

可以说,虽然身陷佣金风波,但美团却通过持续免佣竭力助力餐饮商户度过难关。譬如,疫情期间,武汉广大餐饮商户一度举步维艰,为了助力餐饮商户度过难关,自2020年2月1日起,美团外卖对武汉地区所有餐饮外卖商户持续推行免佣政策,直至彻底恢复秩序。据美团外卖数据显示,截至4月8日,本次免佣政策已覆盖武汉餐饮商户数量超2000家,免佣累计金额已超过3000万。

可以说,只要能帮助卖出餐食,即便是收取一定佣金商家也愿意接受。何况,强于团队的美团,每月佣金的大头都是分给了旗下骑士、。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美团在疫情期间的表现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自身团队的强大能力。

买下《囧妈》的字节跳动,不止抖音直播这么简单

疫情初期,字节跳动的一个举动曾让不少网民沸腾,那就是重金买下《囧妈》,让全国用户免费观看。此举被业内人士解读为字节跳动要发力长视频,这并不是臆想,但是从疫情期间的结果来看,字节跳动做了更多的事情。

换言之,疫情期间,买下《囧妈》播映权只是字节跳动的大手笔之一,加码抖音直播,继而重金签约罗永浩,都显示了其有一颗不安分的心。例如飞书,就打开了字节跳动从娱乐向企业服务的另一扇窗。

 其实,疫情对字节跳动的推进作用,还在于除了其自身有意为之外,还有大量的全国4S店在抖音上开播卖车,甚至有一些商业银行也在内部发起了各支行全面参与的抖音直播大赛。某种程度上说,全民APP抖音加上飞书正在开始承担疫情期间用户和企业需求的多个层面。

这其中,字节跳动的飞书因支持直播,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为应对疫情的远程教学平台。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飞书的研发是为了提升远程办公的效率,因此产品设计的逻辑归结于“效率”二字。飞书整合打通了IM、日历和文档等功能,也使得办公场景更加协作和高效。当然,除了这些细节,飞书的极致降噪,也让其成为高效的团队沟通工具。

如此来看,字节跳动在疫情期间确实打了不少组合拳,业界也纷纷看好其在疫情之后的前景,也让其与同为三小巨头的滴滴进一步拉开了距离。

阿里、腾讯微笑不语,百度新业务缘何姗姗来迟?

疫情,对有备无患的互联网巨头来说,也是扩展业务展现实力的时刻,当年阿里淘宝正是在非典疫情期间孕育而生的。

如今的三大巨头,在疫情之下分化更加明显。

疫情期间,阿里的电商业务如火如荼,腾讯的游戏大卖,而且除了主业之外,阿里的钉钉、腾讯的微信会议、在线办公及小程序等,都让两者在疫情期间进一步爆发,对阿里云、腾讯云等业务也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当然,疫情期间所有的“云”也都得以一展拳脚。

反观百度,在疫情期间最引人关注的则是这三个新闻:一是百度网盘的“用户奖励计划”遭遇用户吐槽,导致官方4月21日公开致歉;二是4月7日百度APP多个频道因存在严重违规问题,被网信办约谈,要求立即停止违规行为,进行整改;第三个是近日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在长沙启动上线,当地市民可以通过百度相关应用一键呼叫,还能免费试乘。

这三个新闻之外,我们不妨先聚焦一下与百度业务营收关联度最紧密的话题,当下行业最热的风口——直播带货。据界面报道,百度即将上线电商直播,目前已经通知公会招募主播和筹备商品,不过上线日期和平台政策还未完全确定。目前,百度直播已经推出对个人主播用户的直播带货功能,用户实名认证之后可以参加,直播渠道仅支持淘宝、京东和度小店的商品。

直播和百度的基因是否相符?这是外界最大的疑问。以往百度做过多次电商尝试,但是每一次都是败走麦城。而面对如今的直播带货风口,在抖音、快手、淘宝直播甚至拼多多的环伺之下,要想做出差异化和一鸣惊人可谓比登天还难。

押注这样的风口,给外界的感觉更像是为了做而做。有媒体也在发问:疫情期间百度究竟在搜索之外彰显了哪些新的契机?

【结束语】

疫情是一场大考,充满不可抗力,但是有的行业巨头因为远见化险为夷,有的巨头则黯然消沉欲振乏力。也只有在这种特殊时期,业界才能真看到巨头的分化,以及团队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差别,新一轮排位赛已经开始,故事还会继续。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