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李国庆“抢公章”背后,是电商第二梯队的失落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李国庆“抢公章”背后,是电商第二梯队的失落

当当离稳定经营还有多远?

文|锋科技

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和俞渝之间的争执,在这个不一般的周日再度升级:根据多家媒体报道,李国庆在当当总部带走了财务公章。

此前二人就当当网管理问题有过多次争论,甚至不惜将话题引至媒体报道和公开社区讨论,李国庆的此番行动无疑把当当网再度推上了互联网热门话题的风口浪尖。

当当管理权之争再度升级

在媒体报道中,李国庆一侧的行动是这样的:4月26日一早,他带着另外五人(一说为董事、秘书、律师、保安、摄像)进入当当办公区。由于俞渝习惯下午前往公司,在场员工又没能阻拦李国庆,他顺利获得了公司的公章、财务章等重要物品。

李国庆等人还在当当办公区内张贴了《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对俞渝“不当行为”进行指控:打压李国庆将其赶出公司造成损害、拒绝跟股东分红并侵犯持股员工权益、不当裁员和取消项目损失机会、通过媒体抹黑李国庆、疫情期间损害员工权益。

李国庆在公告内声称:他已经于4月24日召开临时股东会,成立由李国庆、俞渝、潘跃新、张巍、陈立均担任董事的董事会;俞渝不再担任当当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并且不具有任何职权,李国庆则以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身份全面接管公司。

有趣的是李国庆还公布了三项决定,1、今年2月1日至今的“开除、辞退、优化”的人事流程中止,被单方面辞退的员工可协商返岗;2、将以2019年税后净利润的30%进行股东分红,缓解中小股东压力;3、各部门各业务保持不变,需向李国庆和指派人员汇报工作。

当当网也在昨天下午发表公告,从另一面证实了事件:称李国庆伙同五人,在2020年4月6日早上9点34分闯入当当网办公区,抢走了当当网运营主体“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公章、财务章,共计47枚。当当网表示已报警并声明印章作废。

傍晚六点进行的直播记者会上,当当副总裁阚敏表示:李国庆拿走公章声称公司管理权的行为是违法的;公告中提及的临时股东会,没有任何董事收到通知或参与;李国庆多次拒绝和俞渝和解,提出的和解条件也反复变更。

综合看来,这次事件只是围绕李国庆、俞渝,两位婚姻关系仍在存续的当当网创始人的一系列争执的单个节点。李国庆采取出乎大多数人意料的方式对公司管理权进行争夺,才让这个不时因出众言行登上热门的企业家,再度成为互联网人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

这一切可能要从2018年1月俞渝向李国庆发出的“逼供信”说起,根据海客财经的采访,1月15日晚李国庆、俞渝以及二人的儿子还在一起看《雍正王朝》电视剧的“八王逼宫”片段,第二天李国庆却收到了俞渝授意高管的邮件,要求他保留待遇退出当当网管理。

而后,俞渝全权掌管当当管理事宜,并推动了她一直希望说服李国庆的将当当出售给海航集团的计划。时年3月海航集团旗下天海投资发出公告,表示将以75亿元收购当当,不过半年后的9月海航又表示和当当达成一致意见,决定终止收购。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公开宣布离开当当并启动创业项目“早晚读书”,而后他开始在微博等公开场合表示自己在企业竞争中受到俞渝压迫,并声称向法院提交离婚申请。10月10日李国庆接受腾讯新闻采访,提到被“逼宫”时,甚至直接当着众人面摔杯泄愤。

俞渝则是在朋友圈作出回应,称李国庆离开家时拿走了包括女方父母存款在内的1.3亿元、多次砸坏家具餐具、私生活混乱对家庭不忠、对父母儿子照顾不周,工作上李国庆也没有尽到CEO应做的工作,网络发言口无遮拦更让她颇感压力。

有了二人围绕家庭、公司管理种种矛盾展开争斗的前车之鉴,也不难想象李国庆和当当网今天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无论最终是李国庆还是俞渝胜出,二人共同创立并运营20年的当当网亦将受到影响。

错失腾飞机会的电商第二梯队

元稹在《遣悲怀》中写道:“贫贱夫妻百事哀”。带着“明星创业者”等头衔的李国庆和俞渝明显不符合这个道理,为何二人在跟窘迫不沾边的前提下,不惜让媒体大众得知争执?孕育出矛盾的重要原因,恐怕还是当当网所处的电商第二梯队的集体失落。

1999年开始投入运营的当当,在2010年上市前的十年内可谓是顺风顺水:不仅两位创始人的身份颇受瞩目,电商、图书贩售的概念也踩在了互联网崛起的风口浪尖;当当平稳度过了早期互联网泡沫,收获多个知名投资机构青睐,还曾在2004年被亚马逊申请并购。

尽管早早自建仓储物流、尝试拓展品类,销售和盈利数据上都颇为好看,但当当截止至2016年5月18日的五年半上市周期并不尽如人意。当当发行价16美元,上市当日受到股市看好一路涨至29.91美元,而到了退市时股价却不过6.63美元。

这期间,阿里巴巴完成了从原有B2B、C2C电商业务,到天猫为首的B2C电商矩阵的搭建,并且以电商为核心向其他业务拓展。双11购物节概念的全民火爆,更是阿里巴巴成为国内互联网三巨头“BAT”的最佳注脚。

京东从原本的3C数码电商成功转型为全品类电商,靠着价格、物流、售后的建设拿下了国内电商重要板块。在完成与易迅、拍拍等腾讯电商业务合并之后,京东不仅坐稳江湖地位,还从腾讯获得了微信和QQ两大顶级互联网产品的流量支持。

当当的资本动作则显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在早期投资机构陆续推出之后,当当多次拒绝了资本抛来的橄榄枝,在2013年尝试进入新业务需要资金的时候,更是先后拒绝了腾讯和百度的投资请求。放弃互联网巨头支持的同时,当当主要业务也在左右摇摆。

早些年当当有机会在C2C业务上正面迎击淘宝,没过多久就宣告放弃;京东进入图书市场时敢打价格战,当当却没有做出准确反应;之后当当尝试转型销售服装做时尚电商,做数字出版物发行并开设书店,却都没有用资源和资金把方向贯彻到最后。

这也是和当当一路走来的电商第二梯队选手们的尴尬,论赛道,最好走的那条已经被先行者踏遍;论支持,投资机构和巨头都选择了竞品中声量较大的;论产品,始终不能在市场中获得稳定的领先地位,只能在尝试中不断转型。

李国庆和俞渝可能就是在这一期间就企业经营产生了更多矛盾,这个80年代北大毕业生找到的解决办法是:内部创业,建立以图书发行、文创书店等新业务为主的小当当。根据李国庆的表述,小当当在三年发展后实现了6000万元年利润,却在2018年被俞渝收回。

对外是曾经的明星电商企业在业务的反反复复后被竞争对手赶超走向没落,对内是两位联合创始人在管理权等问题上的纠结。当当网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不能散去的焦虑很可能因此将二人感情、经济矛盾无限放大,最终演变成了我们看到的公开斗争。

李国庆公开从当当离开之后创办了早晚读书,但他始终没有放下对当当的坚持,就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微博表态、法院申诉、甚至是进办公室拿公章。他和俞渝始终无法在所有权上撇清楚,可能是因为会被认定为二人共同财产,也可能是因为一部分股权归属儿子。

不管怎么说,因高管家庭矛盾而频频引发公司经营动荡,甚至是影响到公司商业形象,绝对不是一家正常商业公司应该出现的状况。这一点也不体面,不管是对于李国庆和俞渝、当当网和品牌本身、还是为这家公司工作的员工。

夫妻店模式宣告终结

如果将来有一天尘埃落定,当当有机会找到电商市场的落脚处吗?锋科技(id:feng_keji)认为凶多吉少。

如今电商巨头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已形成“三国鼎立”局面,很难看到留给新入场者的空间。而且当当自身在过去的发展中,可以说是主动放弃了在图书以外业务大有建树的机会,错过了综合型电商扳手腕的最佳时机。

现在当当也不具备转型综合电商的实力,落后第一梯队许久的当当,要补的课绝非当前体量可应对。虽然提供了服装箱包、家具母婴、食品生鲜、手机数码等主流品类,但官网和手机App首页的主要版面仍旧是图书为主。

当当也没有在图书以外商品的SKU跟进上做好准备,显得落后且缺乏竞争力。以智能手机为例,除了华为P40系列和iPhone SE,主流智能手机厂商在2020年推出的高端新品都没有在当当自营店铺销售,OPPO、小米、荣耀品牌的旗舰店似乎有半年以上未作更新。

如果李国庆成功重掌当当网管理权,早晚读书的经验是否能够反哺当当?早晚读书虽然小有规模,但内容和产品本身还有路要走,离4000万活跃存在距离。其次,李国庆虽然是早晚读书运营实体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但股权关系上他仅持有1%,是否有实际参与管理、参与了多少还得打上问号。

俞渝能否通过反击彻底获得当当所有权或是和李国庆达成和解,会是围绕她的一大关注点,公司正常经营需要稳定的管理层。不过我们可以很明确一件事,在电商环境飞速变化当当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现在,俞渝有必要考虑和资本展开更多互动。

其他企业的治理经验或许能够给“迷茫”了将近20年的两人一些启发:马云早早卸任阿里巴巴董事长,集团管理和各业务已经有成熟经理人机制。京东一侧也开始类似转变,刘强东大幅降低公开露面频率,陆续卸任京东集团多家公司的法人职务并交给其他高管代理。

发生在李国庆和俞渝身上的一系列事件已经证明,在20年前带领当当网起家的夫妻店模式已经走不通。当当想要重回正轨,而不是频频出现在八卦频道,可能得先彻底解决掉两位创始人之间的矛盾。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