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上线一周下载超500万,Facebook Gaming成为疫情直播红利的顶级猎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线一周下载超500万,Facebook Gaming成为疫情直播红利的顶级猎手

没有电竞基因的Facebook,能靠本体27亿的月活打开市场吗?

文|陀螺电竞 汞灯

近几个月,在疫情对西方社会影响更甚之下,游戏与直播行业持续创下新的用户纪录。从《使命召唤:战区》与《Valorant》的用户激增,再到上周《堡垒之夜》演唱会创造的1230万在线人数纪录。疫情下的海外游戏势头正盛。

同样地,观看电竞直播的人数将会越来越多。据Esports Charts数据显示,Twitch在3月的收视总时长比2月高出14%,且每周收视人数仍在以10%左右的增幅持续走高,电竞游戏与直播的机遇并行。

上周,Facebook推出了自己的游戏直播应用Facebook Gaming,据悉,这一应用原定于今年6月上线,提前至4月下旬源于对疫情红利的考量。上线七天后,该应用在谷歌商店的下载量已经超过500万。

此前,Facebook Gaming已经在部分国家开展了为期18个月的测试。据StreamElements与arsenal.gg数据显示,去年Facebook Gaming在海外游戏直播市场的份额约为3%,收视总时长领先排名第四的Mixer约200万小时,同时大幅落后于Youtube游戏21%的市场份额。

作为最后加入移动端的平台,Facebook能在疫情红利下充分发挥本体27亿月活用户的优势,把本体用户分流到自家直播,不难想象Facebook Gaming会逐渐拉开与Mixer的收视差距。但鉴于目前尴尬的市场份额,不可避免会将自家观众朝体验更丰富的Twitch、Youtube分流。比下微软紧咬,比上远远不足。依靠自身优势,Facebook Gaming如何在游戏直播领域更进一步?

1、重于赛事版权,败于赛事版权

欧美电竞圈头四名的直播平台,背后实际控制公司依次为亚马逊、谷歌、Facebook、微软,市值均在5000亿美元以上。也只有这些财大气粗的公司,才有底气掏出5000万美元的天价合同挖角“敌台”的头部主播。

在中国发生过的千播大战,难以在欧美直播界重演。去年轰动海外直播圈的Ninja、Shroud转会Mixer平台,也没有对Mixer市场份额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Facebook Gaming的运营策略则更注重赛事版权,但让他们在硬核玩家中名声变差的,却也是这一点。

早在2018年,Facebook就曾官宣签下第三方电竞品牌ESL的赛事独播权。后者承办的Dota2、CSGO赛事广受圈内好评。而当年Facebook独播产生的诸多问题,让云顶Minor系列赛恶评如潮:音画不同步、赛事延迟严重、卡顿情况多...赛后,Facebook独播的专业性广受玩家质疑,甚至惊动了第一方V社出面摆平,ESL在舆论声讨下终止了与Facebook方面的独播合作。

Facebook平台收视人数,约为Twitch主播的六分之一

此后,鲜有顶级赛事选择Facebook做游戏的独播方,拳头、V社系赛事主战场在Twitch,Youtube此前也以上亿美元买下暴雪电竞全家桶的独播权。专业性不足的Facebook,其赛事版权战略几乎宣告失败。

但即使战略失败,Facebook Gaming市场规模却还是保持稳定增长,Mixer豪掷5000万美元砸下的小水花,甚至没有啃下看似不动的Facebook Gaming。为何后者能始终保持增长?别忽略Facebook本体27亿的月活,以社交软件起家的他们,往往是最好啃下人口红利的选手。

2、比较优势下的facebook gaming:像B站,也像快手

疫情下,Facebook是游戏直播四巨头中最可能的规模红利受益者。

在Facebook Gaming的官方网站上,他们列出在游戏推广合作上的优势:27亿的累计月活用户、7亿游戏直播用户数、1亿活跃玩家。相比与其他三个在电商、软件方面建树的巨头,facebook的社群属性方便捆绑更多观众,形成直播+社群同构的体系。在中国,这一结构相似于Bilibili,B站的社群粘性为其当初入场直播带来的便利,如今无需多言。

而庞大的用户基数,又使得进场移动端的Facebook,有着去年快手游戏直播的影子:原生粉丝会成为直播平台第一批用户,减少平台推广支出。而在拥有诸多网红资源下,平台也无需急切加入头部主播争夺,而是可以采取平台内循环转化的方式。一定程度上,这也能解释为何Facebook Gaming在市场份额不高的情况下,对Mixer重金签下主播不为所动。

纵使平台没有决定性的大主播,Facebook Gaming的总收视时长也在去年高于Mixer,这就又有了去年快手游戏直播日活超过虎牙+斗鱼的味道。

对电竞的专业性不足,完全可以靠社群建设和用户基数弥补。Facebook Gaming急切推出应用,必然是瞄准疫情红利下这批新入场的直播观众,在观看电竞直播前,他们很可能已经是Facebook社群中的一员,而论坛与直播的相关性又远大于电商、软件。

在硬核电竞观众这块,目前的Facebook风评不佳,但在疫情红利下的新观众层面,提前推出应用,必然能在吸引轻度观众上树立比较优势。

首周500万的下载量,对Facebook而言是一个不错的数据。相比之下,目前Mixer在Google Play的总下载量为1000万,若疫情红利能够持续,保守估计Facebook Gaming能在原定上线时间前下载量超越Mixer。

3、抛开疫情,为什么Facebook Gaming需要移动应用

点进Facebook直播的pc页面,相比于竞争对手Twitch、Youtube Gaming和Mixer,ui设计仿佛回到了windows 2000时代。截止4月27日下午5时,最受欢迎的游戏中,前八名有四个移动游戏(其中三款为中国研发),最受欢迎的主播正在直播帝国时代,有2.4万观众同时收看。

传统直播平台人气极高的硬核四件套(堡垒之夜、英雄联盟、CSGO、Dota2)在Facebook Gaming近乎无人问津。从页面到受众,facebook游戏直播的画风都不太一样。移动游戏在Facebook Gaming显得远比传统PC电竞更受欢迎。

作为对比,笔者下载了移动端进行体验,Ui相比网页端有巨大进步,同时虚拟礼物打赏(星星)的提示也更加明显。据了解,Facebook Gaming的盈利模式以主播打赏为主,而非Twitch平台主流的付费订阅模式。

据Facebook2019年财报,公司年营收达到706.97亿美元,其中98.53%的收入来源于广告营销收入。最近数月,Facebook旗下INS、WhatsApp等应用流量都显著提升,但碍于疫情期间广告投放显著减少,这部分巨额流量的变现之路并不顺畅。

Facebook历年营收

为实现变现方式的多元,以打赏模式为主的游戏直播自然进入了Facebook的法眼:相比Facebook近年的广告营收增幅下降,游戏直播市场的规模不降反升。加码游戏直播业务,一在于打入Facebook过去没有充分渗透的市场,二在于用户打赏模式拓宽了Facebook的变现渠道。

同时,Facebook Gaming用户对移动游戏的偏好,也是推动Facebook加急移动端产出的关键。可以想象,Facebook彻底打通电竞直播市场将是个漫长的过程,但通过深耕移动电竞这一细分市场,Facebook Gaming总能在游戏直播领域站稳脚跟,谋求更进一步的发展。

结语

App上线首周,Facebook Gaming取得了一个不错的下载成绩。可以预见的是,这款应用将在疫情期间成为Facebook争抢用户规模红利的最大战力。虽然离Youtube游戏、Twitch的市场规模还相差甚远,但在吸引轻度用户上,Facebook全家桶的社群构筑以及用户规模优势,都值得其他直播平台注意。

作为海外四巨头最后一个踏足移动端的企业,此前口碑不佳的Facebook Gaming难以直接参加硬核电竞战场的竞争,但借助自有优势与用户偏好,深耕移动电竞细分市场,不失为一个优秀的选择。做大直播部门,对推动Facebook整体的营收结构变化也有巨大的战略意义。疫情红利下,这显然是Facebook推出应用的最好时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