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蒋凡的处罚结果合理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蒋凡的处罚结果合理吗?

早在蒋凡之前,就有多名高管因价值观和利益问题被重罚。

文|燃点新消费 雪颖

铁面无私,还是避重就轻?

对蒋凡的处罚重吗?

4月27日,阿里巴巴集团公布了对于蒋凡绯闻事件的调查处理结果:

1、管理层提议并得到合伙人委员会批准,即日起取消阿里合伙人身份。

2、记过处分。

3、降级。职级从M7(集团高级副总裁)降级到M6(集团副总裁)。

4、取消上一财年度所有奖励。

阿里巴巴官方发布的消息中,否认了阿里在2016年投资如涵电商的决策与蒋凡有关,并表示,“蒋凡对如涵电商、张大奕所有淘宝、天猫店铺的经营活动并无任何利益输送行为。” 这次的处罚,主要是因为由于“个人家庭问题处理不当”,而对于公司声誉造成了影响。

事件的起因是“花花董花花”4月17号在微博上发布的一条动态:“再来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气。”短短的十二个字却引发了全网关注。因为这条消息指向的当事人是天猫和淘宝总裁蒋凡,一个女人的婚姻保卫战演变成了阿里巴巴集团的公共危机。第二天,蒋凡在阿里内网道歉,同时恳请公司对自己展开相关调查。

阿里巴巴首席人才官童文红在发帖下回复称,蒋凡因家庭事务而严重影响公司声誉,确实非常不应该,应该反思道歉:“无论是谁,都必须遵守公司商业准则,没有任何例外。”

抢月饼和个人作风问题,谁更伤害价值观?

结果一出,舆论对此有明显的争议。一部分的争议在于对“并无任何利益输送行为”的怀疑,另一部分的争议在于这个处罚是否过轻。

“抢个月饼都被开除了,这都还好好的?我仍然记得,抢月饼被开除那条问题下面,多少自称阿里人在那边义正严辞:从公司章程、法律法规、职业道德到人际交往等各个角度为公司辩护,同时把被开除的同事踩了一脚又一脚。”在知乎公开讨论中,获得最高赞的回答来自答主答主鲁森林林的评论

蒋凡处罚结果最具争议的就是和“月饼事件”的对比。

2016年9月12日,阿里巴巴安全部和阿里云安全的5名员工,用编写脚本代码方式,在公开秒杀月饼的内部活动“秒到”了133盒月饼。这5名员工在与首席风险官刘振飞和阿里云总裁胡晓明进行了“坦诚沟通”后,被全部开除。

五名员工中,还涉及前阿里云云盾的安全技术负责人叶敏。

“叶敏是我心目中‘前’阿里巴巴全集团(含蚂蚁)在安全攻防技术上的第一人,我的左膀右臂,未来注定是要升p10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这个国家的财富。现在便宜你们这些安全公司了。无语凝噎。” 曾经的阿里云首席安全研究员吴翰清如此评价到。

叶敏在2010年加入阿里,“你可能只知道淘宝占据了中国电商的大半壁江山,但是你或许不知道,全国30%的网站都在阿里云上。而叶敏的阿里云盾团队却只有8个人,他的能力和责任可想而知。” 当时有媒体评价到。

而叶敏自己的回复也充满了委屈,他曾在朋友圈流露心声:“6年多,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做技术,从未在公众场合说过公司坏话,转身成了阿里黑“,并自己留言到:“xx,发完竟然想流泪。”

和蒋凡一样,这次处罚也充满争议,并把阿里推向了舆论的风暴眼。

当时的阿里巴巴集团首席人力官蒋芳在内部信中透露,该事件惊动了阿里高层:“集团用4个小时对此事进行了复盘和讨论,逍遥子、戴珊、行癫、振飞,郭靖,王 坚,王帅,马老师及我都参与其中。”

而最后的结论是,支持开除这五名员工的决定。重罚的原因是“阿里是一家把权力真正下放到每个普通小二手里的公司”,并提醒员工:“我们必须反复提醒自己,要善待手中的权力,也像爱惜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惜别人对自己的信任,爱惜自己的才华。“

月饼事件也被解读为阿里巴巴对于价值观的坚持,蒋芳表示,“引发许多同事担忧我们对坚守价值观过于偏执以及会给鼓励创新的容错文化造成伤害。实话实说,我们也争论,纠结,感到难受。”

那么,写代码抢月饼,和因为个人作风问题而影响公司声誉,哪个更加辜负了“手中的权利、别人的信任、和自己的才华” ?哪个对公司的价值观伤害更大?

阿里官方与舆论的观点看来有普遍的区别。

阿里对蒋凡的处罚轻了吗?

对于一家尤其强调使命愿景价值观的公司,马云曾说:阿里所有重大的决定都与钱无关,都与价值观有关。在去年9月10日,在阿里巴巴20周年晚会的开幕上,阿里公布了“新六脉神剑”,最新版的价值观是:

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

因为信任,所以简单

唯一不变的是变化

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

此时此刻 非我莫属

认真生活快乐工作

事实上,早在蒋凡之前,就有多名高管因价值观和利益问题被重罚。

2011年,阿里巴巴B2B公司宣布,为维护公司“客户第一”的价值观及诚信原则,公司清理了约0.8%逾千名涉嫌欺诈的“中国供应商”客户,经查实,B2B公司直销团队员工,故意或者疏忽而导致一些涉嫌欺诈的公司加入阿里巴巴平台,近百名销售人员遭到处罚。

时任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总裁,兼阿里巴巴企业(B2B)电子商务总裁卫哲,COO李旭晖也因此引咎辞职。

2012年,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免去阎利珉聚划算总经理职务。后阎利珉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杭州警方刑事拘留,半年后,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

2014年,阿里巴巴被传对内披露了一起员工受贿260万被判刑的处分公告,前阿里集团原人力资源部副总裁王凯因非法收受或者索取他人好处费共计260万余元,用于个人消费,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

相比起来,蒋凡的处罚中明确强调:“凡对如涵电商、张大奕所有淘宝、天猫店铺的经营活动并无任何利益输送行为”,仅仅是“个人家庭问题处理不当”。这样的定性,让“取消阿里合伙人身份”显得已经是重罚,但和之前查出来实质问题、被引咎辞职或移交司法的历届高管相比,阿里对蒋凡已很仁慈。

“除名是应该的,还应该继续查下是不是有利益输出和流量扶持“,微博上一位网友的留言得到了2.1万的点赞。

另一种声音认为,阿里此次决定冷静,并没有“中了敌人的圈套”。

阿里对于蒋凡的处罚,必然要权衡多方面的因素:价值观、竞争对手、舆论、蒋凡的价值……阿里对于蒋凡的处理轻了吗?

利益各方,有着不同的答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