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好未来净亏1.1亿美元,销售造假的“轻课”或贡献1.3亿美元营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好未来净亏1.1亿美元,销售造假的“轻课”或贡献1.3亿美元营收

好未来称,“Light Class”销售占公司2020财年总收入的3%到4%。

文|异观财经 黑绳天谴冥王

自曝销售收入造假丑闻20天后,姗姗来迟的好未来财报,终于呈现在公众面前。2020财年,年度营收在增长,然而却出现了转盈为亏。年度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1.102亿美元,2019财年归属于好未来的净利润为3.672亿美元。

异观财经消息,北京时间4月28日,美股盘前,中国教育界双龙头之一的好未来(NYSE:TAL)发布了截至2020年2月29日,2020财年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报告。

财报数据显示,好未来单季实现净营收8.5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7.27亿美元,同比增长18%,较上一季度的8.62亿美元,下滑0.5%,连续两季度下滑。2020财年第四季度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9010万美元,上年同期归属于好未来的净利润为9960万美元。

截至2020年2月29日的2020财年,好未来净收入从上年同期的25.630亿美元增长到32.733亿美元,增幅为27.7%。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1.102亿美元,2019财年归属于好未来的净利润为3.672亿美元。

截至2020年2月29日,好未来在70个城市共设有871个教学中心,多于截至2019年2月28日设于56个城市的676个教学中心。

综合来看,好未来在营收上,同比保持了增长,但从营收季度环比增速上,却出现了下滑的情况。在净利润上,则出现了转盈为亏。

好未来销售造假的轻课最高贡献1.3亿美元营收

瑞幸咖啡造假事件还在持续。就在瑞幸公开宣布造假后的一周内,好未来也自曝家丑,承认存在销售欺诈行为。

好未来是中国最大教育集团之一,主要业务是K-12课外培训。根据官网介绍,旗下有学而思、学而思网校、爱智康、摩比思维、励步英语、顺顺留学、家长帮、未来魔法校、Career China等业务品牌。

好未来在线教育业务主要包含学而思网校、学而思培优在线及其他。

学而思网校是学而思旗下在线双师大班业务,是在线教育业务的主要营收来源。其他则是指好未来在开发的其他业务品牌,就包含数据造假的“轻课(Light Class)”。

官网显示,“学而思轻课”是一款针对6—12岁小学生的在线学习产品,采用“AI互动+直播”的模式,帮助学生预习、复习、巩固课本知识。这款产品在2018年2月正式上线。

在2020年4月8日,好未来发布公告称,在例行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不当行为”,公司怀疑问题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等文件,错误夸大“轻课(Light Class)”的销售数据。

好未来称,“Light Class”销售占公司2020财年总收入的3%到4%。根据好未来公布的最新财报显示,2020财年好未来总营收32.733亿美元,据此推算,轻课收入在9820万美元至1.309亿美元。

公共卫生事件下,在线教育格局会发生改变吗?

在线教育行业的激烈竞争变得越发激烈。

教育部1月27日发布《关于2020年春节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要求部署各高等学校、地方所属院校、中小学校、幼儿园等学校适当推迟春节学期开学时间之后,全国多地发布通知暂停线下培训活动。

在开学延迟、线下补习班暂停的情况下,无论是不得已而自救的线下培训机构开始转向线上授课,还是需要增长的新东方在线、网易有道、VIPKID、跟谁学、学而思等国内多家在线教育企业,都不肯放过这次机会,争相为各个学龄的学生开通免费在线教育课堂。

公开报道显示,1月26日,好未来教育集团设立1亿元抗击疫情专项基金,2000万捐赠给武汉市慈善总会,8000万元用于教育专项,帮助各地孩子“停课不停学”。

停课后,一方面,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培优将所有线下课程全部转为线上,保证原授课老师、原上课时间、原课程内容,且课后的各项服务不变。另一方面,好未来旗下学而思网校向全国用户提供校内同步免费直播课程。

此外,手握海量用户的快手、抖音、虎牙、B站、斗鱼、等直播平台也纷纷进军在线教育,推出在线教育服务。一时间,各行各业的企业都试图进入在线教育领域分一杯羹,在线教育似乎成为新风口,在线教育板块迎来新的一轮上涨。

学生总人次(长期正价课)从上年同期的约2,966,400增长到本季的约4,646,040,同比增长56.6%。不过,好未来并未公布,疫情期间免费课程给其带来多少的注册用户,增加了多少长期证件课程付费学生人次。

据机构的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2月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猿辅导,周活跃人数分别为 615.9、740.8、378.1万人,环比1月增长5至7倍自有流量。

疫情期间,各大教育机构争相赠课、捐课,这是否真的能够助其业务向好发展呢?

诚然,这次疫情对在线教育起到了很多大推动作用,提升了在线教育的渗透率。然而,教育线上化的早就开始了,跟谁学、网易有道等也已成功资本市场。从美股在线教育平台公布的财报也不难看出,在线教育领域能够实现盈利的企业屈指可数,绝大多数在线教育业务尚处于亏损状态,获客成本高、付费用户转化率低是国内在线教育市场比较突出的问题。

有业务人士向异观财经表示,在线教育平台的教学质量、名师资源、课程资源、学生的学习效果、互动体验等都对用户的留存率以及后续的续费率都有直接影响。

在整个互联网流量见顶的情况下,获客和留存成本过高,依旧是在线教育的痛点。通常情况下,在线教育企业采用免费试听课程获得有意向用户,再利用电话销售将其转化为付费客户。不过学习英语的受众相对分散,时间安排充满不确定性因此,要想获得潜在用户的信息,需要投入巨额的营销成本。

而潜在用户在选择试听之后,能成为付费用户的可能性同样很小,然而在线教育企业还要付出大量的试听教师的工资,这就意味着在线教育企业营销费用和营业成本增加。新东方和好未来两家行业龙头的营业成本和营业费用也证实了这点。

新东方最新财报显示,新东方2020财年第三季度运营成本和支出为8.06亿美元,同比增长15%。对此,新东方表示,运营成本的增加,主要由于更多的教学时间教师薪酬增加,以及学校和学习中心数量增加导致租赁成本的增加。

新东方2020财年Q3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新东方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为1.182亿美元,同比增长35.2%,主要是由于向公众提供免费的大型在线直播节目而产生的促销费用大大增加。另一个原因是在疫情期间,抓住新的市场机会,增加了客户服务代表和营销人员。

好未来最新财报显示,2020财年第四季,营收成本为4.05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061亿美元,增长32.6%,较上一季度的3.851亿美元,增长5.4%。

2020财年,总的运营费用为4.93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057亿美元,增长61.4%,较上一季度的4.004亿美元,增长233.2%。其中,销售和市场费用为2.43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362亿美元,增长78.6%,较上一季度的1.909亿美元,增长27.4%。

教育是一个强监管行业。随着教育政策的频繁出台,在大力提升优质在线教育的同时,对在线教育的内容、时长、缴费周期等进行了严格的规范。

强监管有助于促进教育行业整体健康发展。此外,在线教育区别于其他互联网行业的一个最为显著的特点,就是名师效应。名师的个人号召力极为强大,因此,在线教育平台需要持续投入大量的费用和成本抢夺生源和名师,从目前尚不成熟的商业模式看,疫情会讨厌一批规模小、资金实力弱的平台,而对于那些规模大、资金实力雄厚的头部平台,疫情对行业的影响更多是短期效应,从长远来看,对当前行业格局的改变影响较小。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