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年产黄金16吨的海外最大金矿延期遭拒,紫金矿业巴新项目有没有转圜空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年产黄金16吨的海外最大金矿延期遭拒,紫金矿业巴新项目有没有转圜空间?

巴理克在声明中也已做出了回应,并明确不接受以收购资产为目的谈判,那么,接下来整个事件会朝哪个方向走,且拭目以待。

文|一波说

紫金矿业遭遇“黑天鹅”,其参与的海外最大金矿的采矿证延期20年申请遭到拒绝,这座年产黄金15-16吨的波格拉金矿,被巴新政府决定收归国有。

公告披露后,紫金矿业4月27日收跌8.98%。

巴新政府决定将紫金矿业参与投资全球十大金矿收归国有

波格拉金矿

波格拉金矿,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第二大矿山,同时也是世界十大黄金矿山之一。

该座金矿的开采方式包括露天和井下,日处理矿石量17000吨,已稳定生产多年,年产黄金15-16吨。截至2019年底,保有黄金资源储量314吨,平均品位4.22克/吨,且深边部增储前景好,周边整合潜力大。

波格拉金矿,是紫金矿业公司海外最大的产金项目,2019年紫金矿业权益矿产金8.83吨。

2015年8月31日,紫金矿业投资2.98亿美元,收购了巴理克黄金公司(加拿大籍)50%的股份。也正因如此,紫金矿业与巴理克黄金公司分别持有巴理克(新几内亚)有限公司50%权益,该公司持有波格拉金矿95%的权益,对应紫金矿业持有波格拉金矿47.5%权益。

紫金矿业公告

4月26日,紫金矿业(A+H股)披露了“关于巴布亚新几内亚波格拉金矿采矿权有关事宜的公告”。

公告显示,波格拉金矿的采矿权已于2019年8月到期,根据巴新国家法院判决,波格拉金矿金矿仍可以继续生产,直到巴新政府作出采矿权延期的决策时为止。

公告称,巴新政府于2020年4月24日发布新闻,决定不批准波格拉金矿特别采矿权延期申请。巴新政府表示将组成国家谈判团队,就后续事宜进行协商。

4月24日,巴新总理马拉佩(James Marape)发表声明,表示政府决定依法拒绝波格拉金矿经营公司—巴理克新几内亚有限公司(巴理克公司)关于将采矿证延期20年的申请。政府谈判团队将立即与该公司进行过渡安排谈判。

波格拉金矿项目,是中国公司在巴新的第二大投资项目,仅次中冶瑞木镍钴矿项目。在马拉佩总理发表发声明的当日,巴理克发表发回应声明,表示坚决反对巴新政府决定,愿与巴新方就此进一步谈判,否则将诉诸法律并要求政府进行赔偿。公司不接受以收购资产为目的谈判,无兴趣与巴新方商谈过渡经营协议。

作为上市公司,紫金矿业于4月26日对事件进行了披露,并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已经收回该项目的全部投资成本。

另外,我驻巴新使馆经商处4月8日曾发布一则经贸新闻。“据巴新媒体近日报道,巴新总理马拉佩表示,政府为了补充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资金,同时为国家所有的非核心资产性寻找出路,正在考虑讨将一些国有企业部分私有化,出售其部分股份。这包括巴新几内亚航空公司、巴新电信公司、巴新电力公司等公司。”

继3月24日巴新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为期两个半月至6月2日结束);4月25日,巴新撤消前紧急状态令,发布新的紧急状态令并立即执行。

梳理如上资讯,紫金矿业巴新金矿项目采矿权延期遭拒,和巴新政府补充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资金二者之间,是否有关联呢?巴理克在声明中也已做出了回应,并明确不接受以收购资产为目的谈判,那么,接下来整个事件会朝哪个方向走,且拭目以待。

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

3月20日,紫金矿业发布2019年财报;实现营业收入1361亿元,利润总额69.5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2.8亿元,均比2018年有较大的增长。

报告提及,紫金矿业海外业务保持高增长态势。海外项目矿产金25.53吨,同比增长约34%,占公司总量的62.53%;其中,巴新波格拉金矿成为公司海外最大的产金企业,塔吉克泽拉夫尚、吉尔吉斯奥同克均实现较好增长,澳大利亚诺顿金田成为新的“爆发点”,矿山黄金资源约342吨,有望建成年产10吨黄金的大型矿山。

除矿产金外,紫金矿业在海外铜、锌产量也是跨越式增长,分别为15.33万吨、19.63万吨,占公司总量的41.44%和52.46%。其中,塞尔维亚紫金波尔铜业、瑞基塔勘探公司平稳接管过渡,项目技改建设稳步推进;刚果(金)科卢韦齐铜钴矿湿法系统快速建成投产,迈入年产十万吨级大型铜矿行列。

目前,亚欧非地区国家新冠疫情继续扩散,多个境外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紫金矿业在全面加强境外项目疫情防控与生产建设部署的同时,积极组织境外项目伸出援助之手。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紫金矿业披露了收购加拿大大陆黄金(Continental Gold)项目100%权益进展情况,并称股权正进入交割程序。

紫金矿业以全资子公司金山香港设立的子公司紫金美洲作为投资交易主体,并引入合作方参股紫金美洲,金山香港最终持有紫金美洲68.766%股权。紫金美洲各股东方合计以现金出资13.78亿美元,主要用于支付大陆黄金股权收购价款、交易费用及置换大陆黄金部分负债。

大陆黄金核心资产是位于哥伦比亚的世界级高品位大型金矿武里蒂卡金矿,拥有黄金资源量353吨,平均品位9.3 克/吨,银1,469吨,平均品位38.8克/吨,开采条件良好,同时在矿体深部及外围找矿方面有较好的前景,探矿增储潜力大。

今年元旦,董事长陈景河在致辞中表示:“紫金矿业已形成国际化的“大家庭”,海外员工占40%以上,可以预期,2-3年后紫金矿业海外资源储量、矿产品产量和利润将全面超越国内,成为国际矿业的重要参与者。”

另外,陈景河也提及,去年(注:2019年)11月,公司公布了2020-2022三年主要矿产产量规划,在资本市场引起了强烈反响。公司有多个海外项目资源储量巨大,具备开发成为世界级金、铜矿的条件,我们希望通过未来三年的努力,在黄金稳定增长的基础上,努力实现矿产铜产量翻番目标,公司业绩也将带来爆发式增长。

当年创业除了一块牌子,没钱、缺人、少技术

紫金矿业新一届董事会班子成员

2019年12月,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紫金矿业产生新一届董高监班子。陈景河当选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邹来昌任公司总裁,林水清当选第七届监事会主席,本次董监高换届在整体稳定的基础上,也补充了新鲜血液。

谈及紫金矿业这只股票,有不少福建安溪籍企业家在当中“一战成名”,比如新华都掌舵人陈发树,又比如前厦门首富、厦门恒兴集团董事长柯希平等,均因“潜伏”紫金矿业而获得丰厚的回报。

比如柯希平,二次投资紫金矿业共计1000多万,最终换取70多亿元财富身家,被送入福布斯富豪榜。在福建企业家群体里,柯老板也被誉为厦门“最牛A股掘金客”。

紫金矿业2008年回归A股上市时,成为A股黄金板块的龙头股,上市时,曾造就超过170位的千万级富豪,让不少人赚得盆满钵满。

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早年毕业于福州大学地矿系,他是紫金矿业创始人及核心领导者,同时还是龙岩上杭紫金山金铜矿的主要发现者、研究者和开发组织者。

追忆当年创业,创始人陈景河曾道出此中的艰辛和不易,他说:1993年,公司开始介入紫金山金矿开发,“那时候没钱、缺人、少技术,除了紫金山金矿处于公司所在地,政府给了一块牌子之外,几乎一无所有。”

1992年,陈景河作为特殊人才,被引进到福建龙岩上杭县开发的紫金山矿区。

陈景河,1957年10月生,毕业于福州大学地质专业,他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同时也是中国矿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1996年 福建上杭“紫金山式”大型铜金矿床发现,陈景河是项目负责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紫金矿业

4.5k
  • 亿纬锂能、紫金矿业投资设立锂业公司,注册资本3亿元
  • 新疆新鑫矿业:H股全流通计划获联交所授出上市批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年产黄金16吨的海外最大金矿延期遭拒,紫金矿业巴新项目有没有转圜空间?

巴理克在声明中也已做出了回应,并明确不接受以收购资产为目的谈判,那么,接下来整个事件会朝哪个方向走,且拭目以待。

文|一波说

紫金矿业遭遇“黑天鹅”,其参与的海外最大金矿的采矿证延期20年申请遭到拒绝,这座年产黄金15-16吨的波格拉金矿,被巴新政府决定收归国有。

公告披露后,紫金矿业4月27日收跌8.98%。

巴新政府决定将紫金矿业参与投资全球十大金矿收归国有

波格拉金矿

波格拉金矿,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第二大矿山,同时也是世界十大黄金矿山之一。

该座金矿的开采方式包括露天和井下,日处理矿石量17000吨,已稳定生产多年,年产黄金15-16吨。截至2019年底,保有黄金资源储量314吨,平均品位4.22克/吨,且深边部增储前景好,周边整合潜力大。

波格拉金矿,是紫金矿业公司海外最大的产金项目,2019年紫金矿业权益矿产金8.83吨。

2015年8月31日,紫金矿业投资2.98亿美元,收购了巴理克黄金公司(加拿大籍)50%的股份。也正因如此,紫金矿业与巴理克黄金公司分别持有巴理克(新几内亚)有限公司50%权益,该公司持有波格拉金矿95%的权益,对应紫金矿业持有波格拉金矿47.5%权益。

紫金矿业公告

4月26日,紫金矿业(A+H股)披露了“关于巴布亚新几内亚波格拉金矿采矿权有关事宜的公告”。

公告显示,波格拉金矿的采矿权已于2019年8月到期,根据巴新国家法院判决,波格拉金矿金矿仍可以继续生产,直到巴新政府作出采矿权延期的决策时为止。

公告称,巴新政府于2020年4月24日发布新闻,决定不批准波格拉金矿特别采矿权延期申请。巴新政府表示将组成国家谈判团队,就后续事宜进行协商。

4月24日,巴新总理马拉佩(James Marape)发表声明,表示政府决定依法拒绝波格拉金矿经营公司—巴理克新几内亚有限公司(巴理克公司)关于将采矿证延期20年的申请。政府谈判团队将立即与该公司进行过渡安排谈判。

波格拉金矿项目,是中国公司在巴新的第二大投资项目,仅次中冶瑞木镍钴矿项目。在马拉佩总理发表发声明的当日,巴理克发表发回应声明,表示坚决反对巴新政府决定,愿与巴新方就此进一步谈判,否则将诉诸法律并要求政府进行赔偿。公司不接受以收购资产为目的谈判,无兴趣与巴新方商谈过渡经营协议。

作为上市公司,紫金矿业于4月26日对事件进行了披露,并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已经收回该项目的全部投资成本。

另外,我驻巴新使馆经商处4月8日曾发布一则经贸新闻。“据巴新媒体近日报道,巴新总理马拉佩表示,政府为了补充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资金,同时为国家所有的非核心资产性寻找出路,正在考虑讨将一些国有企业部分私有化,出售其部分股份。这包括巴新几内亚航空公司、巴新电信公司、巴新电力公司等公司。”

继3月24日巴新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为期两个半月至6月2日结束);4月25日,巴新撤消前紧急状态令,发布新的紧急状态令并立即执行。

梳理如上资讯,紫金矿业巴新金矿项目采矿权延期遭拒,和巴新政府补充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资金二者之间,是否有关联呢?巴理克在声明中也已做出了回应,并明确不接受以收购资产为目的谈判,那么,接下来整个事件会朝哪个方向走,且拭目以待。

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

3月20日,紫金矿业发布2019年财报;实现营业收入1361亿元,利润总额69.5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2.8亿元,均比2018年有较大的增长。

报告提及,紫金矿业海外业务保持高增长态势。海外项目矿产金25.53吨,同比增长约34%,占公司总量的62.53%;其中,巴新波格拉金矿成为公司海外最大的产金企业,塔吉克泽拉夫尚、吉尔吉斯奥同克均实现较好增长,澳大利亚诺顿金田成为新的“爆发点”,矿山黄金资源约342吨,有望建成年产10吨黄金的大型矿山。

除矿产金外,紫金矿业在海外铜、锌产量也是跨越式增长,分别为15.33万吨、19.63万吨,占公司总量的41.44%和52.46%。其中,塞尔维亚紫金波尔铜业、瑞基塔勘探公司平稳接管过渡,项目技改建设稳步推进;刚果(金)科卢韦齐铜钴矿湿法系统快速建成投产,迈入年产十万吨级大型铜矿行列。

目前,亚欧非地区国家新冠疫情继续扩散,多个境外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紫金矿业在全面加强境外项目疫情防控与生产建设部署的同时,积极组织境外项目伸出援助之手。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紫金矿业披露了收购加拿大大陆黄金(Continental Gold)项目100%权益进展情况,并称股权正进入交割程序。

紫金矿业以全资子公司金山香港设立的子公司紫金美洲作为投资交易主体,并引入合作方参股紫金美洲,金山香港最终持有紫金美洲68.766%股权。紫金美洲各股东方合计以现金出资13.78亿美元,主要用于支付大陆黄金股权收购价款、交易费用及置换大陆黄金部分负债。

大陆黄金核心资产是位于哥伦比亚的世界级高品位大型金矿武里蒂卡金矿,拥有黄金资源量353吨,平均品位9.3 克/吨,银1,469吨,平均品位38.8克/吨,开采条件良好,同时在矿体深部及外围找矿方面有较好的前景,探矿增储潜力大。

今年元旦,董事长陈景河在致辞中表示:“紫金矿业已形成国际化的“大家庭”,海外员工占40%以上,可以预期,2-3年后紫金矿业海外资源储量、矿产品产量和利润将全面超越国内,成为国际矿业的重要参与者。”

另外,陈景河也提及,去年(注:2019年)11月,公司公布了2020-2022三年主要矿产产量规划,在资本市场引起了强烈反响。公司有多个海外项目资源储量巨大,具备开发成为世界级金、铜矿的条件,我们希望通过未来三年的努力,在黄金稳定增长的基础上,努力实现矿产铜产量翻番目标,公司业绩也将带来爆发式增长。

当年创业除了一块牌子,没钱、缺人、少技术

紫金矿业新一届董事会班子成员

2019年12月,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紫金矿业产生新一届董高监班子。陈景河当选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邹来昌任公司总裁,林水清当选第七届监事会主席,本次董监高换届在整体稳定的基础上,也补充了新鲜血液。

谈及紫金矿业这只股票,有不少福建安溪籍企业家在当中“一战成名”,比如新华都掌舵人陈发树,又比如前厦门首富、厦门恒兴集团董事长柯希平等,均因“潜伏”紫金矿业而获得丰厚的回报。

比如柯希平,二次投资紫金矿业共计1000多万,最终换取70多亿元财富身家,被送入福布斯富豪榜。在福建企业家群体里,柯老板也被誉为厦门“最牛A股掘金客”。

紫金矿业2008年回归A股上市时,成为A股黄金板块的龙头股,上市时,曾造就超过170位的千万级富豪,让不少人赚得盆满钵满。

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早年毕业于福州大学地矿系,他是紫金矿业创始人及核心领导者,同时还是龙岩上杭紫金山金铜矿的主要发现者、研究者和开发组织者。

追忆当年创业,创始人陈景河曾道出此中的艰辛和不易,他说:1993年,公司开始介入紫金山金矿开发,“那时候没钱、缺人、少技术,除了紫金山金矿处于公司所在地,政府给了一块牌子之外,几乎一无所有。”

1992年,陈景河作为特殊人才,被引进到福建龙岩上杭县开发的紫金山矿区。

陈景河,1957年10月生,毕业于福州大学地质专业,他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同时也是中国矿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1996年 福建上杭“紫金山式”大型铜金矿床发现,陈景河是项目负责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