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阿里腾讯携手定增23亿,华谊自救道阻且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阿里腾讯携手定增23亿,华谊自救道阻且长

背靠资本,也是各取所需。

王忠军与王忠磊。图片来源:icphoto

记者 | 戴天文

半年没有大动作的华谊兄弟,在4月29日发布多起公告:发布2019年年报全文,向9家公司定增23亿元,公司副总经理、公司董事叶宁辞任。

在2019年华谊兄弟的年报中,公司总营业收入21.9亿元,同比去年减少43.8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9.6亿元,同比去年减少262.3%。

华谊兄弟2019年年报

在整个2019年,华谊兄弟没有一部主控电影上映,对一家以电影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来说,是不可想象的承继,公司总经理王忠磊也在去年年底《王忠磊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严厉批评电影团队,“从最初缺席一个档期,变成现在只上映了一个档期”。

而华谊一直寄以厚望的业务“影视+实景”,在2019年也没有太多作为,第四座华谊兄弟电影小镇,于9月在郑州开业。时至今日,华谊只有苏州、海口、长沙和郑州四个大型实景娱乐项目,分别以《狄仁杰》系列、冯小刚系列、意大利小镇和《太极》系列四个不同的主题进行呈现。

郑州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图片来源:华谊兄弟官网

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华谊兄弟在今日发布定增公告,拟以2.78元/股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823741004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发行对象为阿里影业、腾讯计算机、阳光人寿、象山大成天下、豫园股份、名赫集团、信泰人寿、三立经控、山东经达9家公司,全部发行对象均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发行的股份。

消息一出,华谊兄弟今日迎来涨停版,收盘时每股股价3.94元,能看出资本市场认为这次定增能带来短期利好。

从规模上来说,华谊兄弟同时得到了阿里和腾讯两大互联网巨头的支持,尤其是阿里影业,这是阿里在2019年1月向华谊借款7亿元之后的再次注资,一定程度上也能代表华谊的两大股东对其仍抱有信心。毕竟腾讯计算机目前是华谊第二大股东,持股7.9%,阿里创投和马云本人也分别是华谊的第四和第五大股东,分别持股4.45%和3.58%。

另外7家参与定增的企业,大多资金雄厚,且现有业务与华谊“影视+实景”的商业模式有着明显的联系并能给到帮助。豫园股份在文化产业和实景旅游方面积淀深厚,而它的母公司复星集团旗下也成立了复星影业。象山大成天下拥有强大的影视制作资源,也是新浪影视文化的大股东之一。三立经控的业务涉及文化地产开发。名赫集团的业务涉及健康、环保、投资、地产、文化,在影视行业也布局有“华语国际编剧节”,并联合出品过《被光抓走的人》、《紧急救援》等片。山东经达是济宁国家高新区直属的全资国有企业,将与华谊一起,“基于政府背景的资源与平台,专业化产业园区运营、产业投融资和城市发展的经验和资源,共同打造一个以展示儒家文化、影视拍摄及制作、文化艺术展览、旅游、网红经济、衍生品开发营销于一体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区。”

华谊虽然在最近几年里电影业务表现不佳,但作为中国最早一批民营影视公司之一,本身还是有着非常雄厚的积淀与资源,不管是人才储备还是圈内的资源储备,比如签约的多位导演、明星及内容IP,乃至实景娱乐这个众多企业都想要尝试但至今仍处于发展初期的重资产业务。每股2.78元的定增,远低于当前的股价3.94元,说成是打折促销也并不为过。如果在投资华谊的同时,能够进行合作或者获得这些资源,对这几家企业来说,也是很好的增强自身在业内实力的机会。

跟这两个公告相比,华谊兄弟副总经理叶宁的辞任,显得就没有那么引人注目了。在华谊发出的公告中,叶宁辞去的是“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战略委员会的相应职务”,保留华影天下董事长的职位,未来“专注于深耕国内电影发行市场”。

叶宁辞职的公告

对叶宁来说,这个结果或许来的有一些晚。他在2016年离开万达电影加盟华谊,前两年华谊的电影业务还相对处于业界领先位置,主控过《我不是潘金莲》、《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西游伏妖篇》等口碑或票房佳作,但2018年到2019年是华谊兄弟电影业务下跌最为惨烈的时刻,《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勉强回本,《胖子行动队》和《云南虫谷》相继遭受口碑票房滑铁卢,《小小的愿望》补拍、改档问题不断,《只有芸知道》也没在口碑和票房上取得什么成绩,《八佰》撤档后至今没有上映的消息。作为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宁是这个结果的直接负责人。《王忠磊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就表示“电影是华谊兄弟最核心的业务,是安身立命的根本”,要求电影团队尽快拿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不要再守着以前的功劳簿纸上谈兵,用真正的信念和实际的行动证明能力”,其中的批评无疑是指向电影业务的负责人叶宁。

公告同时表示,叶宁离开后,王忠磊将重新掌管华谊的电影业务。此前王忠军2019年初回归公司时,表示会将精力主要放在“影视+实景”业务当中。如今的华谊兄弟,再度回到了当初兄弟二人联手的阶段。

《八佰》剧照

但这23个亿的定增,真的能在华谊兄弟最艰难的时刻力挽狂澜吗?可能性有,但不大。

可能性在于,华谊目前尚有多部待映影片的储备。管虎的《八佰》,陆川的《749局》,陈坤周迅主演的《侍神令》(《阴阳师》改编),周星驰的《美人鱼2》,贾樟柯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曹保平的《涉过愤怒的海》,这些影片都有一定的市场期待值。虽然目前院线还未复工,但众多业内人士都期待复工后出现“内容爆款”。如果这些影片的市场表现都达到预期,同时出现爆款,华谊尚有翻身的可能。

更大的问题,其实出在王忠军看好的“影视+实景”业务当中。这个商业模式本身没错,迪士尼乐园、环球乐园也是建立在这样的模式下,但华谊本身的IP储备,令其开发的实景项目都与乐园相差甚远,更像是一种沉浸式观赏度假区,通过建筑与表演项目,游客可以在区域内沉浸在这些知名影片的世界当中。

已有的四个项目,分别主打《狄仁杰》系列、冯小刚系列、意大利小镇和《太极》系列。由于实景项目的重资产特性,华谊作为IP的提供方,还需要当地的地产、文化企业提供支持,多方合作下,各个项目之间的统一性没有办法很好保证。这些IP主题对游客有着多大的吸引力?也得打一个问号。

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图片来源:华谊兄弟官网

如今就连全球最大的实景娱乐开发者迪士尼,也因全球疫情而遭受了巨大的冲击,在疫情过去之后,实景娱乐这个商业项目本身所具有的价值,也有待再度评估。

在国家电影局4月29日召开的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上,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国家电影局局长王晓晖指出,“我国电影发展长期向好的条件和环境没有改变,电影渡过难关有很多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中国电影仍然处在黄金发展期,投资不会离场,人才不会离场,观众不会离场。”定增23亿的背后,是王忠军、王中磊和9家公司的各取所需。即便有互联网巨头和国资作后盾,如果没有爆款内容或更新的商业模式,没人知道华谊兄弟未来能在“长期利好”的电影行业中走得多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