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四年成就在线音乐素质教育行业的准独角兽,VIP陪练做对了这些事

从不被看好的在线音乐教育模式,到累计服务超过200万名琴童,VIP陪练的成功绝非偶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练琴就鸡飞狗跳,慈母也变成了‘坏妈妈’。”宋虹一谈起女儿的练琴问题就头疼。

自疫情发生以来,线下培训机构全面叫停,至今还未全面恢复,宋虹女儿的钢琴课也已暂停。但她不愿意让已经习琴一年有余琴的女儿就此荒废,便开始考虑线上陪练模式。试听过多家机构体验课的宋虹最终选择了VIP陪练。“VIP陪练的老师很专业,孩子练琴的效果很好,我也轻松多了。”她有些如释重负。

不只宋虹,VIP陪练已成为全球超过200万琴童家长的选择。第三方数据平台“易观”发布的《互联网音乐教育行业洞察2019》指出,在互联网音乐陪练领域,VIP陪练已初步站稳头部地位,在现有资源和创新能力方面都位居行业第一。

截至2020年4月,VIP陪练新增付费用户同比增长131%,单月营收突破2亿元,单日营收突破4000万元,同比增长70%。在“真榜2019影响时代的创新者”榜单中,VIP陪练更被列为“影响时代的准独角兽公司TOP50”。

步入2020年的VIP陪练即将迎来其四周年庆,在过去的四年间其凭借高速增长的业绩,牢牢占据行业头部位置。从不被看好的在线音乐教育模式,到累计服务超过200万名琴童,VIP陪练的成功绝非偶然。

关注家长痛点

“2016年几乎没有投资人看音乐教育这个赛道,也没有任何音乐教育的公司做起来。大部分投资人是理工科背景的70后。在他们的认知里,学习音乐的价格太贵,也不确定陪练市场的可行性和发展空间。”VIP陪练创始人兼CEO葛佳麒在接受《21世纪商业评论》采访时坦言,创业之初融资的难度很大。

彼时的在线教育市场已经初步发展了起来。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1560.2亿元,同比增长27.3%;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到9001万人,同比增长23%。但其中,K12(中小学课外辅导)增速最快,其用户规模已经超过此前居于首位的成人教育。

而在线音乐教育这一赛道在当时却甚少有人问津。但在葛佳麒看来,其潜力和空间其实很大。后来四年间VIP陪练的发展也印证了他的判断。

钢琴学习中有句俗话“三分学,七分练”,课后练习往往比课中学习更加重要。一旦疏于练习,孩子很有可能前功尽弃。针对琴童练琴的需求,在创立初期,VIP陪练就牢牢抓住了三大痛点。

“第一,家长没有时间陪伴孩子练琴。”葛佳麒说,“第二,练琴是项技术性训练,家长没办法帮孩子解决专业问题。”他表示,孩子们学钢琴更多的是基于主课后在家的练习作业,但是在练习的过程中会出现很多问题,而很多家长自身并非钢琴专业老师,因此无法帮助孩子提高习琴水平。

“第三个痛点是,如果孩子课后练习有错误不马上改正、形成肌肉记忆,等到老师指出来就很难改正了。”葛佳麒指出,不是只要练习了就会有好的效果,只有专业的练习才会成就完美的练琴效果。

而据中国音乐家协会统计,目前中国学琴儿童总数达3000万,并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这意味着中国有练琴需求的儿童数量极其庞大,背后催生的是上千亿的音乐教育赛道。但线下练琴“老师、家长线下往返奔波的时间成本和教育成本相当高,基于成本结构,我们判断线上陪练将成发展趋势。”葛佳麒说。

瞄准在线音乐陪练业务的VIP陪练在创立初期便开始“苦练内功”。据葛佳麒介绍,前期公司花费了大量人力、财力搭建流水线,包括师资培训、销售管理、技术开发等多个环节,VIP陪练内部流水线化的管理已达到80%。

搭建完成流水线后,VIP陪练业绩量在半年内便从100万激增至3000万,更在2016年完成Pre-A轮融资后,以一年1至2轮的速度迅速发展,在2018年11月宣布完成1.5亿美元的C轮融资。其投资方不乏老虎基金、腾讯、金沙江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

凭借早期对市场的敏锐洞察和自身管理结构的优化提效,VIP陪练在在线音乐教育赛道中迅速脱颖而出,为其在成立四周年后的今天成为准独角兽企业打下了初步的基石。

解决线上练琴难题

线上陪练真的能够把琴练好吗?从在线音乐教育兴起之初,这一质疑声便一直存在。但如今随着VIP陪练大量成功案例的涌现,这一模式已被越来越多人认可。

在过去的四周年间,VIP陪练也曾不断摸索、打磨模式。葛佳麒表示,业务模式上曾经有三个方向的尝试,第一次是基于AI的算法进行音频识别纠错;第二次是录制视频课件,让孩子看到正确示范;第三次是远程真人批改作业,让家长知道孩子错在哪里。

经过数番尝试,VIP陪练才最终确立了可以显著提高练琴效率的真人一对一的在线陪练模式。“(这种模式)可以让孩子用正确的方式进行练习,最大程度上避免错误。”葛佳麒说道。

以真人教师辅导练琴,师资是所有环节中最重要的一环。“教研一直以来都是VIP陪练的核心,保证教研质量才能保证教学质量。”葛佳麒说。

为此,VIP陪练早在2018年11月就联合百所音乐类高等院校成立妙克人才艺术基地,每年投入超过6000万元用于对科班出生的学生进行培训辅导,专向定点为VIP陪练提供优秀的陪练师资力量。

截至目前,VIP陪练已与全国超过80%以上的音乐专业类高等院校达成协议,并与超过150所音乐类高等院校建立了“五年唯一”的独家合作,覆盖约30个省市自治区及直辖市。

此外,VIP陪练在内部也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培训和考核机制。教师需要经历全方位的考核和模拟实践,并完成超过六大项的专项培训,才能正式成为VIP陪练的教师。目前,通过师资培养及筛选,VIP陪练已拥有超过3万名在岗教师。

除了储备优秀师资以外,在葛佳麒看来,应用AI技术辅助线上教学也是提高练琴效率的关键之一。据他介绍,VIP陪练目前已研发“智能教室”功能,可通过动作记录和智能分析,捕捉孩子在上课过程中产生的大数据,从而给予家长和孩子更全面的反馈。

在产品方面,VIP陪练还从2018年9月起就推出了“音乐星球”这一板块,并于今年3月升级为2.0版本。在这一最新版本中,琴童可以了解音乐大师生平、学唱英文童谣、学习乐理知识和乐器家族等。这一寓教于乐的“音乐星球”与真人教师一对一陪练相辅相成,构成了VIP陪练兼具知识性和趣味性的产品体系。

“VIP陪练成立四年以来,大部分资金都花在教师供应链、技术研发等项目建设上。也正因如此,师资力量和软硬件服务构成了VIP陪练最重要的核心壁垒。”葛佳麒说。

再迎发展新契机

经过四年的业务探索与产品打磨,VIP陪练已成为全球素质教育领域最大的互联网公司。据易观发布的报告显示,无论在用户体量还是营收规模方面,VIP陪练都已达到行业第二梯队(2至5名)总和的6倍。

而2020年年初疫情的到来,更进一步稳固了VIP陪练在在线素质教育行业的头部位置。

线下教学全面暂停后,大量琴童面临无课可上、课程中断的窘境。尽管部分线下音乐培训机构开始寻求向线上转型,但初涉在线教育领域依然难免“水土不服”。而此时自创始之初就坚持线上教育路径的VIP陪练正好满足了大量琴童的练琴需求、弥补了当前暴露的市场短板。

据葛佳麒透露,1月底VIP陪练就全面恢复了线上乐器陪练服务,2月底公司全面复工后,更在原先钢琴、小提琴、手风琴、古筝等8种乐器陪练的基础上,增设了吉他、架子鼓等12种乐器,将乐器陪练种类扩充到了20种。

“2016年成立之初我们开设了4种陪练乐器,到2019年12月扩展至8种花了近3年。而2020年3月从8种延展至20种陪练乐器,仅仅花了3个月左右的时间。这种乐器陪练阵容遥遥领先于友商。”葛佳麒说道。

VIP陪练疫情期间的动作不仅限于拓展品类,其“VIP陪练高能直播课”也已正式上线。据葛佳麒介绍,这一课程主打与行业大咖老师的合作,为更具分量的精品大师课。

多项积极举措使得VIP陪练业绩在经济寒冬之下,仍然实现了逆势增长。据了解,2020年3月VIP陪练单月营收已突破2亿元,刷新了其自身在行业保持的单月最高营收纪录。

长期保持着高速增长、不断更新营收纪录的VIP陪练,已不再满足于单一的乐器陪练的工具性定位,打造更丰满的品牌形象更是其发力的重点。

早在2016年时,VIP陪练就提出“让每一次练琴都有价值”的品牌理念并贯彻至今。沿袭这一理念,VIP陪练在2018年举办了《天才小琴童》的音乐节目,三位明星导师带领共30位小学员参与音乐夏令营,并最终呈现一场音乐盛会。该节目一经播出,广受好评,2019年第二季采用线上互动报名及线上点评新模式,参与人数一举突破了10万人。

同年,VIP陪练还签下国际顶级钢琴演奏家郎朗担任音乐大使,成为同行业中为数不多的启用代言人的品牌之一。

回顾过往四周年VIP陪练的发展,葛佳麒表示,无论从专业实力、业绩成果还是品牌价值上来看,VIP陪练已然成为一个综合型服务平台。在他看来,此次VIP陪练四周年庆可以被视为新的发展节点,“品牌升级后的VIP陪练,将极有可能延续此前高增长的爆发力,迎来全新的高光时刻。”

(应受访者要求,宋虹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