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鲁股观察|营收连续下滑,齐峰新材高分红背后藏隐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鲁股观察|营收连续下滑,齐峰新材高分红背后藏隐忧?

盈利连续大增,但齐峰新材的隐忧并没有得到改善,今后业绩走向如何依然存在不确定性。

文 | 王山

430日,齐峰新材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告显示,齐峰新材报告期内实现营收5.07亿元,同比下滑33.5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6.1元,同比增长586.38%同比之下,造纸行业已披露一季报个股的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为0.71%个股的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12.40%公司每股收益为0.03元。

而就在一季报发布前一晚,齐峰新材全资子公司淄博欧木特种纸业有限公司(简称“淄博欧木”)拟以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山东华沙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山东华沙”)96%股权,以延长公司的产业链条,增强公司市场综合竞争力。

盈利连续大增,但齐峰新材的隐忧并没有得到改善,今后业绩走向如何依然存在不确定性。

营收放缓,离业绩改善还很远

本月初,齐峰新材发布了2019年财报,与2020年一季报类似,在营收下降的情况下,齐峰新材依然取得了净利的大幅增长。财报显示,公司2019年完成产量35.43万吨,完成销量34.84万吨;实现营业收入32.5亿元,同比下降11.6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3亿元,同比增长127.43%

至此,齐峰新材营业收入已连续两年失速。根据财报,2017年至2019年,齐峰新材的总营收分别为35.73亿元、36.79亿元、32.5亿元,所对应的增长幅度分别为31.94%2.96%-11.67%3年来,业务增速由2017年的增幅较大,下滑至2018年的增速放缓,去年更是出现了负增长。

更令人忧虑的是,营业收入增速下降,净利润的爆发式增长却并非来自齐峰新材业务能力的提升,而是来源于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下跌。公司公告称,报告期内公司积极应对市场和政策环境变化,加强内部管理,控制成本,不断优化产品结构,同时,主要原材料价格下降,使报告期内盈利能力大幅增长。

但实际上,齐峰新材2019年期间费用非但没有下降,还出现了上升。根据财报,2019年齐峰新材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分别为8108.17万、8620.39万和3049.18万,总计19777.74万元,比去年同期的18164.37万元增加了8.88%。唯一减少的是研发费用,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为1.06亿元,同比2018年的1.51亿元大幅下降4500万元左右,单这一项减少的支出就占总利润的33.83%

与上述费用相比,真正让齐峰新材获得利润的是原料成本的下降。数据显示,2015—2019年,齐峰新材的毛利率分别为22.21%16.3%14.54%11.29%14.06%净利率分别为11.47%5.24%4.49%1.59%4.08%。而从最近2年的数据来看,相比2015-2017年,齐峰新材的毛利率和净利率均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尽管这两项数据在2019年有所反弹,但均未超过2017年的数据。

而之所以2018年的毛利率波动最大,主要是因为原料成本大幅提高所导致。2018年,齐峰新材的营业收入增长了2.63%,但是营业成本却增长了6.49%。大幅增加的营业成本导致公司的营业成本率从2017年的85.46%上升到了2018年的88.71%,同时也将公司的净利率从2017年的4.49%压低至2018年的1.59%

公司2018年的业绩变动较大,主要是因为原料成本大幅提高和环保政策日趋所导致,2018年较低的业绩基数导致了2019年业绩的大幅增长。也就是说,相比2015-2017年,齐峰新材产品的竞争力和公司的盈利能力均为出现明显的改善趋势

大手笔分红,业绩增长后继乏力

资料显示,齐峰新材是一家主营装饰原纸业务的公司,产品包括装饰原纸(素色装饰原纸、可印刷装饰原纸等)、表层耐磨纸、无纺壁纸原纸三大系列500多个花色品种。公司还被国家工信部评为全国制造业单项冠军示范企业,连续7年被国家权威部门评为全国同行业第一名,并被投行评为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50之一。

在业绩增长乏力的同时,齐峰新材并没有放弃回馈股东,在发布2019年财报时,公司称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元(含税)。但实际上,齐峰新材依然面临着较大的资金压力,年报显示,存货周转天数、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60.2天和88.42天,这直接导致其营业周期达到148.63天,而到了2020年一季度,这一数字又大幅增加到了222.22天。

齐峰新材的大手笔分红已经早有先例。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至2015年,齐峰新材分红额占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42.92%44.53%54.39%36.63%。尤其是在2017年,齐峰新材又出人意料地提出要扩大分红尺度,以2016年年末公司总股本4.95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3元(含税),而这一分红总额高达1.48亿元,竟占到当年净利润的104.56%

这次分红却广受诟病,原因就在于掩藏其后的最终受益人——以实控人家族为主的大股东

20169月,齐峰新材公布非公开发行预案,计划募集资金不超过5亿元,用于上马年产5.0万吨素色装饰原纸和3.0万吨无纺(布)壁纸原纸两大项目,预案随后相继通过公司股东大会审议和证监会核准。

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从当时齐峰新材自身的财务状况来看,上市公司似乎并无通过定增方式来筹集资金的必要性,因为其货币资金其他流动资产合计共有7.79亿元,完全有能力以自有资金完成投资。

随后,齐峰新材公布此次定增计划的认购对象为上市公司实控人家族成员李安东与李润生,根据公告,二者将以5亿元全额认购非公开发行的5482.46万股;后又广发红利,募集资金,如此一番操作之后,实控人家族以低价拿到上市公司更多的股权就成了顺理成章事实。因此,当时市场将这一场精心布局的定增计划视为连环套路最终受益者确实是家族实际控股权。

然而令齐峰新材和实控人家族都始料未及的是,此次定增计划由于种种因素竟半途而废也给外界留下了企业经营不稳的负面印象,同时股价也遭到了重创,20173月股价冲上11.02元的高点,而到430日,其股价仅剩5.59元,近乎腰斩。

为了拉升股价,自2017年底开始,以李安东为代表的一众董事高管就纷纷增持公司股票。自2018年至今年9月底,李安东已增持666.93万股,朱洪升增持24.29万股,孙文荣增持18.43万股,李文海增持24.49万股,李贤明增持18.94万股。另外,公司财务部经理张淑芳同期也频频增持公司股份,累计买入14.58万股。

另一方面,为增加公司盈利能力,429日,齐峰新材全资子公司淄博欧木拟以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山东华沙96%股权,交易价格为1.44亿元,交易对方承诺山东华沙2020年、2021年、2022年净利润分别为1300万元、1500万元和1700万元。

过分依赖上游材料价格导致净利率持续走低,高额分红之下资金压力凸显,齐峰新材所面临的问题并不少,而且,由于疫情影响房地产行业景气度,齐峰新材2020年的发展前景仍存许多不确定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