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四成注册用户都是刷出来的?跟谁学再遭香橼做空

跟谁学称,该份报告充满了不实的指控,并对此表示谴责。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柳书琪

编辑 |

1

继4月14日指证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NYSE:GSX)虚夸高达70%的营收后,香橼(Citron Research)于4月30日晚间再发布做空报告,指出跟谁学2019年伪造了40%的注册用户数,且存在未披露的关联方。

跟谁学于5月1日凌晨迅速发表声明,称该份报告充满了不实的指控,并对此表示谴责。

香橼首先指出,跟谁学平均每位老师贡献的年营收达到983万元,较其他教育机构高出10倍以上,这一差异应被监管调查。对此,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在微博回应称,这是因为跟谁学定义的在线双师直播大班课本就不同于线下机构的经济模型。

香橼还称,其获得两项最有力证据,一段是跟谁学刷单公司工作员工的录音,以及多个帮助跟谁学伪造财务报表或刷单的未披露关联公司。

据报告显示,一位刷单公司员工称,跟谁学去年曾与刷单公司紧密合作,在其旗下“跟谁学”和“高途课堂”两个产品上刷单,虚增学生比例为40%,目前受疫情影响已停止刷单。

报告称,跟谁学通常会提前告知刷单的目标老师,刷单人员购买用户ID后报名正价课程,以提高营收数字。刷单员工还表示,一门数千元的课程,刷单公司仅收取约50元作为佣金。

“跟谁学会给我们钱购课,同时作为营销费用支出。我们扣除佣金后购课,最终钱会回到他们的账户上作为营收。”据这位员工透露,除跟谁学外,好未来(NYSE:TAL)和猿辅导也是其刷单公司的客户,但这两家公司刷单量较低。

对于刷单公司员工的证据,跟谁学表示:“报告仅提供了一份无据可查的录音文字,没有提供任何真实有效的证据,试图混淆视听。”而陈向东认为,香橼“自编自导、捏造和收买了一个人来(作)伪证跟谁学刷单”。

此外,本次做空报告中提到跟谁学有多个未披露的关联公司,而这些公司正在帮助跟谁学转移成本或刷单。除跟谁学已披露的关联方北京优联环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优联)外,此次点名的公司还包括北京家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家长村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百家云图科技有限公司等。

对此,跟谁学回应称,报告中将北京优联的一系列关联公司视为跟谁学关联公司,但实际上,作为北京优联持股30%的股东,跟谁学与其他公司无任何关联,跟谁学与所有关联方的交易已完整披露于年报中。

图片来源:金融界

香橼还对跟谁学的审查人员提出质疑,认为市值近百亿美元的公司仅有4名董事会成员,这并不常见,并怀疑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及其审计人员的可信度。

而对于此次香橼发布的第二份做空报告,跟谁学回应称,做空报告仍未解释上份报告中的核心漏洞,即没有涵盖高途课堂的业务数据。而高途课堂是跟谁学的核心品牌之一,在2019年的公司K12业务中,高途课堂收入占比高达69.34%。

此前做空机构灰熊Grizzly Research曾于2月25日发布报告,称跟谁学将2018年净利润夸大了74.6%,并存在刷单、教师经历造假、关联公司交易等问题。香橼4月14日发布的报告也将重点放在营收虚高、夸大“名师”等问题上。跟谁学随后在4月15日回应做空报告,驳斥其调查方法和结论均不合理。

美股维权律师郝俊波也于4月21日发布声明称,其律所已代表一位中国投资者将跟谁学GSX Techedu Inc诉至法院,并提起全球首例跟谁学集体诉讼。

从股价表现来看,本份做空报告未显著影响投资者信心。截至美东时间4月30日收盘,跟谁学报39.56美元,上涨1.5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