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受母公司牵连,新华联文旅答疑人事动荡和资金风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受母公司牵连,新华联文旅答疑人事动荡和资金风险

新华联文旅也提出要改善负债结构,降低负债率。

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傅军 图片来源:新华联控股官网

记者 | 吴波

受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的现金流危机影响,新华联文旅的经营和现金流状况也备受关注。

截至目前,新华联控股现金流危机依旧未见好转迹象,所持新华联文旅(000620.SZ)全部股份,也已累计被冻结和被轮候冻结。

4月底,新华联文旅延期披露年报,引起深交所关注,并就其与新华联控股相关资金往来及资金风险等各方面相关问题对其下发关注函。

5月5日下午,新华联文旅就延期披露年度报告、与新华联控股相关资金往来、与债务违约主体之一新华联控股财务公司存贷款业务、自2019年10月起的多位高管离职的四个事项逐一进行了回复。

其回复函表现出两层意思,首先,公司与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独立经营,受后者资金链危机影响不大。再者,半年多以来,公司虽经历多位高管更迭,目前经营稳定。

新华联文旅在回复函中称,第一,新华联文旅原计划4月底披露经审计的年度报告,后又公告将披露时间延期2020年6月18日。

针对延期原因,新华联文旅称是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导致审计机构审计人员流动及现场工作受到影响,净利润占比超过 1/3 的重要子公司无法开展正常的现场审计程序;同时部分单位及金融机构的询证受疫情影响至今仍未回函,所收回的询证函回函数量未达到相关要求。无法回函的单位涉及旗下武汉公司和马来西亚公司。

根据公开资料,回复函提及的马来西亚公司在马来西亚开发了文旅南洋国际度假中心项目。该项目位于新加坡旁美迪尼特区,项目总占地约71亩,涵盖了住宅、商业区、酒店及沿街商铺等产品。

不过,这个海外项目发展并不顺利,新华联国际置地马来西亚公司总经理刘育启在内刊上称,自2014年启动以来,项目销售在2018年才取得一定突破,原因是“经历了“马航事件”、外汇管制、政府换届、竞品项目负面新闻等重大事件,销售持续低迷“。

第二,2020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及融资影响,新华联控股多项业务遭受重创,经营回款大幅减少,偿付贷款和债券导致现金持续流出,流动资金极为紧张,从而未能如期兑付“15 新华联控 MTN001”中期票据应付本息,并因此触发了新华联控股“19 新华联控 SCP002”、“19 新华联控 SCP003”超短期融资券的交叉保护条款约定情形。

债务违约导致新华联控股所持包括上市公司全部股权被司法冻结或处于轮候冻结状态。新华联控股持有新华联文旅约61.17%的股份。

深交所提出,让新华联文旅对新华联控股关联方是否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或违规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等情形作出回复。

新华联文旅称,已针对性执行了相关审计程序,不存在上述情况。

第三,新华联控股下属财务公司新华联控股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财务公司)承诺于2019年12月20 日前及2020年4月30日前向湖南出版财务公司各偿还本金1.5亿元。但贷款中的2.8亿元已逾期。

针对与财务公司存贷款业务,新华联文旅回复不存在风险,并列出具体数据:截至2020年4月29日,公司在财务公司的存款余额 0.48亿元(相较2019年12月24日的存款余额2.02亿元减少1.54 亿元),贷款余额0.50亿元,公司对财务公司净欠款余额为0.02亿元。

公司对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新华联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及新华联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欠款金额共计1.09 亿元。公司对财务公司及其他关联方公司净欠款余额合计1.11 亿元。

第四,自2019年10月开始,新华联文旅多位高管相继离职,涉及独立董事何东瀚、董事长兼总裁苏波、公司副总裁刘岩等。

新华联文旅表示,公司经营不受影响,已改选马晨山为第九届董事会董事;苏波因个人问题在公安机关协助调查,已选举马晨山为公司董事长,改聘苟永平为公司总裁;刘岩相关工作已平稳移交给公司董事、副总裁杨云峰负责。

不过,新华联文旅目前经营和资金状况是否完全不受控股股东资金泥淖影响,值得考究。文旅业务进展缓慢,疫情冲击等因素,新华联文旅可谓内外交困。

今年一季度,新华联集团文旅景区、商业零售、酒店餐饮、社区超市、石油贸易和房产销售等多个遭受巨大损失,整体少回笼资金60亿元。其中新华联文旅预计亏损2.5亿元-3.5亿元。

新华联文旅的项目主要分布在长沙、西宁、芜湖以及济州岛等国内外地区,重要项目有长沙铜官窑项目、芜湖鸠兹古镇项目、阆中古城、韩国济州岛锦绣山庄项目等。

这些文旅项目建设周期和存货去化周期均较长,本就不利于高周转,回笼资金。加上疫情冲击,地产销售回笼不及预期,旅游业陷入停摆,新华联文旅深受其累。这些因素直接导致新华联文旅2019年营收下降、2020年一季度录得亏损。

根据新华联控股及新华联文旅实控人傅军所言,为化解现金流危机,公司计划引进战略投资者,大胆开展混合制改革,来充实企业资金。这不仅限于控股公司层面,还涉及新华联文旅层面。

在3月29日的新华联文旅二季度工作会议上,新华联文旅总裁苟永平也提出要高度重视防范企业经营风险,改善负债结构,降低负债率,保证现金流。

根据公开资料,新华联文旅偿债压力大,流动资金少。截至2019年9月末,新华联文旅债务规模为276亿元,债务资本比为75%。截至2019年12月24日,新华联文旅账面货币资金为47.7亿元,其中36.9亿元因用作保函保证金、存单质押、借款保证金等受限,实际可自由动用部分仅10.76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