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机构教师口述:疫情爆发后,我在居民楼偷偷上课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机构教师口述:疫情爆发后,我在居民楼偷偷上课

疫情下,很多机构为了维生,不得“顶风作案”,在居民楼、公寓楼等场所“打游击战”。

文|显微故事  秋水

编辑|木蒙

一场新冠疫情,让各个行业纷纷停摆。

除了餐饮、旅游以外,迟迟无法开学,也给课外辅导机构沉重的打击。

相比于其他行业,教育机构的特点在于预付款。如果出现停课停学的情况,集体要求退款的家长会形成挤兑,直接拖垮机构的现金流。

早教机构的影响更甚。因为授课群体和内容的特殊性,早教教育一般强调面对面交流,无法像其他课外辅导机构一样把线下课程转化为网课。此外,早教机构主要还聘请外籍教师,境外疫情爆发后,这些教师也无法正常入境。

师资、课程、生源三方面告急。企查查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早教类企业一共新增192家,吊销注销220家,整体负增长。

此外,那些线下授课为主的机构,往往也很难快速将线下课程转化为网络课程。除了技术问题,无法面对面授课,也让家长无法衡量学生的学习质量。此外,线下课和线上课之间存在价格差异,无论是家长还是机构,谁也不愿退步。

因此,很多机构为了维生,不得不采取“顶风作案”,在居民楼、公寓楼等“打游击战”。

本期显微故事的讲述者是秋水。秋水本身是一名教育机构的培训教师,她所在的西安市当地的机构也无法正常开课。

为了能够继续支付老师工资,并让家长不出现挤兑的现象,她所在的机构开始在不同的居民楼流窜,偷偷给学生上课。此外,还有很多驻扎在小区里的私人培训课堂,也选择在家开课。

有教育行业的人士指出,疫情期间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有60%的机构会倒闭。眼下,部分城市学校已经按节奏开始复课,但真的会如秋水所遇到的李老师所说,教育行业也会迎来报复性增长吗?

1

2020年元月,离春节只有五天的时间。家家户户都忙着为过年做准备,我却依然像陀螺一样不停地旋转在两家教育机构间。

寒暑假,学校休息,而往往是教育机构最忙的时候。那段时间,我每天早上八点到十二点在智达教育代初三语文课。

智达教育是一家教育部门批准的正规机构,占地四百多平。拥有十几间一对一教室,六间小班教室,还有一间容纳六七十人的大教室,是一家完全符合教育局规定的教育机构。

和大部分的课外辅导机构类似,智达的生源以初高中学生为主,学期内都是附近小区、学校里的学生。

陕北地处陕西北部,广袤的土地上蕴藏着丰富的石油、煤炭资源。前些年,煤炭行业空前繁荣,陕北的煤老板们赚得盆满钵满,就是普普通通的村民也很快富裕起来。

大量的陕北人涌入西安买房子置地,他们经济阔绰,舍得花钱,也重视孩子的教育。这些陕北的孩子一放假就进了西安的补习机构,以弥补学籍地教育质量的不足。

中午十二点后,我结束了智达的课程就前往不远处的李老师课堂赶。下午的时间,我在这里给几个六年级的孩子上课。

李老师课堂是居民楼里三室一厅的没有任何手续的辅导班,主要面向的是小学生。它们跟小饭桌不一样,只管学习不管饭。

周内每天下午六点,孩子们来辅导班写作业,周末来这里补课。根据需要,负责人李老师会随时聘请老师来上课。

电影《垫底辣妹》剧照

在西安, 除了新东方、学而思之类的大型连锁机构外,就是智达教育这样有正规手续的中型机构和李老师课堂这样基本“无人监管”的小区机构。

这些机构 “游击队”似的遍布西安各个社区,虽然它并不合规,但广受家长的欢迎。家长需要上班、加班,孩子的课外教育则需要被辅导,李老师成为了家长们最好的帮手。

我问过李老师,如果教育局检查违规机构该怎么办,李老师不以为然地说:“那就停业一段时间喽,反正人家又不会一直查,风头过去就好了。”

这于是成为了一种被默认的校外培训机构生存模式,“李老师们”也从不担心自己的生意会因为政策制度而做不下去。

无论是智达教育、还是李老师,他们的模式简单而直接,生源达到目标后,就可以快速在城市里进行复制。

在疫情爆发之前,所有的校外培训机构都认为自己在从事朝阳产业,对教育行业充满希望。

2

腊月二十八我在智达教育和李老师课堂的课都告一段落。

上完最后一节课,智达教育的负责老师告诉我年后正月初七开课,原有的课程继续。李老师课堂这边的家长们也跟我约年后的课程,他们说:“你过完年就给我们打电话,我们随时可以让孩子上课。”

谁也不会想到武汉的疫情已经悄悄地蔓延到全国各地。

大年初二,我在网上看到人人都在抢口罩,忽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跟风抢了一些。那时心里还惦记着大年初七要上课,口罩一定要多备点。

谁也没有想到,当天晚上,市教育局发布了关于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全市中小学(含中职学校)、幼儿园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暂停全市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活动,具体开学时间根据疫情防控情况另行通知”。

初七一大早,我接到了智达教育负责人的电话,年前预定的课程暂停。李老师课堂也停了。

随着疫情蔓延,开学无望,智达教育的负责人坐不住了,几个老师开了电话会议,筹划开网课。但这对于线下授课为主的教育机构来说,并不容易。

我曾经给国外的学生上过网课,那是一个移民美国的西安孩子。家长为了弥补孩子中文教育的缺失,特意找我给孩子上语文课。可是最终的课堂效果非常不好,没多久学生也就不上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即便网络已经十分发达,但西安的大中小机构都很少开网课。

来机构补课的学生很多都缺乏自觉性,老师不盯着,他们根本不会认真听讲。就是自觉性强的学生,也会因为师生无法面对面交流沟通而影响教学效果。

就算硬着头皮开了网课,那些家长会买单吗?他们付给机构的课时费是一节课600元,如果上网课的话,600元的课时费可就不合适了。

机构又怎么会同意降低课时费呢?他们给老师付的课时费可是一分都不会少。虽然不能在机构上课,可机构每月两三万元的房租可是照付的,机构里全职老师的薪水也是要付的。

我担心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这些家长果然不同意上网课。在他们看来上课就是老师学生面对面,隔着屏幕上课根本不会有效果,还得自己在旁边盯着。

再说了,当时缴的学费可是线下课的学费。家长们一致要求,如果改成网课,就直接退款,他们不上了。

线下培训教育行业,区别于其它行业的特征是预收款。在财务里面,预收款对应的是债务。也就是如果你不交付课程的话,那这些钱,你是要还给人家的。

挤兑成为了疫情期间拖垮教育机构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旦出现挤兑,教育机构手上的现金流告急,随时面临着倒闭破产的风险。

新东方和学而思这类机构,马上打出折扣,用原来8折、9折的钱,线上交付打折留客,让预收款千万不要被挤兑,另一边和智达机构一样,采用各种办法把线下课程转移到线上。

但家长不同意了,“我们一个假期给机构缴两三万的学费,我们不在乎钱,在乎的是孩子的成绩。要是上线上课的话,网上那么多,还用得着从陕北跑到西安吗?”

最终双方达成协议,等到疫情结束了再给学生上线下课。

3

但疫情一直在持续蔓延,甚至出现了境外输入病例。

工厂停工、商场停业、学校延迟开学。小区都不能自由出入,出入要看通行证,每户两天才能有一个人外出采购。

学校依然不开学,线下所有的培训都是禁止的。智达教育沉不住气了,再不开学经济受损不说,最担心的是现有的学生被别的机构撬走,因为总有机构有办法开课。

无可奈何的智达教育开始了家教课,派老师到学生家里上课。可是这种方式并不被有些家长认可,毕竟是疫情期间,家里来个陌生人,谁知道会不会携带病毒呢?

家教课解决不了问题,于是智达教育悄悄地在附近小区里租了一套住宅,并秘密通知学生来补课。

大多数的学生都愿意来补课,毕竟在家憋了那么久,出去还能透透气,况且学校只要复课,激烈的竞争就随之而来。

老师们也都愿意去上课,虽然这违反了政府禁止线下授课的公告,但是大家都靠课时费生活,几个月没有收入,别说房贷,车贷了,生活费都会成问题。

为了挣钱,就是有点被感染病毒的风险,他们也心甘情愿。况且机构的确有难处,再这样等下去,说不定就要彻底关门倒闭了,机构倒闭了对谁都不好。

结果,临时教室维持了没几天,就被怕感染到疫情的邻居们举报给了物业。物业马上威胁说要停电停水,还要向教育局举报。临时教室不得不关门了。

南京市某教育机构在小区内秘密培训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智达教育的临时教室换了一间公寓楼,又重新开张了。补课暂时顺利进行。

4

李老师课堂偷偷开课了,地点就在李老师自己家里。

李老师胆子小,自己的教室虽说在小区里,可她害怕邻居们举报,也就不敢开课。可由于孩子们还需要上学校的网课,家长也开始复工,陪孩子上网课就成了家庭难题。

几个家长悄悄联系了李老师,想让李老师代替自己陪孩子上课。

李老师索性把这些孩子带到了自己家中。家长们也顾不上其他,只要有人能够帮自己管住孩子,不影响复工,甚至不那么担心潜在的疫情风险了,纷纷把孩子送到李老师家。

李老师的家和我是一个小区,还是隔壁单元同楼层的邻居。当天晚上,我接到了李老师的电话,不是找我上课,而是一顿东拉西扯地闲聊。

“你能不能看到我家的阳台呀?我看见你家阳台最近好像在晒什么东西。你最近有觉得吵吗?我家阳台这里白天有学生在上网课,我担心吵到你。”

紧接着,她向我打听其他机构的复课情况。

“咱们这个小区真好呀,都没有业主举报我在小区里上课。我听说很多机构都被举报了。也幸好咱这房子隔音做得好……”

5

终于,4月28日,我看到了教育局的最新通知:5月11日(星期一),小学1—3年级开学。

校外培训机构按照疫情防控“属地管理”原则,在区县(开发区)教育、疾控部门指导监管下,达到防疫条件、符合防控要求即可开学。

也就是说,智达教育这样的机构终于不用躲在小公寓里偷摸着上课了。

那天,我又接到了李老师的电话,她絮絮叨叨地说:

“智达教育可以正式开学了,但我这里没有手续,正常开学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接着她又问我,“等我这边正式开学了,你还会来吗?”

当然,也有更多的机构从此消失,或者停课至今。相比K9、K12等教育类别,包括早教托管在内的幼儿教育受到疫情冲击更明显。

早教更需要面对面的沟通和交流,强调言传身教,他们缺少从线下转移到线上的可能性。

同时早教机构一般聘请的是外籍老师,工资更高,同时还面临着疫情期间无法来中国的情况,无论是课程还是师资,都全面告急。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早教类企业一共新增192家,吊销注销220家,整体负增长。

我所看到的更多的是,像李老师课堂这样的没有手续的小型机构,在疫情之下想尽办法,悄悄复学。

眼下疫情依然没有停下来的信号。但今后,李老师课堂们又会何去何从呢?

李老师仍然没有放弃,她相信未来是好的,只是现在需要等待。

她说经过这段日子的线上教学,大量的孩子学习成绩会大幅度下滑,一旦疫情结束,他们补课的需求会更加旺盛,教育市场会更加繁荣。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