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年费24万的国际幼儿园现退费纠纷,改线上授课引家长不满

疫情之下,由于不能如期开课或将线下课程转为线上引发的退费纠纷正在增多。

图片来源:图虫

文 | 经济观察报 李静

2

“家长一直通过写信或者邮件的方式与学校沟通学费退费,或者将疫情期间无法正常上课期间的学费顺延至下学期,但校方始终以回避的态度拒绝沟通以及在学费方面作出妥协和让步”,4月30日在电话中张楠(化名)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张楠是北京乐成国际学校ECC(以下简称“乐成幼儿园”)一位学生家长。今年年初受到疫情影响,乐成国际幼儿园原本应在2月3日开启的新一学期课程被迫延期。

疫情期间,学校在未与家长沟通的情况下,单方面告知将采用网课形式为该幼儿园3-6岁的孩子提供课程。但这一做法,遭到了幼儿园绝大多数家长的反对。

张楠告诉经济观察网,首先学校在去年5月已经收取了全年学费,其中也包含预先收取的处于疫情期间本学期未实际上课的费用。其二,学校在未与家长沟通达成一致意见的前提下,不顾3-6岁年龄段的儿童的客观情况,采用网课形式作为教学替代方案。

从三月到现在,包括张楠在内的100名家长多次试图与乐成校方沟通退费事宜,均未得到校方任何回复。然而,更令其意想不到的是,催缴下一学年学费的邮件却不期而至。

张楠遇到的问题并非孤例。在疫情期间,除乐成幼儿园外,北京市朝阳凯文学校、嘉德蒙台梭利双语幼儿园等多所国际学校传出退费争端。

针对这一时间段集中出现的学校收费现状,4月10日,教育部治理教育乱收费小组办公室下发预警明确提出,学费(保教费)不得跨学年或学期预收。各地应按照当地人民政府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统一部署开学复课,未开学或未开课不得提前收取学费(保育费)。

张楠告诉记者,包括其在内的家长希望学校能够停掉网课,退还之前预收的本学期费用,或者把学费顺延至下学期使用。

5月6日,经济观察网多次拨打乐成幼儿园电话,截至发稿未有接通。

改为网课

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创办的北京乐成国际学校,是北京最大、设施条件最好的国际学校之一。学校设立学前到高中13个年级,招收2岁到18岁的学生。目前在北京共有两个校区,分别为包括小学部和中学部的主校区和位于朝阳区双井的幼儿园。

根据张楠所述,乐成幼儿园原定2月3日开学,也是从2月3日起,学校开始采用录播课程的形式——每天给学生发送几个小视频——为学龄前儿童提供授课内容。

2020年4月,乐成幼儿园将短暂的录播课程改为“直播课程”。由学校老师在每天上午和下午两个时段,提供30分钟的直播教学服务。

张楠表示,尽管网课从录播变为直播可以看出学校为此作出的努力,但是一节30分钟的课程平均到班里每一个孩子身上与老师交流的时间只有几分钟,加之受到时差限制导致早上课程的外教老师被迫换为中教老师,课程体验仍然差强人意。

“幼儿园孩子年龄小,长时间上网对眼睛不好;另一方面,这一年龄段的孩子,由于注意力等原因还不能集中太长时间上课,网课达不到面对面互动的效果”,张楠说道。

根据他所述,乐成幼儿园大班课程一年学费24万元,全年上课天数为180-183天,折合每天学费为1311元,目前学校提供的网课无法与收取的高昂学费成正比。现在随着家长相继复工,长时间需要照顾陪伴在孩子身边上网课也成为现实难题。

在多次联系学校希望能够停掉网课没有反馈后,张楠已经单方面把女儿的网课停掉。

4月10日,围绕教学方式、收费以及教学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包括张楠在内的100名家长联名起草了一份“外部函”以邮件方式呈交给该校校方。

退费风波

在这封“外部函”中,乐成100名家长指出,国家早已明文规定幼儿园阶段禁止学习小学课程,幼儿园主要是以看护和体验为主,学习不是孩子的主要任务。乐成幼儿园作为一家幼儿园,应该为儿童提供以互动为主的教育,可供其玩耍、安全健康的校园环境。

上述家长们认为,在线学习(包括课程)不仅不适合幼童,更不可能让幼童得到在幼儿园同样的教学质量和教学内容。

另一方面,矛盾还集中在收费方面。张楠告诉记者,早在去年5月30日,乐成幼儿园已经收取了孩子全年学费(2019年6月-2020年6月),其中也包括2月6日开课之后预收的本学期10余万元费用,眼见这一学期即将在6月10日结束,复课无望,学校仍然未有任何退费打算。

包括张楠在内的家长均认为,这是非常不公平的。据其了解,在北京多所幼儿园,在本学期并未收取家长任何费用。在与律师进行沟通咨询后,律师也告诉他,乐成幼儿园原收费条款存在霸王条款,与中国相关法律存在冲突。

在“外部函”第三部分,家长们认为学校在疫情期间存在管理方面的失误,“在北京,包括赫德双语学校在内的很多国际学校,全部或者大多数外教老师已经回到北京。可以随时响应北京市教委的要求,开展授课。但乐成幼儿园的多数老师及管理层,至今仍然在国外,目前国外疫情非常严重,归期不定,目前的形势,原定8月10日的下学年开学,也不能保证外教到岗。家长们认为,这是乐成幼儿园及上级乐成国际学校的失职。”

为了能部分退还孩子本学期学费或将学费顺延至下学期,在网课开始阶段,张楠就多次与乐成校方以邮件的方式沟通学费事宜,可校方以疫情为不可抗力为由,拒绝了他的诉求。此后,包括他在内的多位学生家长又多次写信与校方沟通,但自此之后再未收到过学校任何回复。

等到再次收到校方的邮件,张楠发现内容却是有关于催缴下一学年24万元的学费。

不可抗力?

疫情之下,由于不能如期开课或将线下课程转为线上引发的退费纠纷,正在增多。

据经济观察网梳理相关媒体报道发现,在4月期间,北京朝阳凯文学校、嘉德蒙台梭利双语幼儿园等多所国际学校也被曝出现了相关纠纷。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正常情况下一方不能履行合同义务,作为守约方的家长是可以要求学校退费并支付违约金。但这次国际学校不能正常开课,是由于疫情原因导致的,确实属于因“不可抗力”导致一方不能如期履行,所以国际学校不承担违约责任。

“另一方面,学校作为收款方没有履行相关义务,双方可以依据合同条款进行协商或退费。通常是在协商的基础上达成退款,或将费用用于抵扣下学期学费。不可抗力仅作为校方免除违约责任的依据,但并不意味着其不需要履行上课的义务和承担相应责任。”

对于学校因疫情把课程转为线上作为教学替代方案,赵占领认为这属于对合同内容的履行方式和内容发生变更,原则上需要双方协商一致。这种协商一种是双方明确通过口头或者书面方式变更原来合同;一种是学员实际参与了课程,也可视为认同了合同的变更。

“如果家长不同意这种替代方案可以拒绝上课,校方应将费用退还给家长。在上网课过程中,由于网课提供的内容和效果不满意,家长也可以停止上课,并要求校方在扣除相应课时费后退还剩余部分学费”,赵占领说道。

张楠告诉记者,“作为家长,我们理解幼儿园目前面临的困境,支持幼儿园为孩子们做出的所有举措,也愿意拿出最大的热情和诚意来解决目前双方遇到的困境,但直至现在仍没有得到校方任何回复。

“现在只希望校方能够拿出诚意,给家长一次面对面平等交流的机会”,张楠说道。

在多次与校方沟通学费适宜不果后,4月期间乐成幼儿园的家长们通过拨打12345和教委电话等多种途径把相关诉求转至校方。据张楠所述,朝阳区教委也已经安排相关部门负责此事,但截至现在,事情已经过去半月有余,校方仍未与其进行过联系。

5月6日,经济观察网拨打朝阳教委民办科电话,截至发稿未获接通。

来源:经济观察报

原标题:年费24万的国际幼儿园现退费纠纷,改线上授课引家长不满

最新更新时间:05/07 17:55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