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石油公司正在穿越行业“至暗时刻”, 真正的考验在于二季度

如果穿越石油行业“至暗时刻”像通过一座大桥,恐怕一季度还只是引桥阶段,真正的考验还在二季度。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特约作者|听涛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叠加国际油价断崖式暴跌影响,全球油气行业进入供需双侧受压的艰难境地,市场需求大幅下降最高达2000万桶/日。

生产国达成了千万桶级别的史上最大规模减产协议,依然不能阻滞油价下跌颓势。5月交货的WTI期货价格一度跌入负40美元/桶的“不可能”低位。石油行业供需格局出现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新变化,业内人士惊呼,整个行业正在步入“至暗时刻”。

感受最深的,自然是身处其中的国内外石油企业。4月29日,中国石油(601857.SH)等国内三大石油公司先后发布一季度年报,交出了近年来“最飘绿”的业绩答卷,引起资本市场和投资者一片躁动。

从4月28日到5月5日,BP、壳牌、埃克森美孚、雪佛龙、道达尔等五大国际大石油公司也先后发布一季度业绩,总体上看,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的境地。

直面经营惨淡的一季度

一季度,在国际油价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五大国际石油公司的经营业绩整体呈下降态势,现金流和资本支出大幅减少,资本负债率上升,净资产收益率下滑。

其中,BP实现利润8亿美元,同比降幅达67%;现金流12亿美元,同比降幅达80%;资本支出为35亿美元,同比减少1亿元;资本负债率36.2%,同比增加5.8%;油气产量当量同比减少2.9%。

壳牌一季度净资产收益率为4.2%,同比下降4.6个百分点;资本负债率28.9%,同比增长2.4%;油气产量当量同比下降1%。

埃克森美孚一季度亏损6亿美元,同比减利30亿美元;资本支出71亿美元,同比减少4%;油气产量当量400万桶/日、增长2%。

雪佛龙实现销售收入300亿元,同比减少11.76%;资本支出同比减少140亿美元;经营现金流47亿美元,同比有较大降幅。

同期,道达尔公司实现调整后净利润17.8亿美元、同比下降35%,经营现金流13亿美元,同比下降64%。该公司上游油气产量增长5%,但现金流下降了39%。

但与国内三大石油公司的业绩相比,五大国际石油公司总体情况要好一些。一季度,国内“两桶油”亏损额约350亿元。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一季度新冠肺炎全球蔓延影响刚刚显现,4月以来才逐渐愈演愈烈,对国际公司一季度经营业绩的影响有限。但像中国石油等国内公司,在中国GDP增速为-6.8%、同比下降13%的经济大背景下,油气销量从1月下旬已开始快速下降,成品油销量2月最高单日跌幅达八成左右。

另一方面,国际大公司的国际化指数普遍在60%以上,国际化程度高,有利于在全球范围内优化配置资源、优选投资项目,相对分散了经营风险。同时,它们普遍将发展终端服务业务和新能源业务作为抵御低油价风险和转型发展的重要举措,企业整体抗风险能力更强。这方面,国际大石油公司特别是欧洲公司的优势比较明显。

例如,道达尔一季度LNG销售业务增长30%,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超过6 GW。

更为重要的是,国际大公司应对这轮低油价的手段更多、调整更快、力度更大。与中国石油等国有石油公司在体制机制、政策环境、责任保障等方面受到种种限制和影响不同,五大国际公司面对低油价的策略调整极为迅速、且无过多负担。

从3月初油价大跌以来,国际大石油公司仅用10余天就迅速调整了今年的投资计划,快速决策推迟或放弃了一批大型资本项目投资,更加集中于投资短周期、低风险和高回报项目,并大幅削减了资本支出,同时纷纷下调上游产量目标,特别是美国二叠纪盆地等高成本页岩油产量,以降低油价暴跌造成的损失。

与此同时,国际大公司大刀阔斧推出一系列降成本、保现金流的举措,重点是降低运营成本、暂停股票回购、加快发债和大幅裁员。仅从裁员角度看,道达尔已明确表示,2020年停止新员工招聘,埃克森美孚已裁减第三方用工1800人,雪佛龙4月开始新一轮裁员。

按上一轮2016年低油价以来累计裁员10%左右的比例预测,本轮低油价期间,拥有近40万员工的五家国际大石油公司,裁员总数可能不少于3万人。

反观国内石油公司,按照国家“六稳”“六保”要求,仅中国石油今年春季就增加招聘3000名大学毕业生。实际上,从国有石油公司应对低油价的动作看,像中国石油推进提质增效专项行动,迅速出台减投资、控项目、降成本、防风险、提效益等一系列举措,其利落程度并不比国际大公司逊色,只是手上可打的牌略显单一。

回望业绩出色的2019年

与2019年的业绩相比,一季度的业绩表现,确实验证了石油行业正步入“至暗时刻”的残酷现实。

2019年,在国际油价中位震荡运行、供需相对宽松的大背景下,国际大石油公司表现稳定,业内普遍存在已基本走出2016年开始的那一轮油价下跌阴影的乐观情绪,展现出“胜似闲庭信步”的行业自信。

五大国际石油公司2019年的上游油气产量连续第六年保持增长,平均同比增长3.5%,实际资本支出呈现小幅增长。其中,上游投资同比增长3.6%,下游投资同比大增25.3%。

但受炼厂开工率下降、终端业务剥离等因素影响,下游原油加工量及油品销售量出现双下降。效益表现呈现明显下滑态势,它们的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了8.8%和40.3%。其中,上游、下游利润近年来首次同步大幅下滑,国际油价下跌带来的“硬伤”已经显现。

反观国内大石油公司,去年业绩表现及主要经营指标都较为出色。国内石油公司继续演绎着油价高时整体表现优于国际可比公司、油价低时整体表现低于国际可比公司的历史循环。

以中国石油为例,与五大国际石油公司相比,中国石油去年的原油产量、天然气产量和油气当量产量均排名第一,资本负债率和自有现金流处于较好水平,利润总额和净利润处于中等水平。只是净资产收益率处于较低水平,一定程度反映了国有石油企业“大而不强”、资产创效能力较弱等现实问题。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2019年的出色表现,也为石油公司应对这一轮低油价储备了底气和弹药。

迎战严峻挑战的二季度

如果穿越石油行业“至暗时刻”像通过一座大桥,恐怕一季度还只是引桥阶段,真正的考验还在二季度。

新冠肺炎全球扩散态势仍在继续且未见拐点,全球感染人数超过375万人且持续攀升。业内知名咨询机构普遍预测,全年需求低点和油价低点预计都在二季度。

从4月情况看,布伦特原油期货均价只有26.62美元/桶、环比下降21%。可以预见,尽管国内外大石油公司都已为应对低油价进入了“生存模式”,但整体业绩继续下滑几成定局,特别是国有石油公司二季度净利润亏损将继续加大,生产经营和资本市场面临的压力更加凸显。

从全年情况看,预计国际大石油公司油气产量连续六年增长的态势将于今年终结,原油加工量和油品销售量双降态势仍将继续,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下降速度将继续加快,整体情况与去年同期相比将更加严峻。

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用全面、辩证、长远的眼光看待石油行业发展。成功穿越“至暗时刻”,需要国内外公司报团取暖、携手并进,以更强的发展韧性和能力迎接那一道曙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