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国资再入影视股,甩掉《巴清传》包袱后,唐德影视退市风险犹在

唐德影视虽然已经解决掉《巴清传》这个包袱,但从唐德影视2020年的影视剧储备情况来看,六部已在2017年前后杀青的剧集至今仍在搁置。

文|剧焦一线

5月6日,唐德影视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吴宏亮《股份转让意向性协议》暨控制权变更的提示性公告。

协议指出,东阳国资方与吴宏亮拟共同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交易完成后,东阳国资方将获得唐德影视9.08%的股份、29.9%的股份表决权,成为唐德影视的控股股东。这也意味着唐德影视成为又一家由国资控股的上市影视公司。

唐德影视投身国资企业的缘由最早可追溯到范冰冰,2018年,唐德影视斥资5.8亿打造的《巴清传》受主演舆论事件影响无限延期,唐德影视资产负债率节节攀升,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在此基础上,为筹措资金,唐德影视实际控股人质押率高达99.82%,处于爆仓边缘,急需资金补充。

事实上,早在2018年影视寒冬之际,当代东方便拥抱山东高速,2019年,慈文传媒、鹿港文化更是纷纷转向国资企业,对高风险的民营影视企业而言,国资企业入主影视民企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影视公司的资金困局,持续输血。

当下,唐德影视虽然已经解决掉《巴清传》这个包袱,但从唐德影视2020年的影视剧储备情况来看,六部已在2017年前后杀青的剧集至今仍在搁置,除去一季度售出的两部剧集,仅有《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和《为了明天》两部近期拍摄的剧集,不到7个月的时间,东阳国资入局后,能否扭转唐德影视的困局,仍是个未知数。

1、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资产负债率高达94%

唐德影视无奈投身国资委,最早还得从范冰冰说起。

2007年,成立不久的唐德影视联合范冰冰工作室出品了《胭脂雪》,该剧大获成功后,唐德影视又参投了范冰冰出演的多部影视作品。

2011年4月,唐德影视与范冰冰签下为期4年的艺人经纪代理协议,而范冰冰则以296.7万元的出资额“六折入股”,入股唐德影视。

与范冰冰深度捆绑后,唐德影视在流量、营收、利润上齐丰收。2015年,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一举创下内地电视剧史上开播的最高收视纪录。这部剧不仅让范冰冰一跃成为当年的国民女星,还让唐德影视大赚4.66亿元,并成功在2015年登陆A股。

随后,唐德影视又联手范冰冰推出了制作成本超过5.8亿元的《赢天下》,试图打造下一个爆款。然而,随着高云翔和范冰冰接连出事,受主演社会舆论事件影响,重金打造的《巴清传》档期一延再延该剧最初的其他出品方、剧中植入广告相关客户也纷纷退出、解约。

2018年年报中,唐德影视对《巴清传》相关的应收款计提了坏账准备4.96亿,2018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9.27亿元,同比下降581.55%。

2019年报显示,唐德影视实现归母净利润-1.07亿元,虽然亏损幅度有所收窄,不过,报告期内唐德影视实现营业收入-1.1亿,较2018年同比下降130.92%。这也意味着,2019年全年唐德影视没有一分钱营收入账。对于公司营业收入为负,唐德影视在业绩快报中解释是:主要是受到《巴清传》项目营业收入冲回的影响。

“成也范冰冰、败也范冰冰”,其实还是唐德影视过度依赖“明星IP+资本”的锅。事实上,唐德影视的资产负债率由2016年的58.38%升至2019年的94.04%,增幅高达61.08%。

截至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81亿元,短期借款为3.1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亿元,货币资金并不能覆盖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唐德影视面临着严重的债务危机。

然而,根据唐德影视2019年财报,吴宏亮共持有公司1.5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6.31%,质押率为99.82%,处于爆仓边缘。

作为唐德影视实控人的吴宏亮已经没有太多空间持续加码补充质押,但公司股价下跌的情况并未有所好转。Wind数据显示,2020年,唐德影视的股价从1月的7.8元/股跌到五一之前的4.95元/股,市值蒸发了近10亿。要知道两年多以前,唐德的市值是150亿。这样的发展困境下,唐德影视急需引入新的资金支持。

2、东阳方或协助增2亿融资,唐德影视急需抱大腿输血

事实上,国有资本进入唐德影视并非无迹可寻,早在经历了“阴阳合同”事件,赵薇、赵薇的哥哥赵健、赵薇的前嫂子赵蓉等明星股纷纷离场后,唐德影视2018年年报中,便出现了诸多国资股东的身影,比如京报长安和元达信资本。不过,2020年一季报的十大流通股东榜单中,这些国资企业均不见踪影。

本次合作,由于唐德影视和东阳国资尚未签订正式股份转让协议,仅处于筹划、意向阶段,还有很多审批程序要走,再加上吴宏亮的股权质押率高达99.82%,存在众多无法达成的风险,因而唐德影视能否抱住国资的大腿,仍不能确定。不过,影视寒冬下,不少影视上市公司为了解决资金困境,选择引入国资输血已是不争的事实。

2018年7月,当代东方“易主”山东高速全资子公司山高投资,打响了国资入主影视民企的第一枪。

2019年2月,曾出品《花千骨》《老九门》等爆款的慈文传媒为了缓解股权质押之困,将股权转让给具有国资背景的华章投资(华章投资是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同年11月,鹿港文化实际控制人钱文龙和主要股东等六人,与淮北建投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

今年2月11日,北京文化公告称,华力控股拟将其15.16%全部股权转让给北京文科投资(北京文科投资的大股东是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今年4月28日,华谊兄弟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称,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九家发行对象中,山东经达为国资背景。

民营企业拥抱国资,显而易见的利好是可以以更低的成本融资,改善现金流。毕竟影视寒冬下,机构投资者普遍对影视行业持观望态度,银行借款也变得十分困难,而国有企业拥有政府的背书,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民营影视公司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以慈文传媒为例,除了自有资金、银行授信额度外,慈文传媒还从江西出版集团切割授信额度,目前已有3亿元额度。2020年,慈文传媒预计将会有超过20亿的资金投入。

唐德影视的股权转让安排中,吴宏亮也和东阳国资方面提出了三个具体的操作方向,包括引入战投、新增融资、资产注入等。其中,东阳国资方面将在本次交易交割后协助唐德影视新增不少于2亿元的融资。

2020年,正值唐德影视的保壳关键年,此时转投国资,找一个稳健的靠山冲抵风险,未尝不是保命的选择。

3、甩掉《巴清传》包袱后,唐德影视退市风险犹在

目前来看,2020年已过三分之一,唐德影视已经甩掉了拖累两年业绩的包袱《巴清传》。4月26日,唐德影视发公告称,已将《巴清传》交付给天猫技术公司,且无需再保证《巴清传》在2020年7月15日前在中国大陆地区播出。

这也意味着唐德影视不再需要对《巴清传》的播出时间负责,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目前天猫技术已支付该剧授权费用共计3.028亿元,剩余未付款项将在首播完毕后一次性全额支付,但由于《巴清传》能否在今年顺利播出仍是个未知数,唐德影视能否在今年收到剩余款项仍存在不确定性。

不过,暂且不提《巴清传》能否顺利播出,单从唐德影视的剧集储备来看,除了已售出的剧集外,2020年唐德影视计划投资、拍摄的电视剧和网络剧项目中,《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在发行阶段;《夏梦狂诗曲》在演员修改阶段;《为了明天》处于拍摄阶段,另有3部作品处于筹拍状态。

也就是说,唐德影视在未来三个季度的剧集储备很可能仅有《蔓蔓青萝》《亲爱的,好久不见》《冯子材》《守卫者》《火柴小姐与美味先生》《阿那亚恋情》《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夏梦狂诗曲》《为了明天》等作品。

这些作品中,《蔓蔓青萝》《亲爱的,好久不见》《冯子材》《守卫者》《火柴小姐与美味先生》《夏梦狂诗曲》均早在2017年前后便已杀青,时隔四年,能否适合观众的口味仍是个大写的问号。

况且,高云翔和董璇主演的《阿那亚恋情》受到高云翔舆论事件的影响,目前唐德影视通过AI“抠图换头”技术进行处理,不过,AI技术在电视剧领域的应用本身就不太成熟,《阿那亚恋情》能否靠“换脸”卖个不错的价格,仍是个未知数。

《蔓蔓青萝》亦受到姚笛负面新闻的影响,目前,姚笛复出前拍的作品《爱情碟中谍》在芒果TV、优酷、土豆等平台上播出,整体反响平平。根据优酷数据显示,《爱情碟中谍》总播放数1亿次左右,远不及她的其他几部作品。

目前来看,唐德影视营收空间最大的很有可能只有林更新和盖玥希主演的《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与倪大红和陈数主演的《为了明天》。

再加上,受疫情影响,影视公司复工时间普遍延迟,唐德影视近日发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营收1.19亿元,同比增长259.3%,净利润亏损2693.48万元,未能盈利主要是对以前年度电视剧项目销售确认的应收账款计提较大金额的坏账准备。如此情况下,唐德影视在2020年转亏为盈着实有些困难。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