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沃尔玛中国迎来首位女CEO,恒天然和贝因美会分手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沃尔玛中国迎来首位女CEO,恒天然和贝因美会分手吗?

朱晓静将出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及CEO,恒天然和贝因美双方关系会缓和吗?

文|一波说

沃尔玛中国换帅,迎来首位女性CEO。

现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陈文渊将于6月15日正式卸任,由朱晓静接棒,她同时也成为沃尔玛中国第一位女性CEO。

沃尔玛中国迎来首位女性CEO,前掌门人是个传奇的跨界达人

沃尔玛中国新任总裁及首席执行官朱晓静

5月7日,沃尔玛方面传出换帅消息。

沃尔玛中国将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于5月8日生效。加入沃尔玛之前,朱晓静担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负责公司在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的消费品牌、餐饮服务、战略客户及牧场业务。

此前,朱晓静是恒天然集团在大中华区第一位本土总裁,也是第一位女性总裁。2016年10月11日,恒天然大中华区官方宣布,任命恒天然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朱晓静女士出任恒天然大中华区总裁。

朱晓静自进入恒天然大中华区这8年间,恒天然中国业务规模实现3倍增长,经营利润呈5倍增长。据恒天然于去年9月公布的2019财年业绩报告,其营收为201亿新西兰元;其中,大中华区市场占其全球市场的四分之一份额。

2019年12月19日,恒天然中国给相关媒体确认:“朱晓静女士已经做出决定辞去恒天然大中华区总裁职务。她即将离开乳品行业去发展一个全新的事业。”

当日,恒天然中国在一份公告中正式宣布,任命周德汉为该公司大中华区代理CEO。

不少媒体关注到,2019年11月,也就是朱晓静辞任前一个月,在上海举行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再次参会的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集团才签下一笔大单。进博会期间,恒天然与阿里巴巴集团、京东集团、厦门建发、尊宝披萨、新希望、高培等签约,协议总金额多达182.2亿元人民币。

很多人不解,既然如此的成绩斐然,朱晓静为什么会离开恒天然?另外,她将去发展“一个全新的事业”到底是什么?确实,这个谜题背后究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外界恐怕不得而知。如今,谜底已揭开了,原来,朱晓静“花落”沃尔玛中国!

据中证网报道,沃尔玛全球执行副总裁、沃尔玛全球采购及亚洲区首席执行官岳明德(Dirk Van den Berghe)表示:“朱晓静对于恒天然的整体业务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通过渠道变革、拥抱数字化、持续创新等举措对品牌进行升级,旗下的产品也在多个品类中稳获市场份额第一。此外,她还带领恒天然成就了最佳雇主品牌,这与沃尔玛的价值观十分吻合。”

沃尔玛中国现任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陈文渊在CCFA新消费论坛

沃尔玛方面的消息又称,现任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陈文渊在沃尔玛工作三年后,因个人家庭原因将离开沃尔玛,返回新加坡与家人团聚。

陈文渊,1978年生于新加坡,作为职业经理人,他也是个传奇人物。陈文渊曾在新加坡政府担任公职,而且还是新加坡警察部门最年轻的区域指挥官。成为沃尔玛大卖场中国业务总裁、掌门人,对于他来说,算是“跨界”。

进入沃尔玛之前,陈文渊曾担任中国台湾麦当劳总裁,而更早之前,他在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担任首席咨询师达五、六年之久。

从警察跨入咨询、餐饮、零售行业,其实这不算是陈文渊个人履历的全部,他不愧是个传奇的“跨界”达人。

在新加坡念完大学后,陈文渊拿到新加坡政府的奖学金,远赴英国深造,拿下英国牛津大学经济和管理学学士学位以及剑桥大学金融硕士学位。

毕业归来,依照合同履约,他进入新加坡警察部门任职。此后,他又有另一份工作,曾在新加坡政府从事过贸易协定谈判的工作。

之所以进入麦当劳、沃尔玛,照陈文渊的说法,是出于对消费领域非常有兴趣,但他也表示,其实没有非常刻意的去规划个人的职业生涯。

陈文渊于2017年正式加入沃尔玛,彼时他才39岁;当沃尔玛在1996年进入中国时,在新加坡出生的陈文渊,也只是一个18岁的青少年。

掌舵沃尔玛中国时,也许是先前警察职业关系吧,陈文渊喜欢“下基层”,在他看来,实践出真知,只有深入一线,才能发现问题。4月8日,武汉解除“封城”,陈文渊是第一时间前去武汉的。

朱晓静离开了,恒天然和贝因美会分手吗?

2011年加入全球乳业巨头恒天然之前,朱晓静在霍尼韦尔、麦肯锡等多家跨国公司担任高管职位,这位传奇的女职业经理人,职务生涯的足迹遍及亚洲、北美、欧洲,且服务过多元行业。

此外,她还是阿斯本研究院(Aspen Institute)中国学者项目的首批学者之一,也是阿斯本全球领袖网络的成员及中国首位论坛主持人。

2016年10月11日出任恒天然集团在大中华区第一位本土总裁前,朱晓静曾任恒天然大中华区的董事总经理和恒天然大中华区乳品原料副总裁。二年前,她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感慨道:“中国因改革开放而强大,因改革开放而成为世界真正的一部分。强大与开放的中国也会让全世界受益。”

当时,朱晓静在受访中说,今天的中国,是恒天然集团全球发展最快、最重要、最大的市场,我们将它视为第二个本土市场。她认为,在这里打造西方乳业的完整产业链在40年前不可想象,但今天开放的中国正在接纳和创造这一切,不仅增加了外资企业的资本流入,更开拓了中国市场的格局。

朱晓静,生于1973年,在国内读书,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西方学专业。此前,朱晓静曾是贝因美董事,公开履历显示她系中国国籍。

贝因美创始人谢宏

朱晓静此前除了担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外,还有另一个重要职务,那就是她还曾是贝因美董事职务,不过她已辞任了。

从贝因美相关资料获悉,朱晓静于2018年5月18日出任贝因美董事,任期届满时间为2021年05月17日。更早前的2015年5月11日,她出任贝因美的非独立董事。

4月28日,贝因美公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其营收为27.85亿元,同比增长11.83%;净利润为-1.03亿元,同比减少350.73%,增收不增利。即便是创始人谢宏回归,贝因美也难以摆脱颓势局面。

因2016年、2017年连续亏损,贝因美股票被ST,创始人谢宏回归董事长大座后,除了终止与恒天然方面的“达润协议”,还聘请菲仕兰中国前首席销售官包秀飞出任贝因美总经理,终于在2018年实现扭亏“摘帽”,从退市悬崖拉了回来。

前贝因美董事朱晓静

近来,奶企故事有点儿多,有人牵手,有人却想关系决裂。

恒天然和贝因美的婚姻关系,至今也维持了五年之久,事实上,从合作双方的表态来看,也许是一场“错误”的婚姻,不该走在一起。

恒天然,是贝因美的第二大股东,但近年来对贝因美的投资前景并不看好。二年前,恒天然在一份声明里,对贝因美长期以来的业绩用上“极度失望”字眼,去年8月,恒天然方面又宣布出售贝因美股份。恒天然首席执行官MilesHurrell甚至说:“这是一个令人失望的合作。”

而对于创始人谢宏来说,对于“恒贝联姻”也是不满意的,他甚至公开表示,自己非常后悔与恒天然的合作。此前,也有一些舆论认为,2018年朱晓静入驻贝因美董事会后,恒天然和贝因美的关系也逐步走向恶化。

当时,贝因美对外披露2017年业绩预告时,被派驻担任贝因美董事朱晓静、蒲瑞安,曾表示无法保证公告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无法保证是否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后来,贝因美将全资子公司杭州贝因美豆逗儿童营养食品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非关联方,朱晓静、蒲瑞安、刘晓松等人曾两次反对该项交易。2019年3月底,贝因美公告称,朱晓静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和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她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如今,朱晓静将出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及CEO,恒天然和贝因美之间也和她没有丝毫关系了,双方关系会缓和吗?或者说恒天然还想分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贝因美

2.3k
  • 贝因美:目前完成15个系列45个配方的婴幼儿配方奶粉配方注册申报并获受理
  • 贝因美:上半年净利润同比预增7.38%至37.21%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沃尔玛中国迎来首位女CEO,恒天然和贝因美会分手吗?

朱晓静将出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及CEO,恒天然和贝因美双方关系会缓和吗?

文|一波说

沃尔玛中国换帅,迎来首位女性CEO。

现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陈文渊将于6月15日正式卸任,由朱晓静接棒,她同时也成为沃尔玛中国第一位女性CEO。

沃尔玛中国迎来首位女性CEO,前掌门人是个传奇的跨界达人

沃尔玛中国新任总裁及首席执行官朱晓静

5月7日,沃尔玛方面传出换帅消息。

沃尔玛中国将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于5月8日生效。加入沃尔玛之前,朱晓静担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负责公司在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的消费品牌、餐饮服务、战略客户及牧场业务。

此前,朱晓静是恒天然集团在大中华区第一位本土总裁,也是第一位女性总裁。2016年10月11日,恒天然大中华区官方宣布,任命恒天然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朱晓静女士出任恒天然大中华区总裁。

朱晓静自进入恒天然大中华区这8年间,恒天然中国业务规模实现3倍增长,经营利润呈5倍增长。据恒天然于去年9月公布的2019财年业绩报告,其营收为201亿新西兰元;其中,大中华区市场占其全球市场的四分之一份额。

2019年12月19日,恒天然中国给相关媒体确认:“朱晓静女士已经做出决定辞去恒天然大中华区总裁职务。她即将离开乳品行业去发展一个全新的事业。”

当日,恒天然中国在一份公告中正式宣布,任命周德汉为该公司大中华区代理CEO。

不少媒体关注到,2019年11月,也就是朱晓静辞任前一个月,在上海举行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再次参会的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集团才签下一笔大单。进博会期间,恒天然与阿里巴巴集团、京东集团、厦门建发、尊宝披萨、新希望、高培等签约,协议总金额多达182.2亿元人民币。

很多人不解,既然如此的成绩斐然,朱晓静为什么会离开恒天然?另外,她将去发展“一个全新的事业”到底是什么?确实,这个谜题背后究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外界恐怕不得而知。如今,谜底已揭开了,原来,朱晓静“花落”沃尔玛中国!

据中证网报道,沃尔玛全球执行副总裁、沃尔玛全球采购及亚洲区首席执行官岳明德(Dirk Van den Berghe)表示:“朱晓静对于恒天然的整体业务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通过渠道变革、拥抱数字化、持续创新等举措对品牌进行升级,旗下的产品也在多个品类中稳获市场份额第一。此外,她还带领恒天然成就了最佳雇主品牌,这与沃尔玛的价值观十分吻合。”

沃尔玛中国现任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陈文渊在CCFA新消费论坛

沃尔玛方面的消息又称,现任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陈文渊在沃尔玛工作三年后,因个人家庭原因将离开沃尔玛,返回新加坡与家人团聚。

陈文渊,1978年生于新加坡,作为职业经理人,他也是个传奇人物。陈文渊曾在新加坡政府担任公职,而且还是新加坡警察部门最年轻的区域指挥官。成为沃尔玛大卖场中国业务总裁、掌门人,对于他来说,算是“跨界”。

进入沃尔玛之前,陈文渊曾担任中国台湾麦当劳总裁,而更早之前,他在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担任首席咨询师达五、六年之久。

从警察跨入咨询、餐饮、零售行业,其实这不算是陈文渊个人履历的全部,他不愧是个传奇的“跨界”达人。

在新加坡念完大学后,陈文渊拿到新加坡政府的奖学金,远赴英国深造,拿下英国牛津大学经济和管理学学士学位以及剑桥大学金融硕士学位。

毕业归来,依照合同履约,他进入新加坡警察部门任职。此后,他又有另一份工作,曾在新加坡政府从事过贸易协定谈判的工作。

之所以进入麦当劳、沃尔玛,照陈文渊的说法,是出于对消费领域非常有兴趣,但他也表示,其实没有非常刻意的去规划个人的职业生涯。

陈文渊于2017年正式加入沃尔玛,彼时他才39岁;当沃尔玛在1996年进入中国时,在新加坡出生的陈文渊,也只是一个18岁的青少年。

掌舵沃尔玛中国时,也许是先前警察职业关系吧,陈文渊喜欢“下基层”,在他看来,实践出真知,只有深入一线,才能发现问题。4月8日,武汉解除“封城”,陈文渊是第一时间前去武汉的。

朱晓静离开了,恒天然和贝因美会分手吗?

2011年加入全球乳业巨头恒天然之前,朱晓静在霍尼韦尔、麦肯锡等多家跨国公司担任高管职位,这位传奇的女职业经理人,职务生涯的足迹遍及亚洲、北美、欧洲,且服务过多元行业。

此外,她还是阿斯本研究院(Aspen Institute)中国学者项目的首批学者之一,也是阿斯本全球领袖网络的成员及中国首位论坛主持人。

2016年10月11日出任恒天然集团在大中华区第一位本土总裁前,朱晓静曾任恒天然大中华区的董事总经理和恒天然大中华区乳品原料副总裁。二年前,她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感慨道:“中国因改革开放而强大,因改革开放而成为世界真正的一部分。强大与开放的中国也会让全世界受益。”

当时,朱晓静在受访中说,今天的中国,是恒天然集团全球发展最快、最重要、最大的市场,我们将它视为第二个本土市场。她认为,在这里打造西方乳业的完整产业链在40年前不可想象,但今天开放的中国正在接纳和创造这一切,不仅增加了外资企业的资本流入,更开拓了中国市场的格局。

朱晓静,生于1973年,在国内读书,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西方学专业。此前,朱晓静曾是贝因美董事,公开履历显示她系中国国籍。

贝因美创始人谢宏

朱晓静此前除了担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外,还有另一个重要职务,那就是她还曾是贝因美董事职务,不过她已辞任了。

从贝因美相关资料获悉,朱晓静于2018年5月18日出任贝因美董事,任期届满时间为2021年05月17日。更早前的2015年5月11日,她出任贝因美的非独立董事。

4月28日,贝因美公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其营收为27.85亿元,同比增长11.83%;净利润为-1.03亿元,同比减少350.73%,增收不增利。即便是创始人谢宏回归,贝因美也难以摆脱颓势局面。

因2016年、2017年连续亏损,贝因美股票被ST,创始人谢宏回归董事长大座后,除了终止与恒天然方面的“达润协议”,还聘请菲仕兰中国前首席销售官包秀飞出任贝因美总经理,终于在2018年实现扭亏“摘帽”,从退市悬崖拉了回来。

前贝因美董事朱晓静

近来,奶企故事有点儿多,有人牵手,有人却想关系决裂。

恒天然和贝因美的婚姻关系,至今也维持了五年之久,事实上,从合作双方的表态来看,也许是一场“错误”的婚姻,不该走在一起。

恒天然,是贝因美的第二大股东,但近年来对贝因美的投资前景并不看好。二年前,恒天然在一份声明里,对贝因美长期以来的业绩用上“极度失望”字眼,去年8月,恒天然方面又宣布出售贝因美股份。恒天然首席执行官MilesHurrell甚至说:“这是一个令人失望的合作。”

而对于创始人谢宏来说,对于“恒贝联姻”也是不满意的,他甚至公开表示,自己非常后悔与恒天然的合作。此前,也有一些舆论认为,2018年朱晓静入驻贝因美董事会后,恒天然和贝因美的关系也逐步走向恶化。

当时,贝因美对外披露2017年业绩预告时,被派驻担任贝因美董事朱晓静、蒲瑞安,曾表示无法保证公告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无法保证是否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后来,贝因美将全资子公司杭州贝因美豆逗儿童营养食品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非关联方,朱晓静、蒲瑞安、刘晓松等人曾两次反对该项交易。2019年3月底,贝因美公告称,朱晓静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和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她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如今,朱晓静将出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及CEO,恒天然和贝因美之间也和她没有丝毫关系了,双方关系会缓和吗?或者说恒天然还想分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