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四川信托否认资金池业务全停和被接管,这家机构与安信信托关系不一般

四川信托与陷入困局的安信信托关系密切,双方控股股东分别通过对方旗下的信托公司发行多只产品融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张晓云

5月11日,一则四川信托“资金池”产品被暂停且即将被接管的消息在信托行业内广泛流传,引发热议。

针对网络传闻,四川信托于5月11日晚间在官网发布声明予以否认。四川信托称,有别有用心者捏造并散播关于“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等不实信息,严重诋毁该公司声誉。公司已向有关部门举报,并将根据其造成的损害后果追究法律责任。目前公司经营管理工作一切正常,各项业务均有序开展。

 

此前3月初,市场就有传闻称,四川银保监局已于2月最后一周暂停了四川信托所有TOT产品的备案与发行。这一措施以口头形式传达。当时四川信托的APP上已找不到TOT产品。

据界面新闻记者获得的四川信托的新发产品推介表,四川信托在3月第一周确实是未发行TOT类产品。

不过有投资者向界面新闻记者反映,他的销售今日又向他推销了四川信托的TOT类产品。“说是今天资金池(指四川信托TOT类产品)开放认购,主推6个月以上资金,无小额。”

根据信托业协会介绍,TOT/TOF(TRUST OF TRUST/TRUST OF FUND)从字面上理解就是“信托中的信托”、“基金中的信托”,是一种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从广义上讲,TOT/TOF是FOF(FUND OF FUND,基金中的基金)的一个小分类,而在国内,TOT普遍被认为是私募中的私募,FOF则被普遍认为是公募中的公募。

一位信托行业人士向界面新闻介绍,两年前的资管新规中对信托行业的“资金池”仍留有口子,过渡期内,一些大型信托公司的“资金池”业务早已停止,部分原有规模较大的信托公司也在逐渐压缩规模中,但部分信托公司通过创新方式“TOT”模式发行,采取滚动发行、期限错配等方式打“擦边球”。

5月8日,银保监会就《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公开征求意见。

《办法》明确指出,信托机构不得开展“资金池”业务。对于资金信托业务,《办法》将其定位为基于信托法律关系的资产管理业务,具有以下特征:

一是由信托公司发起且以信托财产保值增值为主要信托服务内容。

二是将投资者交付的财产进行投资管理。对于以非现金财产设立财产权信托,若其通过受益权转让等方式向投资者募集资金,也属于资金信托。

三是投资者自担投资风险并获得收益或承担损失。

四是对于以受托服务为主要服务内容的信托业务,无论其信托财产是否为资金形式,均不再纳入资金信托,包括家族信托、资产证券化信托、企业年金信托、慈善信托及其他监管部门认可的服务信托。

公开资料显示,四川信托注册于四川省成都市,是在原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基础上整顿重组并引入战投改制设立,2010年11月28日正式开业,注册资本35亿元。

目前,四川信托的第一大股东为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集团),持股比例为32.04%,二股东中海信托持股30.25%、宏达股份(600331.SH)持股22.16%。因此,宏达集团与宏达股份实际控制人均为自然人刘沧龙。

四川信托与陷入困局的安信信托关系密切,双方控股股东分别通过对方旗下的信托公司发行多只产品融资。目前,宏达系与上海国之杰关系错综复杂。

2017年,四川信托发行“四川信托·博邦系列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用于受让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信信托”)股票收益权。

2019年1月,上海国之杰出现过延迟支付该信托计划利息的状况,四川信托在官网发布利息逾期公告,但该公告在一日后便被删除。

2019年6月,上海国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国正”)持有的6000万元上海国之杰股权被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上海国正的第一大股东正是四川信托。

安信信托实际控制人高天国为四川南充人,紧邻达州,此前被传与“达州帮”过从甚密。而宏达系通过安信信托融资的多只产品也早已出现逾期。据安信信托相关产品投资者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安信信托已起诉宏达系相关公司。

2020年4月27日,四川信托对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6.66亿股予以轮候冻结。

据四川信托2019年年报,截至2019年末,该公司管理资产规模为2334.76亿元,在全行业68家信托公司中处于中游。2019年,四川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3.23亿元,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9.15亿元,与2018年基本持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