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快手将抖音送上了被告席

这是中国互联网世界又一对“死对头”:快手坚定站在反字节跳动联盟,而狙击快手也似乎是字节跳动的“软性任务”。

文|投资界PEdaily   周佳丽

快手与字节跳动开始光明正大地打起来了。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5月12日,因认为在第三方APP中搜索“快手”二字,置顶搜索结果为“抖音短视频”,快手开发及运营主体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将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停止侵权行为,并索赔500万元。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事到如今,快手与字节跳动的竞争早已全面铺开。在过去的几年里,从国内到海外,快手与抖音势同水火。这是中国互联网世界又一对“死对头”:快手坚定站在反字节跳动联盟,而狙击快手也似乎是字节跳动的“软性任务”。

这一次,抖音被快手送上了被告席,字节跳动却反手一击,也将快手诉上了法院。今日午间,字节跳动回应称,尚未收到法院通知,且表示曾遇到过搜索自家产品,出现的结果却是快手的情况,抖音也因此向快手发起诉讼。“海淀法院已于3月6日立案。该案目前已经完成了证据交换。”

至此,快手与抖音双双陷入公堂互诉之中。

首次对簿公堂:快手起诉抖音,索赔500万

这一次,快手亲手将抖音送上了被告席。

起因是互联网一种常见的“灰色”操作。北京海淀法院公示显示,快手公司发现在第三方应用商店“360手机助手”内输入“快手”二字,出现的搜索结果第一条并非“快手”产品,置顶搜索结果竟然为“抖音短视频”APP,并且在应用程序名称右侧显示有“推广”标识,点击该搜索结果即可完成“抖音短视频”应用程序的安装及正常使用。

谁在做这件事?经应用商店公示及“抖音短视频”《用户服务协议》约定,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为“抖音短视频”的开发及运营主体。

原告快手公司认为,被告将“快手”设置为付费关键词的行为,利用了其公司在春节期间斥巨资推广运营产品的契机以及“快手”商标知名度,对自身产品进行推广宣传,且因双方产品功能高度相似,相关网络用户本欲通过搜索“快手”搜索相关产品,但搜索结果却被链接到“抖音”所运营的产品,因此使得快手公司提供的产品与其注册商标之间的特定联系被削弱,从而实质上损害了快手公司获取的商标专用权,因此构成商标侵权。

此外,被告抖音短视频公司的行为客观上导致希望下载安装“快手”的网络用户在第三方应用商店中搜索程序名称时,却在搜索结果第一条得到“抖音短视频”的安装链接,从而增加了“抖音”产品获取用户的机会,减少了本应属于“快手”的用户数量,损害了其合法利益,该行为属于典型的混淆他人商品名称的“食人而肥”和“搭便车”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因此,快手开发及运营主体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将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停止侵权行为,并索赔500万元。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至此,抖音与快手的战争蔓延到了公堂之上。

眼睁睁看着抖音崛起,快手错失中国短视频老大位置

一山不能容二虎,瓜分了中国短视频的快手和抖音,相斗已久。快手历来坚定站在反字节跳动联盟,而在过去的几年里,狙击快手似乎是字节跳动的“软性任务”。

2011年,快手前身GIF快手诞生,2013年7月,GIF快手从工具转型为短视频社区。2016年,字节跳动推出抖音短视频。2018年春节前后,抖音崛起,市场份额和影响力迅速提升,腾讯系产品也加入了战局。短视频行业的市场竞争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这两年,关于快手和抖音的竞争不绝于耳,除了“南抖音、北快手”,坊间还有“抖音的野望,快手的危机”、“抖音逆袭快手”等论调盛行。

抖音的崛起是快手意料不及的。2018年,抖音用户体量规模超过快手,开始正面迎战。在此之前,快手撞上了下沉市场的红利,收获上亿规模的用户,但抖音的弯道超车,让快手一度陷入停滞。

面对抖音的后来居上,2019年年中,快手创始人宿华、程一笑发给全体员工的内部信,表达了对快手现状的不满。信中他们表示快手必须要做出改变,并号召全员进入战斗状态,2020年春节之前,达到3亿DAU。

这在快手内部被称为“K3战役”。谁能率先达到3亿DAU,意味着谁能占据这场战争的主动权。而根据2019年7月的数据显示,抖音的DAU已经突破3.2亿。快手截至5月的DAU在2.5亿,与抖音还有较大差距。

为了实现目标,快手于2019年下半年拿下2020年春晚冠名,并在春节期间狠抛40亿进行拉新。面对激进的快手,家大业大的字节跳动反击更凶很——除了火山小视频和抖音进行品牌升级,抖音更是在1月14日启动了2020年春节红包活动,金额高达20亿。

这场战局随着《囧妈》大年初一在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上映达到高潮。字节跳动大获追捧,而快手的日活在春晚当天达到高峰后又迅速回落,与春晚之前的日活保持基本持平,并没有实现春晚之后保持住这3亿日活的目标。

而此时,抖音的DAU已超4亿。本来马上就要登上国内短视频“第一把交椅”的快手,没想到被抖音抢先了。

一路追杀到海外,落后于TikTok,快手还是输给了字节跳动

从国内到国外,字节跳动早就成了快手不得不直面的“敌人”。

遗憾的是,快手在海外的步伐依然赶不上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根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0年1月TikTok全球下载量达到1.04亿次,排名第1;快手排名第8,国际版Kwai甚至并未进入前十名单。

实际上,快手和字节跳动的分水岭在Musical.ly的收购案上就已经显现。这是二者在海外市场的第一次正面交锋。2017年11月,快手和字节跳动都在竞购musical.ly,希望拿下这块猎物,好让自己的海外布局走一步快棋。

有知情人士披露了这场谈判的细节:最先是快手接触的musical.ly,但由于musical.ly的天使投资人傅盛要求买方一并拿下猎豹旗下另外两款海外产品(News Republic、Live.me),快手方表示了强烈反对,甚至直指傅盛“耍流氓”。

快手在犹豫,字节跳动当即出手,最终以10亿美元的估值买下musical.ly,促成了短视频史上最为重要的一笔收购案。借着musical.ly的知名度和庞大的用户基数,TikTok迅速在北美市场站稳了脚跟。

错失musical.ly后,快手乱了阵脚。一笔笔热钱砸入海里,溅起的水花却小之又小。尽管也曾在多个市场冲到过榜首第一,但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太久,名次也慢慢掉出队列。

没有字节跳动赶不上的对手。快手出海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海外业务多次并组又调整,一把手战前离场,印度和东南亚两个热门市场的停摆,种种迹象都表明了快手在海外战事中的失意。

最新战场是直播电商,快手想尽办法赢抖音一次

面对字节跳动在各领域的咄咄逼人,快手无法再偏安于短视频。

2019年8月12日,快手领投知乎4.34亿美元F轮融资。这笔投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图文领域,字节跳动有今日头条,而快手仍是空白。显然,领投知乎补足了其在图文领域上的缺失,也多了一个与字节跳动竞争的砝码。

更有意思的是,在这轮投资上,快手与字节跳动打了个照面。据悉,快手和字节跳动都想吞下知乎,双方竞价了好几轮。快手方面甚至下了死命令必须赢,最终以超出远远超出字节跳动的价格,拿下了知乎。

进入2020年,双方又一次“狭路相逢”——直播电商。

实际上,在抖音大张旗鼓入局之前,快手在直播带货领域已经做出了很多成绩:2018年,快手第一届卖货王争霸赛开启,娃娃和小亮、散打哥都卖货的焦点,2019年快手电商购物节上,辛巴成为标杆。有数据显示,2019年快手总收入为500亿元左右,其中直播收入接近300亿元,游戏、电商等其他业务收入为几十亿元。

可惜的是,在2020年新一波直播带货的高潮到来时,快手没抓住眼球。这一点在争抢罗永浩上可看出。坊间流传,起初罗永浩先找到字节跳动,希望在抖音尝试直播带货,但双方并未马上敲定合作。快手获悉后,由程一笑亲自游说罗永浩,并给出上亿报价,但结果老罗还是选择了抖音。

自此之后,快手与抖音在直播电商上的较量开始变得明显,火药味十足。

先是快手王牌主播辛巴团队宣战罗永浩首场直播,“我们擅长的就是卖货,希望在这件事上和您切磋学习一下”。当晚,罗永浩在抖音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辛巴团队直播带货最终交易额为4.8亿元,成功创下电商直播新纪录。

主播之间的呛火,凸显了平台暗战愈演愈烈。5月10日,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人生历程中的第二次直播卖货给了快手平台,30分钟破亿,3个小时3.1亿。相比于半个多月前董明珠抖音的直播首秀——销售额仅为23.25万元,第二次直播,董明珠打了个翻身仗,也为快手扳回一局。

而如今,快手将抖音告上法庭,直接挑明了与字节跳动的竞争。接下来,就看字节跳动如何反击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