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全球最大难民营首现确诊,疫情失控或使孟加拉倒退十几年

“各国都忙于自保,没有意愿将资源分给难民。”

库图巴朗难民营。图片来源:Twitter

记者 | 安晶

在新冠疫情初期,世界卫生组织曾对全球“最脆弱”地区表示担忧。如今,担忧正在成为现实。

容纳近100万人、每平方公里居住4万到7万人、没有重症监护病床,全球最大、人口最稠密的库图巴朗(Kutupalong)难民营首次发现确诊病例。

该难民营位于孟加拉国海港城市科尔斯巴扎尔,其中大部分难民为从缅甸逃往孟加拉的罗兴亚人。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模型预测显示,库图巴朗难民营的感染人数最高可达54万。

孟加拉儿童救助组织担忧,库图巴朗难民营的疫情一旦失控,“将让孟加拉倒退十几年”。

据《卫报》5月14日报道,孟加拉卫生部门当天宣布,库图巴朗难民营中发现两例新冠确诊病例。其中一人为罗兴亚难民,另一人为居住在难民营附近,但在难民营诊所就诊的本地居民。

发现首例确诊后,难民营的另外1900多人已经被隔离,正在等候检测。难民营共容纳了85.5万名罗兴亚人。

早在4月初,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人道主义卫生中心已经发布报告,就库图巴朗难民营可能出现的疫情敲响警钟。

报告预测,在发现首例病例后30天,难民营将出现119到504例感染病例;在12个月内,难民营的感染病例将达42.4万到54.3万。

库图巴朗难民营内约有三万名居民年龄在59岁以上,营中共有五所医院,共340个床位,没有重症监护床位。孟加拉一共有约2000台呼吸机,而该国人口为1.6亿。

模型预测显示,在最糟糕情况下,难民营的五家医院将在出现疫情后58天内达到极限,最终可能出现1647到2109例死亡病例。

人道主义卫生中心主任斯皮格尔(Paul Spiegel)进一步警告,即便是模型预测的最糟糕情况,也低估了死亡和感染人数。随着新冠患者占用大部分医疗资源,因疟疾等其他疾病死亡的人数也将上涨。

新冠疫情在全球暴发后,各非政府组织和国际组织已经对贫民窟、难民营等人口超员、基本生活设施匮乏、无法实施社交距离规则的脆弱聚居区发出警告。

作为全球最大难民营,库图巴朗难民营的情况更为复杂。

库图巴朗难民营各营地人口密度。图片来源:ACAPS

2017年,随着缅甸若开邦的冲突激化,大量不被承认为缅甸公民的罗兴亚人开始逃往孟加拉。

面对蜂拥而至的难民,孟加拉政府将一座已有的难民营扩建成了现在的库图巴朗难民营,联合国和孟加拉政府共同管理。各人道主义机构协助,为难民提供食品、生活必需品和医疗服务。

虽然暂时接收了近百万罗兴亚难民,但孟加拉政府并不打算让这些难民长期留在孟加拉。近年来,孟加拉政府多次与缅甸政府就送回难民问题谈判,一直未果。

而按照孟加拉政府规定,作为临时设施的库图巴朗难民营中不得修建可长期居住的建筑,难民不得在营内种地,也不得在孟加拉国内就业。也因此,难民的所有生活完全依靠外部援助。

由于人口众多,难民营被分为了34个营地,供水主要依靠打井。

非营利人道主义分析机构ACAPS今年3月统计显示,库图巴朗难民营有56%的居民没有足够的供水满足日常饮用、清洁所需。除此之外,仅有60%的居民有肥皂可用,在部分营地,这一比例仅为30%。

库图巴朗难民营。图片来源:Twitter

无论是取水还是上厕所,居民都需排长队等候。在库图巴朗难民营设立初期,由于人员涌入过快,大量基础设施无法跟上,难民只能自行在营地各处挖土坑作厕所。厕所卫生条件糟糕,部分甚至靠近水井,也为传播疾病创造了条件。

2017年,难民营内暴发白喉;与新冠肺炎类似,白喉也是呼吸道传染疾病。2018年,难民营出现20多万例急性腹泻;今年以来,难民营内已经报告了17.5万例急性呼吸系统疾病。

除了难民营的基本设施匮乏,孟加拉的自然条件也为库图巴朗难民营控制新冠疫情设置了障碍。

每年11月到第二年4月是孟加拉的旱季,由于供水主要来自井水,难民营在每年旱季都面临严重缺水问题

而即将到来的6月和7月则是雨季,正是疟疾和登革热流行的高峰季节。库图巴朗难民营的部分棚屋建在山坡处,雨季还将面临塌方风险。

雪上加霜的是,与其他难民营不同,库图巴朗难民营的居民从去年9月开始就被禁止使用手机通话或者上网。

按照孟加拉法律规定,只有持有身份证的本国公民能使用当地手机卡。但库图巴朗难民营的黑市一直在私下出售手机卡。

当地警方还指控,部分难民利用非法获得的手机号参与贩毒等犯罪活动。在2018年的一次大规模缉毒行动中,有近300名毒贩被打死。其中40人来自库图巴朗难民营附近地区,被捕的2.5万人中则有部分为罗兴亚难民。

罗兴亚人阿里(Mayyu Ali)在《时代》周刊上发表的文章指出,无法上网已经导致库图巴朗难民营的居民无法及时获得与新冠疫情有关的消息。这进一步加剧了居民的恐慌心理,也导致流言四起。

有流言称医护人员将直接处决确诊的难民,还有难民半夜聚集在营地内举行宗教仪式,试图获得庇佑。

在报告首例确诊之前,孟加拉当局已经对库图巴朗难民营实施封锁。作为预防措施,进入难民营的工作人员减半,营内也开始修建专门的隔离区。

但面对不容乐观的前景,孟加拉拯救儿童组织卫生部门负责人贾汗(Shamim Jahan)发表声明指出,“现在我们能真实看到数千人死亡的可能”。

他担忧,一旦难民营的疫情失控,“将让孟加拉倒退十几年”。孟加拉是全球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截至15日,该国累计确诊20065例,累计死亡298例。

除了孟加拉,接收了大量中东难民的希腊难民营也处于危机边缘。本周,两名抵达希腊莱斯沃斯岛的难民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幸运的是,这两人被确诊时尚未抵达莱斯沃斯岛的摩瑞亚难民营。

联合国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有超过7000万难民。有机构估算,其中有10%到15%居住在难民营中。

乐施会已发文警告,全球难民营从设计上就无法应对类似新冠肺炎的大流行性疾病:难民营中平均每250人共用一个水龙头,每人的生活区范围不到3.5平方米。

该组织认为,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国际社会对发展中国家的难民营提供“大量资源”,才能携手渡过难关。

但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斯皮格尔担忧,不同于埃博拉等区域性暴发的疾病,新冠疫情蔓延到了全球,各国都忙于自保,“没有意愿”将资源分给难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