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未名医药已涨近3倍,与新冠肺炎疫苗到底有没有关系?

模棱两可只会误导投资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可达

编辑 |

1

5月18日,此前74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达到298%的未名医药(002581.SZ)跌停,成交超28.75亿元,实际换手率达到27.39%。

因参股公司北京科兴系国内知名疫苗研发企业,未名医药股价自1月下旬开始异动。此后未名医药今年2月初在深交所互动平台多次表示“参股公司北京科兴正在开展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制工作”,股价开始加速上涨。

但近期却“风云突变”,5月13日、5月17日未名医药接连公告澄清,称“新冠疫苗的研制单位为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与公司无股权关系”,“与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无股权关系”。

未名医药今日高开后股价盘中创下2016年1月以来新高,但很快盘中跳水急转直下,收盘前几度触及并最终接停。

母公司否认北京科兴参与研发

对于这场疫苗迷局,界面新闻记者向当事双方进一步了解了相关情况。

有接近未名医药人士透露,公司近期公告仅是客观描述了现状,即科兴中维与北京科兴之间确实没有股权关系,因为“科兴系”和上市公司存在比较复杂的纠纷,眼下在新冠疫苗研发的关键节点上,希望低调处理不愿引发舆论关注。

对于早前董秘在互动平台上的回复与公司近期澄清公告之间的内容互相矛盾,记者今日几度致电未名医药证券部但无人接听。

那么北京科兴究竟有没有参与疫苗研发呢?

除了未名医药在互动平台上的表态,科技部新冠疫苗临床实验项目的审批公告中,北京科兴是“合同研究组织”。

信息来源:中国生物技术发展中心

记者就此事向北京科兴及科兴中维的控股股东科兴控股(SVA.US)内部人士了解,对方表示以美股公告及公众号、网站发布的相关信息为准,并未正面回应北京科兴是否参与了新冠疫苗研发。

在科兴控股的公众号“疫苗之益”上,《科兴中维研制的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克尔来福™获准进入临床研究》一文中,以红体字标注了科兴中维的合作方包括“浙江省疾控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中国疾控中心、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北京市疾控中心、北京昭衍新药研究中心等单位”,并未出现北京科兴。

同时记者联系了科兴控股的投资者关系部门,得到的确定回复是新冠疫苗的研发单位系科兴中维,与北京科兴没有关系,目前疫苗还处于研发阶段,无法确定后续生产是否会通过北京科兴。

前述接近未名医药人士认为,疫苗的研发很难完全绕过北京科兴,无论是P3实验室,还是科研人员、灭活技术等。但该人士也坦言这些仅仅是从常理推测,科兴中维的疫苗生产也有可能不通过北京科兴,通过别的方式代工,所以未名医药澄清的仅是北京科兴与科兴中维在股权方面没有直接关系,并未涉及更多。

值得一提的是,4月14日,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据北京市科委主任许强介绍,大兴区政府已经协调出7万平方米厂房,专门用于科兴中维新冠疫苗生产车间。

双方矛盾“没有缓和”

市场炒作的逻辑是未名医药参股北京科兴,也就不得不提到二者之间由来已久的矛盾。

科兴控股董事长尹卫东与未名医药董事长潘爱华因北京科兴的控制权已缠斗多年,双方各执一词甚至上演过“全武行”,最终导致的结果是科兴控股至今未能完成私有化回A股上市。

对此,前述接近未名医药人士以及科兴控股内部人士均对界面新闻表示,双方矛盾“没有缓和”。

科兴控股内部人士也称,“双方并未和解,缓和是相关方通过自媒体释放的烟雾弹。事实上,美国证监会13日刚发布一个调查,对和未名医药合作的科兴控股异议股东1G做出了处罚。”

5月13日,美国证监会SEC披露,李嘉强及1Globe Capital LLC(目前科兴控股第二大股东持股13.15%)违反联邦证券法和SEC规则,未按规定披露增持科兴控股股份,以及他们与其他股东及私有化竞争中的一方(指未名医药)合谋替换科兴控股5名董事中的4名,李嘉强及1Globe同意停止违规行为并支付29万美元的罚款。

对于今年3月25日尹卫东重新出现在北京科兴董事会并担任总经理,科兴控股内部人士表示仅为工商将北京科兴被非法变更的备案信息恢复到变更之前而已。

接近未名医药人士也称,双方仍处于僵持状态,矛盾没有任何的实质性推进解决。

眼下,未名医药依旧受困于因为无法获得北京科兴的会计凭证而年报发布困难,此前未名医药已将2019年年报披露日期延后至6月24日。

未名医药2017年、2018年年报均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负责审计的中喜会计师事务所表示,对北京科兴的现场审计中获取了财务报表、会计账簿并进行了查阅,获取了中诚信安瑞对北京科兴的审计报告,但未能获取其他的审计证据及实施必要的审计程序。

5月8日,未名医药给深交所的回函中称,“2020年初,公司通过通讯、邮件等方式与北京科兴沟通审计事宜,北京科兴复函,同意公司聘请的审计机构进行现场审计并查阅、复制财务会计报告、财务报表,查阅会计账簿”,中间同样未提及会计凭证。

上述科兴控股内部人士谈及此事时对界面新闻表示,“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和法院判决,他们无权对公司(北京科兴)进行审计。”

从未名医药的表述以及科兴控股方面的态度来看,未名医药2019年年报的审计工作可能仍要面对无法对北京科兴进行审计的问题,或被再次出具非标报告。

前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界面新闻表示,参股公司并非控制,上市公司作为股东有权看报表,有权查看账目,但并没有权利在未经公司同意的情况下进行审计。

但由于未名医药对持有的北京科兴26.91%的股权以权益法核算,会计事务所认为由此产生的投资收益及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价值需要进行审计,因此未名医药和北京科兴在会计底稿的问题上就形成了僵持。

由于环保搬迁、医保控费等问题,未名医药的收入在2018年、2019年分别下滑42.83%、9.37%,今年一季度叠加疫情影响净利润亏损6282.07万元。

严峻形势下,比起市场对疫苗概念的热烈追捧,未名医药的业绩则略显“冷淡”。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