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字节跳动“挖角”迪士尼前高管,凯文·梅耶尔成为海外市场的“关键人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字节跳动“挖角”迪士尼前高管,凯文·梅耶尔成为海外市场的“关键人物”?

迪士尼前流媒体负责人入职,能为字节跳动带来什么?

文|娱乐独角兽  周锐

从YouTube、Facebook、谷歌、华纳音乐等到如今的迪士尼,字节跳动在海外互联网巨头身上均“薅了一把羊毛”,组成了一支让人望而生叹的海外雄兵。

昨日(5月19日)字节跳动对外宣布,全球管理团队迎来重磅新成员。迪士尼前流媒体服务负责人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将担任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COO)兼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

凯文·梅耶尔将负责TikTok、Helo、音乐、游戏等业务,同时负责字节跳动全球职能部门(不含中国),包括企业发展、销售、市场、公共事务、安全、法务等,工作直接向字节跳动全球CEO张一鸣汇报,任命将于今年6月1日正式生效。而TikTok原总裁Alex朱骏将转任字节跳动产品与战略副总裁,负责公司战略和产品设计。

迪士尼前副总裁入职字节跳动,这个消息是具有相当的冲击性的。国内公众即便对凯文·梅耶尔这个名字不甚熟悉,也一定在此前迪士尼CEO换帅新闻的边角里看过它的出现,凯文·梅耶尔是迪士尼流媒体业务负责人,在迪士尼旗下Disney+、ESPN+、Hulu三大流媒体平台迅猛发展的情况下,凯文·梅耶尔一度被认为是迪士尼CEO的有力人选,没想到最终与“王座”失之交臂。但即便“落选”,也没有人预想过凯文·梅耶尔作为迪士尼的“二把手”,会离开迪士尼,进入中国互联网公司。

而迪士尼前核心高管与Tiktok的结合,无疑证明了两件事。一方面,字节跳动全球化的布局势如破竹,包括Tik Tok、Flipagram、Vigo Vide(海外版火山小视频)、Helo(针对印度市场)、TopBuzz(海外版今日头条)等在内的海外业务线有了真正的领班人;另一方面,在海外各互联网公司人才进入Tiktok之后,字节跳动的国际影响力进一步升级。

迪士尼前流媒体负责人入职,能为字节跳动带来什么?

现在公众最为好奇的是,凯文·梅耶尔进入Tiktok能够带来什么变化。首先或许可以从凯文·梅耶尔本人华丽的职业简历里得到一些信息。

除去凯文·梅耶尔2000年离开迪士尼转而徘徊于花花公子网站、Clear Channel和LEK Consulting等公司的5年时间,凯文·梅耶尔从1993年至今在迪士尼工作时间超过了20年。

从最初进入迪士尼,负责迪斯尼全球所有的互联网和电视业务的战略和业务发展,被任命为战略规划高级副总裁,到2005年重回迪士尼,一手助力迪士尼收购皮克斯(2006年74亿美元收购)、漫威影业(2009年以42亿美元收购)、卢卡斯(2010年以40亿美元收购)、福克斯(2018年以713亿美元并购)等IP厂牌公司,获得了科技公司BAMTech LLC的控股权,乃至2018年开始负责直接面向消费者和国际部门的业务,三个月内打造出了Disney+,为迪士尼的流媒体布局制造了一张王牌,凯文·梅耶尔是迪士尼动画黄金时代之后无可替代的功臣之一。

在其任职的20年期间,显现出了卓越的战略交易才能,这份才能一方面让他迅速高升,获得认可,被称为迪士尼的“问题解决者”。2019年迪士尼前CEO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在其自传《一生的旅程》中称赞梅耶尔是“大师级的战略家和谈判家”。迪士尼新任CEO鲍勃·查佩克(Bob Chapek)则前不久还在一份声明中对梅耶尔进行赞扬,称其“在监督和扩大我们的流媒体投资组合方面做得很出色,同时整合了创新和技术资产,这是大获成功的Disney+所必需的”。

另一方面,却也彰显了他与迪士尼公司文化并不相同的管理风格。上世纪90年代末担任迪士尼互联网部门负责人的杰克· 温鲍(Jake Winebaum)曾说,“我不认为他(凯文·梅耶尔)对迪士尼本身有特别的兴趣,但他对公司的品牌力量和各种分销渠道非常着迷。” 《华尔街日报》曾在报道过迪士尼员工对梅耶尔的评价,称其“风格锐利”“与迪士尼谨慎的公司文化背道而驰”“几乎不为任何细微的错误留有余地”。迪士尼20年的任职时间,凯文·梅耶尔没有参与迪士尼运营部门(迪士尼影业、主题公园等),也很少与迪士尼的创意部门打交道。

而这样风格鲜明的重量级人才,进入Tiktok能起到什么作用?从此前经验来看,凯文·梅耶尔的交易能力与爆发式的流媒体推广手段,都与现阶段迅速海外扩张的字节跳动不谋而合。

另一方面,字节跳动从2015年正式布局国际市场,四年时间内字节跳动上线或者收购投资了9款产品,已经是具有代表性的中国出海科技公司,但是公司内部人力资源却没有完全跟上平台海外布局的节奏。张一鸣曾经调侃地讲述了公司员工的小故事,2018年字节跳动决定加快国际化步伐,但公司内部有些同事甚至连英文单词的印度(India)和印尼(Indonesia)都分不清楚。

这种失衡暴露在国际市场上,就是字节跳动海外市场面临的监管危机一直没能妥善解决,繁杂的业务线也没有统一管理。今年3月,外媒报道,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表示,他将提出立法,禁止联邦雇员在其设备上安装社交媒体应用TikTok,并指责该公司与中国政府共享数据。

凯文·梅耶尔入职让问题看起来有了解决的可能,就像乔希·霍利在推特上调侃的,“TikTok美国公司之前告诉我,他们无法参加听证会,因为主管们都生活在中国。但是现在终于有一位新主管生活在美国了”。

字节跳动的海外进击时刻

据了解,字节跳动近三年已经从海外巨头互联网公司挖了不少人才进入团队。不难看出字节跳动的国际化布局,引入海外本土人才进行资源补充,这个过程里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色彩在减弱,字节跳动的高管组成更有全球化色彩。

(表格不完全统计)

字节跳动已经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成立办公室,拥有了超过6万名员工,2020年其全球员工将达到10万人。

与公司和员工全球化扩大相应的是字节跳动全球用户的增加。从2016年TopBuzz推出,投资印度本土资讯平台Dailyhunt、Babe等,到2017年收购了musical.ly 、Flipagram 、News Republic等,推出了Vigo Video,2019年上线办公软件Lark,在印度本土推出Helo,2020年3月在印度和东南亚市场推出音乐流媒体应用Resso,字节跳动“APP工厂”的进击方式没有改变。

(图片来自网络)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曾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排在应用商店总榜前列。

而据Sensor Tower 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字节跳动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总下载量已经突破20亿次。其中印度超过中国,成为该应用下载量最大的市场,迄今为止贡献了6.11亿次下载,占全球总下载量的30.3%。而根据AppinBusiness2020年4月的数据,TikTok和抖音全部用户中,海外用户占比已超过43%。

2018年张一鸣字节跳动定下的目标是一半用户来自海外,现在字节跳动海外产品矩阵在逐步扩大,海外排头兵TikTok离这个目标距离很近了。相对于国内各领域巨头部分还在国内用户市场中胶着前进,字节跳动的路径似乎一开始就做好了全球化的准备,即便字节跳动在海外市场面临着信息监管危机,但有了海外市场的支撑,面对国内巨头们的对峙,字节跳动显得更加从容。

近几年字节跳动的挖人策略也在为自己肃清海外进击道路,放权管理,依靠本土人才来规避生活环境、文化背景、法律政策等带来的发展阻碍。各地人才进入字节跳动,也证明海外市场对字节跳动产品逻辑的认可。未来的忧虑大概是,随着公司日益国际化,字节跳动该如何有效管理海外高管与工作人员,海内外公司产品如何形成联动导流。

值得注意的是,快手在海外也上线了Kwai、SnackVideo等短视频应用,同时阿里、欢聚时代等巨头也在进行海外布局,海外市场上Facebook、Instagram等也对字节跳动倍加防范,虽然目前仍是字节系APP占据市场大头,但是在未来的海外短视频争夺战中,字节跳动面临的对手只会越来越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