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亚洲巴菲特”孙正义的激进人生:血亏636亿,败走P2P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亚洲巴菲特”孙正义的激进人生:血亏636亿,败走P2P

面对所投项目节节失利,股价一落千丈,软银集团只能被迫“割肉”自救。

文|科技金融在线

日前,阿里巴巴第一大股东——软银集团公布了2020财年业绩,净亏损高达961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36亿元),与上一财年净利润1.4111万亿日元(约人民币936亿元)相比,净利润大幅下降168%。

日前,阿里巴巴第一大股东——软银集团公布了2020财年业绩,净亏损高达961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36亿元),与上一财年净利润1.4111万亿日元(约人民币936亿元)相比,净利润大幅下降168%。

这是软银集团近15年来首次亏损,同时也创下1981年成立以来的最大亏损纪录。经此巨亏,号称“亚洲巴菲特”的董事长孙正义,其投资神话渐行渐远。

巨亏636亿 创成立以来亏损纪录

5月18日,软银集团截至今年3月份的2020财年全年业绩出炉。数据显示,软银集团实现营收61851亿日元(约人民币4100亿元),同比增长1.5%;录得营业亏损13646亿日元(约人民币905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2074亿日元(约人民币138亿元);归属股东净亏损9616亿日元(约人民币636亿元),创成立以来最大亏损。

对于亏损的原因,软银称主要归咎于旗下愿景基金。

据了解,愿景基金成立于2017年,其第一期规模约1000亿美元,主要投资了ARM、Uber、滴滴出行、WeWork等诸多独角兽公司。第二期于2019年8月宣布成立,规模同样达1080亿美元,主要投资人工智能领域。

报告期内,软银愿景基金以及其他SBIA管理基金录得经营亏损高达1.93万亿日元(约180亿美元),相比上一财年实现盈利1.26万亿日元(约118亿美元),同比下滑253%。

其中,愿景基金录得的经营亏损达1.87万亿日元(约175亿美元),软银称主要是由于投资的Uber、WeWork及其三家联营公司公允价值大幅下滑。

具体来看,投资的网约车Uber因股价变动录得投资亏损51.79亿美元,WeWork及其三家联营公司投资录得亏损45.82亿美元,其他投资公司则录得亏损75.02亿美元。

在业绩说明会上,软银董事长孙正义反复强调新冠疫情对软银影响巨大,同时还表示受疫情影响,第四财季(2020年1月至3月)愿景基金录得投资亏损1.1万亿日。若疫情持续,则新财年集团投资业务将继续存在不确定性。

投资的88家公司15家将破产

作为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在创投界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早年押注阿里巴巴大赚千倍而创造投资神话,使其一度登顶亚洲首富排行榜,被外界称为“亚洲巴菲特”。

孙正义投资在业内以“激进”著称,被世界视为投资大师,最成功的冒险家。就连被其视为“一生的好友”的马云,也曾评价他“在投资方面可能是世界上胆子最大的人”,其6分钟投资马云的故事更是家喻户晓。

只是,近年来,激进扩张的打法让软银的投资频频失利,孙正义也开始走下神坛。

从此次财报来看,孙正义组建的科技独角兽王国——愿景基金,投资的88个项目中有47家估值下滑,15家估值未发生变化。而愿景基金约半数的资金集中投资于七家公司,主要包括三家网约车公司,一家连锁酒店,还有共享办公空间提供商WeWork。

这些公司所在行业受疫情打击较大,而WeWork在此之前就已陷入了困境。

目前,疫情冲击下,网约车公司Uber的股价已跌至其IPO发行价的7成左右。此外,其四月的乘车出行量下滑80%,而Uber近四分之三的营收来自出行业务。

截至目前Uber仍未实现盈利,原本预计年内实现盈利的计划也因疫情不得不推迟。据Uber今年一季报显示,其营收同比增长14%至35.4亿美元,但净亏损扩大190%至29.36亿美元。

软银15亿美元投资的印度独角兽OYO酒店也危在旦夕。其2019年财报显示,OYO的营收虽相较于2018年增长了4倍,但亏损却从5200万美元激增至3.35亿美元。另外受疫情冲击,OYO酒店在上月已实施降薪措施和临时休假。

这其中,仅网约车Uber和Wework两个项目就大约占了愿景基金2020财年总亏损的56%。孙正义将这一投资失利形象的比作“独角兽掉进新冠的坑里”。

此外,孙正义还曾表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对日本经济的影响逐渐加重,以及软银公司收紧财务支出,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

今年3月27日,软银和愿景基金投资20亿美元、被孙正义称作愿景基金整个投资组合“基石”的卫星运营公司OneWeb正式申请破产;此后,在线零售商Brandless、遛狗应用软Wag Labs也先后宣布停止服务。

抛售资产自救 马云退出董事会

面对所投项目节节失利,股价一落千丈,软银集团只能被迫“割肉”自救。

在2月上旬到3月下旬,软银股价断崖式下跌,几乎“腰斩”。在此期间,尽管软银于3月13日宣布了第一份回购计划,规模为5000亿日元,但未能成功止跌。

3月23日,软银集团公告称拟出售资产获得4.5万亿日元(约合410亿美元)的现金,其中包括价值115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

所筹集的资金中,2万亿日元(约合180亿美元)将用于回购股票,其余资金用于偿还债务、购买公司债券和增加存款。

5月18日,软银宣布将在2021年3月前,完成5000亿日元的股票回购。孙正义同日还表示,已与银行达成协议,在4月和5月,利用阿里股票融资1.25万亿日元,方式包括远期合约、领子合约等。

众所周知,软银是阿里早期的投资人。2000年,软银向阿里巴巴投资了2000万美元,在此后长达16年的时间里,虽历经2001年互联网泡沫消退和2008年金融危机,但一直未出售所持阿里股份。直到2016年,软银集团为减少公司负债,优化资本结构,才首次减持阿里股份套现约79亿美元。

据阿里最新财报显示,软银仍持股25.2%居第一大股东之位;第二股东为马云,约持股6%。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业绩发布会上,软银除了正式宣布计划利用阿里巴巴股权来筹资外,也宣布了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将在6月25日股东大会上辞去软银董事一职。

2007年,马云受邀成为软银第10位董事,参与软银的重大事件决策,如今这一长达13年的履职经历即将画上句号。目前软银并未披露马云辞职的具体原因,但孙正义强调他和马云关系良好,视其为“一生的好友”。

实际上,在马云卸任软银董事成员之前,优衣库母公司CEO柳井正曾于去年12月末退出软银集团董事会。相比马云,他担任软银董事一职已长达18年之久。有报道指出,柳井正曾对投资WeWork表示不满。

不过,经此一亏,“冒险家”孙正义似乎变得审慎起来。“即使现在有疫情,我们也没有冻结新投资。但将吸取愿景基金一期的经验教训,不再那么激进。”孙正义在业绩会上如是说。

曾败走P2P

事实上,软银除了热衷于Uber、滴滴出行等独角兽公司,还与曾经躁动一时的P2P网贷有过一腿。曾几何时,P2P行业也曾吸引各路资本争相进场,软银凭借缔造过一个又一个投资神话的“敏锐嗅觉”,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据不完全统计,软银中国曾投资过3家P2P平台,目前仅有利网一家在正常运营,而宜贷网已宣布退出;付融宝已被立案。

2013年11月15日,有利网完成A轮融资,而软银中国为其投资1000万美元。彼时,软银实现首次在中国内地投资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跨越,引发业界一片哗然。截至5月19日,有利网交易总额1048亿元;累计借贷金额744亿元;利息余额18.7亿元。

2015年11月13日,宜贷网获得软银中国的天使轮融资,投资金额未知。然而,上线运营近5年后,2018年12月29日,宜贷网突然发布良性退出公告称,受行业影响,宜贷网满标金额急剧萎缩,借款人逾期率暴增,催收难度急剧上升,冲击巨大。经股东会及高管团队深思熟虑后,决定良性退出,并计划分5个阶段进行回款。

企查查显示,宜贷网运营主体为上海易贷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宁波软银天维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作为上海易贷网金的股东,持股比例20.00%。

宜贷网在退出公告中表示,宁波软银对宜贷网是纯财务投资,已根据投资协议约定足额支付了对宜贷网的投资金额,其投资及背书加速了平台的发展,但并不参与宜贷网的日常经营。此外,因平台业务发展不如预期,宁波软银没有意愿对宜贷网继续投资,并希望能够转让股份,退出董事会。

除此之外,软银还投资了江苏最大的P2P平台——付融宝,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付融宝长时间处在沸沸扬扬的逾期舆论中,直至2018年7月16日,其在官网披露了一纸《关于付融宝借款项目的逾期处理公告》,逾期传闻彻底坐实。

公开资料显示,付融宝由江苏宝贝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创立,其中,南京软银易钢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战略入股,南京软银持股5%。2015年12月31日,在付融宝A轮融资中,斩获软银中国的投资,但金融未知。

不过,2019年4月17日,付融宝被警方以非法集资立案,涉案的犯罪嫌疑人也已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至此,软银在P2P上的投资也最终以黯然离场告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