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通胀与病毒“两座大山”压顶,叙利亚儿童只能饿着肚子睡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通胀与病毒“两座大山”压顶,叙利亚儿童只能饿着肚子睡觉

西红柿的价格在一个月内翻了一番,货币贬值了60%,基本工资仅有每月185人民币。

叙利亚儿童。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磬

“现实就是,人们根本买不起食物了。”联合国驻叙利亚人道主义协调官Imran Riza告诉媒体,在这个国家“许多小孩只能饿着肚子去睡觉。这是我们以前未曾见过的。”

多家国际组织近日发出警告,叙利亚的粮食价格已升至自9年前冲突爆发以来的最高水平,全国超半数人口处于饥饿之中。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包括:长期战乱、货币贬值以及新冠疫情影响之下的经济停滞。

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数据显示,叙利亚总人口为1700万,其中有930万处在“粮食不安全”的状态之中。这个数据在六个月前是790万。粮食计划署称,创纪录的高粮价和当前的新冠疫情,“把叙利亚家庭逼到了极限”、“越来越多的家庭不得不将每天三顿饭减为两顿”。

法新社驻大马士革的记者表示,在过去一个月里,一公斤西红柿的价格从500叙利亚镑飙涨到了1000叙利亚镑,薄荷或香菜的价格是三个月前的三倍。过去六个月,叙利亚镑贬值三分之二,一篮子代表性食品的成本翻了一番。

而事实上,叙利亚曾是“中东粮仓”,一度向许多国家出口棉花、果蔬等农产品。农业是该国的第二大支柱产业,仅次于石油。在叙利亚战争爆发之前的2009年,农业长期占据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左右。

但自从2011年内战爆发,其基础设施和经济持续遭到破坏。目前,尽管叙利亚境内的战争已经只局限在该国西北地区,但整个国家却陷入了战后的贫困危机。在新冠疫情变成全球大流行之前,就有超过80%的叙利亚人生活在贫困之中。

新冠疫情并未在叙利亚直接造成大量伤亡。根据叙利亚政府公布的数据,全国的确诊人数为86人,其中4人死亡。这些均来自阿萨德政府控制的区域,另外联合国报告了低于10例的来自东北部库尔德区的病例。但在西北部的“叛军”据点伊德利卜,至今仍未有确诊记录在案那里有数十万人居住在人满为患的营地或临时庇护所中。

然而,疫情带来的全球封锁对本就脆弱的叙利亚经济打击很大。限制措施扰乱了内部的供应链,也导致了美元流入的放缓。

《金融时报》的报道称阿萨德政府常常淡化疫情给该国带来的挑战。尽管如此,他本月也不得不承认,疫情对旅行和贸易的限制让人们陷入了贫困和饥荒。阿萨德警告,如果对疫情处理不当,将导致灾难,因为“各阶层将被迫在饥饿贫困和感染疾病之间做出选择”。

为了防止新冠蔓延,由阿萨德政府控制的地区大部分在3月时都已经停止了经济活动。本月初以来,限制开始慢慢放宽。

但物价飞涨并非始于疫情。过去的一年中,叙利亚镑在黑市上暴跌已是常态。今年2月,首都大马士革启动了一项智能卡系统,允许家庭以折扣价使用有限量的糖、米和茶。到5月份,黑市上的叙利亚镑兑美元跌至1800:1(战争之前为47:1)。政府规定的每月基本工资仅相当于26美元,也就是185元人民币左右。

货币贬值的主要原因之一来自邻国黎巴嫩。战争开始后,为了为了绕开西方国家的金融制裁,不少叙利亚商人在黎巴嫩储存美元,并使用在黎巴嫩注册的公司进行贸易。据经济学家萨米尔·艾塔(Samir Aitta)估计,约有价值300亿至400亿美元的叙利亚资本被冻结在黎巴嫩银行体系中。

去年10月中旬黎巴嫩发生了经济危机,黎政府采取了外汇管制措施,防止资本外逃,但直接造成了叙利亚的外汇短缺。不少叙利亚商人转而从黑市购买外汇,推高了美元价格。叙利亚的中央银行不得不采取稳定汇率的措施。阿萨德政府打击了参与倒卖外汇的商人,并禁止设定不符合官方标准的汇率。但此举未能缓解叙利亚镑在黑市上进一步贬值的趋势。

而战争的阴影也始终没有散去。根据《卫报》报道,过去两个月,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西北部地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正在卷土重来。

联合国叙利亚特使向安理会表示,叙利亚迫切需要全国范围的停火,以使厌倦战争的公民能够获得抗击疫情所需的设备和资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