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死亡率翻番滥砍伐死灰复燃,巴西原始部落又遭殃了

首领们认为,正是非法开矿者带入了新冠病毒,最终导致15岁的亚诺玛米少年死亡。

图片来源:法新社

记者 | 安晶

上月,巴西亚马孙地区罗赖马州的一名15岁亚诺玛米少年从上学的小镇返回部落村庄。回家后,少年因感染新冠病毒被送往医院治疗,最终不治而亡。这名少年成为巴西第一名因新冠死亡的原住民。

从此时起,据巴西原住民协会追踪,巴西至少有125名原住民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死亡率高达12.6%,为巴西全国死亡率的两倍。

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医疗设施落后让原住民在此次疫情中承受重压。据统计,从亚马孙地区各村庄前往有重症监护病床的医院平均距离为315公里。

与此同时,疫情导致政府收缩巡逻行动后,亚马孙雨林地区的非法砍伐再度飙升。今年4月,非法砍伐比去年同期暴涨近64%,涌入的伐木者和开矿者也成为病毒传播者。

两倍死亡率

环境新闻网报道,第一名病亡原住民少年所居住的村庄位于巴西和委内瑞拉边境的保护区内。

距离保护区Maturacá村最近、配有ICU病床的医院位于罗赖马州首府博阿维斯塔,单程需三个小时飞机。由于两地之间没有陆路和水路通道,飞机是唯一的交通工具。

另一个距离较近的城市是亚马孙州的圣加布里埃尔达卡绍埃拉,单程需飞行六个小时。而作为巴西原住民人口最多的城市,圣加布里埃尔达卡绍埃拉没有ICU病床。该市市长已确诊感染,目前正在亚马孙州首府玛瑙斯的私人医院接受治疗。

非营利组织InfoAmazonia的报告指出,巴西亚马孙地区的原住民想要进入ICU接受治疗非常困难。

从距离上看,亚马孙地区各村庄距离有ICU床位医院的平均距离为315公里。 InfoAmazonia对3141个村庄的调查发现,超过一半村庄距离最近的ICU超过200公里,大部分村庄到ICU距离为200到700公里之间。

还有10%的村庄距离最近的ICU有700到1000公里。整个亚马孙地区中,离ICU最远的村庄是Punya村,距离罗赖马州全科医院1079公里。

十字为ICU,绿点为村庄。图片来源:InfoAmazonia

除了距离遥远,就算原住民跋山涉水赶到有ICU的医院,也不代表能得到治疗。

以圣加布里埃尔达卡绍埃拉为例,由于该市没有ICU病床,所有来自城市和雨林地区的重症患者都被转到亚马孙州首府玛瑙斯。

玛瑙斯则是巴西死亡人数第四高城市,ICU病床已经供不应求。由于当地墓地不够用,玛瑙斯政府被迫紧急挖掘集体墓穴。

虽然巴西是全民公立医疗免费的国家,由于政府对公共卫生投入不足,该国的医疗资源在地域上存在巨大差距。私人医院的条件也远好于公立医院。

亚马孙地区有66.5%的市镇没有呼吸机,意味着800多万居民没有呼吸机可用,其中20万为原住民。而包括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在内的五个大城市集中了全国26%的呼吸机。

粉红色为没有呼吸机地区。图片来源:InfoAmazonia

除了医疗设施匮乏,由于巴西病毒检测不足和对亚马孙地区的统计滞后,官方公布的确诊人数与民间统计的确诊人数存在不小的差距。

截至24日,巴西卫生部原住民卫生特别秘书处统计的原住民确诊病例为695例,死亡仅34例。但巴西原住民协会统计显示,有超过980名原住民确诊感染,至少125人死亡,死亡率高达12.6%。

巴西卫生部当天数据显示,全国累计确诊363211例,累计死亡22666例,死亡率6.2%。这也意味着,原住民的死亡率达到全国死亡率的两倍。

马托格罗索州原住民联合会与非政府组织生命中心研究所则合作制作了新冠地图,追踪附近原住民地区的确诊病例。该地图显示,相关地区已有1464人确诊感染。

图片来源:生命中心研究所

非法砍伐飙升

守望亚马孙组织负责人波里尔(Christian Poirier)透露,近几个月,在出现首例原住民死亡的亚诺玛米人保护区已经涌入了2.5万多名非法开矿者。而生活在当地的亚诺玛米人总数仅2.6万人。

波里尔和原住民首领均认为,正是这些非法开矿者带入了新冠病毒,最终导致15岁的亚诺玛米少年死亡。

去年,亚马孙雨林大火登上全球媒体头条,为开辟耕地、修建矿场和商业用地而进行的非法森林砍伐也遭到诟病。但今年以来,非法砍伐非但没有减少,反而乘着新冠疫情的“东风”迅速攀升。

今年3月,受疫情影响,巴西环境执法机构环境和可再生资源署宣布减少亚马孙雨林的巡逻人员,以避免工作人员感染新冠病毒。

由于巴西政府减少对环境部门的投入,环境和可再生资源署多年来未曾聘用新员工。该署目前约有三分之一的巡逻人员在60岁左右,有重症感染风险。

在巡逻人员减少之前,亚马孙雨林的非法砍伐规模已经高于去年。

巴西国家太空研究所监测,今年第一季度,亚马孙雨林的砍伐面积上升到796平方公里,比去年同期上涨51%。4月,砍伐面积达到405.6平方公里,比去年同期上涨近64%。

玛瑙斯市北部非法砍伐。图片来源:Google earth

往年,非法开荒者通常选择旱季地面较干燥时砍伐森林。但非政府机构社会环境研究所监督员奥维耶多(Antonio Oviedo)透露,今年,开荒者从雨季就开始非法砍伐。

奥维耶多介绍,在雨季期间,只要几天不下雨、地面稍微转干,就有负责运送伐木的卡车开进雨林。为了避免被监测,部分开荒者选择驾摩托车进入雨林。由于被植物遮挡,从卫星图像上很难发现。

在亚马孙雨林区朗多尼亚州,原住民已经向当地联邦检察官办公室提交投诉,举报非法开荒者在保护区内砍伐森林,砍伐地点距离原住民村庄仅10公里。朗多尼亚州正是去年亚马孙大火的“震中”。

同样在该州,4月,一名部落首领在Uru-Eu-Wau-Wau部落保护区边界处头部中弹,当场死亡。该保护区一直是非法砍伐者的热门目标地之一。

去年雨林大火后,当地两名非法砍伐主谋因被控入侵原住民保护区被捕入狱。受疫情影响,这两人已于4月提前获释。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马拉尼奥州,一名部族首领中枪而亡。从去年11月到今年4月,该地区已经有五名原住民遭到杀害。

而随着南半球的冬季来临、亚马孙进入旱季,非法砍伐还将持续增加。早在去年1月上任之前,得到农业和矿业巨头支持的总统博索纳罗就承诺要开发亚马孙的自然资源,以帮助巴西重振经济。

巴西共有约85万名原住民,分散在300多个部落中。原住民保护区覆盖了巴西近13%的国土。

本月早些时候,巴西著名摄影师萨尔加多(Sebastião Salgado)发起请愿,呼吁博索纳罗采取行动,保护原住民免遭疫情的“种族灭绝”。请愿得到了麦当娜、布拉德·皮特等好莱坞明星支持。

上周,巴西众议院通过应急方案,计划为原住民增派医疗设备、修建战地医院,并提供食物和饮水以帮助各部落进行隔离。但方案尚未得到参议院和博索纳罗批准。

上周末,博索纳罗继续无视社交疏离政策参加政治集会,摘下口罩在街头喝可乐、吃热狗、与支持者自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